许知远还是第一次看见杜荷发火,急忙说道:“邑县伯息怒,这些都是我派人一五一十地登记的信息,绝对不会出错,再者说,如今长安城中的灾民,加起来足有三万之多,偶尔登记错了一些,也在所难免啊……”

    杜荷用指头敲打着桌子,说道:“许大人,你现在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啊,我说的是,如此多的资料,你需要提炼之后再给我,而不是一股脑地塞给我,你想让我自己去总结吗?我现在是以工代赈的指挥长,不是你手下的师爷啊。”

    许知远听说杜荷一发怒就有人遭殃,顿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该如何总结啊,下官愚钝,请邑县伯明示。”

    杜荷拿出纸币,唰唰地写了起来,最后拿起一张纸交到许知远手中。

    杜荷说道:“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将这些册子重新统计一遍,有多少男子,多少女人,大人多少,小孩多少,木匠有多少,石匠有多少,身体正常的有多少,残疾或者体弱多病的各是多少……明白吗?”

    “哦……原来如此,下官明白,明白了,下官这就派人重新统计。”许知远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说着,这家伙急忙拿起桌上厚厚的册子,赶紧跑去重新统计了。

    等许知远离开,杜荷才靠在椅子上,开始思索起来。

    如今,灾民们的信息已经搜集全了,接下来就该干大事了,也就是自己的建设公司大展身手的时候,可惜,现在的建设公司,仅仅只有他这个光杆司令,别说其他的,就是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人才,人才啊,不管什么时代,最缺的就是人才啊……”杜荷坐在旋转木椅上,感慨起来。

    建设公司当然可以向李二抽调大量人手,但不到万不得已,杜荷却是不打算用朝廷的人,他打算借此机会,把建设公司组建起来,三月五月之后,以工代赈结束,大批的工匠却可以留下来,成为杜荷的一大助力。

    雇佣灾民倒是没问题,关键是,杜荷现在需要一个能撑得住场面之人来替自己管理建设公司。这样的人才,他已经让张俭去寻找了几日,却没有任何的音讯。

    正想着的时候,只听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随即,便看见张俭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少爷,你让我办的事,有消息了!”张俭高兴地说道。

    杜荷急忙站起身来:“可有合适人选?人在什么地方?”

    张俭说道:“少爷,合适的人选倒是有了,只是,暂时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什么意思?”

    张俭忙不迭地说道:“这几日,我已经让人遍长安城地寻找你说的人才了,可惜一无所获,长安城有几个著名的工匠,可惜都是朝廷的工匠,其余几个,都和长孙家有牵连,这样的人,咱们可不敢用,正好今日我回家具厂,碰到正道,他告诉我他倒是有个人选,此人名叫陆远,乃是正道的表兄,其父乃是大隋朝皇宫中的有名工匠,据说还去修筑过大运河呢,隋朝灭亡之后,这陆远便隐姓埋名起来,再无人知晓。”

    “没想到正道竟然有一个表兄,好,事不宜迟,去把许正道叫来,我有话要问他。”杜荷当机立断地说道。

    不出一个时辰,许正道便匆匆赶到了以工代赈指挥部。

    当得知杜荷要寻找自己的表兄陆远时,许正道嘿嘿笑道:“你当真要请我表哥出山?”

    杜荷点点头:“有何不可?”

    许正道找了个椅子坐下:“你有所不知,当初我从南边赶来,便是来投奔他的,到了长安城之后,才发现这家伙嗜赌如命,身上背负着几百万钱的赌债,原本他这条命都输给别人了,可是,因为他欠钱太多,竟然没人敢动他,我与他见过几面,话不投机半句多,干脆一刀两断,不再往来,此人就是一个赌君子,没有什么是他不敢赌的,你要去找他,只怕也是白费心思,他对赌博之外的所有事情,一概不感兴趣。”

    杜荷倒是第一次听许正道说起这些往事,问道:“他是否如你所说,十分熟悉建造之事?”

    “不错,我这表兄虽然人*,是个十恶不赦的大赌棍,但自小与我姑父在一起,我姑父乃是隋朝有名的工匠,还参与过大运河的修建,一身本领,全都传给了这个*。”许正道说着,竟然气的牙痒痒起来。

    杜荷笑道:“赌棍而已,先去会会他,若是能用,正好收入囊中,若是不堪大用,便随他去吧。”

    张俭等人听了,急忙安排车马,由许正道带路。

    一行人不多时间就来到了长安城第一大赌坊,兴义庄。

    杜荷等人低调地进了赌坊之中,稍微一打听,便得知陆远就在顶楼天字第一号房间中。

    几人随即走上四楼。

    许正道上前,一脚将房门踹开。

    只见屋子中间有一台家具厂生产的麻将机,四个人围着麻将机坐着,周围还有几个身材五大三粗的护卫。

    众人一听动静,全都转过身来。

    几个护卫见许正道面色不善,顿时摩拳擦掌地走了过阿里。

    许正道唰的从身后拔出一把三棱军刺,反手握住,冷冷地说道:“爷爷办事,不想死的,赶紧滚蛋,今日,我是来找陆远算账的,与其他人无关。”

    你麻将桌正对门口的位置,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青年,正是许正道的表兄陆远。

    其他人一听,心道这八成是来找陆远要钱的,而且是个狠角色,几人对视一眼,便纷纷起身,快速离开了。

    陆远这才慢慢站起身来,拍打了一下衣服,说道:“哎呀,小蛮啊,你看看你,我还以为你与我断交之后,已经离开长安了,你来的正好,这几日手气太差,光今日就输了二十万钱,表兄我观你气色红润,穿戴不菲,想必是发了财吧,先借我一百万,等我回本之后,给你一百二十万钱,如何?”

    说着,这家伙便笑眯眯亲热地朝许正道走了过来,伸出手,要来抓许正道的肩膀。

    许正道却是一把抓起三棱军刺,一下跳开了。

    杜荷突然从门口走进来,用撑开的扇子一下挡住陆远,一抬头,笑道:“大表哥,你好啊!”

    ……

    (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月票和推荐票支持!龙套【陆远】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表哥你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