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身体刚落地,气的大骂:“杜荷,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就听身后的十几辆马车上传来火药燃烧的声音,心中暗叫不好,转身就狂奔起来。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接二连三地响起。

    原来,每辆马车上的箱子中,有一半是装了屎的,另一半装的全是炸药,方才的爆炸,已经引燃了其余的炸药。

    阮老大吓得张大了嘴巴,口中刚发出“啊”的一声。

    啪。

    一坨屎飞来,正好塞进了他的嘴巴当中。

    身后,阮老二急匆匆跑来,猛地拍了阮老大一巴掌。

    阮老大一惊,咕咚一下,就将那坨屎吞了下去。

    顿时,这家伙眼泪就下来了。

    只听阮老二说道:“大哥,我们快走吧,方才这爆炸,已经让我们的人损失惨重了。”

    二人刚想走,便听见身后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只见杜荷带来的一队人马,已经骑着马冲了上来。

    杜荷看见鬼神遁走,急忙喊道:“留几个人保护我,吕布,你去抓住那个家伙。”

    吕布闻言,拍马就追了上去。

    眼看就要追上鬼神,周围的黑衣人见状,竟然悍不畏死地冲上来将他挡住。

    等吕布杀出一条血路,鬼神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吕布拍马回来,愧疚地说道:“少爷,我本来可以追上去的,只是,这些家伙满身是屎,不好打啊!”

    杜荷摆摆手:“无妨,早晚就抓住这家伙的,打扫战场,死了的,就地掩埋,没死的,全部抓起来,扔到旁边的河里泡一泡再带走,太特么臭了。”

    “哈哈哈……”

    众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却见许正道转身,鄙夷地看着张俭:“则成啊,你也太恶心了,竟然想出这等在箱子里装屎的主意,我鄙视你。”

    张俭摇摇头:“这你可想错了,这个办法是少爷想出来的,其实,少爷前几日便命我派人到仓库中挖了一个通外面的暗道,那些钱抬进去之后,我便让人迅速将钱转移走了,在里面装了炸药和屎,还有不少石头,少爷果然料事如神,这些家伙慌乱中,根本没来得及打开检查,竟然全部带着跑到了此地,可惜,让那个带头之人跑了。”

    许正道转身对杜荷伸出了大拇指:“不服都不行!”

    等战场打扫完毕,许正道捏着鼻子将剩下的二十多个俘虏追赶着,来到不远处的一条小河中,全部赶了下去。

    只听许正道大声说道:“都特么给我下去。”

    谁不下去,他马上骑着马过去就是一鞭子猛抽。

    等所有人都下河之后,又听许正道说道:“赶紧的,把衣服都脱了,全部脱掉,不想死的,赶紧*服,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在这家伙的*之下,二十多个大男人全都脱得*,然后就被赶上了岸。

    至于那些衣服,全都随水飘走了。

    许正道这才说道:“现在,听我口令,列成两队,往前走。”

    众人都露出愤怒的神情。

    阮老大趴在地上,吐了好久,也没把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最后站起来,脸色惨白地说道:“士可杀不可辱……”

    啪。

    许正道过来,一鞭子将其抽翻在地上,然后一脚踹过去将其踹进河中,只见他翻身下马,一把揪住阮老大的脑袋,往水中按下去半晌才揪出来,只见方才还生龙活虎的阮老大,却已经是奄奄一息。

    许正道冷冷地说道:“想死,我可以成全你,还有谁想死的?”

    众人全都噤若寒蝉,然后乖乖跟着往回走,谁要是敢不老实,便会遭到许正道的一阵毒打。

    不多时间,大队人马便来到了光化门外。

    旁边有人不解地问道:“少爷,为何咱们不从开远门直接走呢,走光化门绕了一圈啊。”

    杜荷笑问道:“方才这伙盗贼是从什么地方离开的?”

    “光化门。”

    “不错,”杜荷点点头,分析道,“这三更半夜的,城门早已关上,如此多的盗贼,竟然能从光化门安然无恙离开,没有人去报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光化门的守城官,必然和这伙盗贼是一伙的,本少爷现在倒要看看,对方是何许人也……来人,告诉守城官,我等是以工代赈指挥部的,方才出城追击盗贼,让他速速开门。”

    顿时有两个汉子来到城门下,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半晌,只见城楼上出现十几支火把,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士兵上了城楼。

    中年人走到城墙边上,大声喊道:“我乃光化门守城官,校尉童大楼,尔等手执兵器,形迹可疑,还不下马就擒?”

    杜荷拍马上前,指着上方,大骂道:“童大楼,瞎了你的狗眼,本少爷乃以工代赈指挥部指挥长,邑县伯,杜荷,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开城门让我进去。”

    童大楼仔细观瞧半天,却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你是杜荷,我还是杜荷他爹呢,来人,把城门封锁起来,切勿让这等毛贼进城,待明日查明身份再说。”

    说完,童大楼一甩袖子,便转身回去睡觉了。

    许正道走上前来,说道:“完了,这家伙不认识你啊。”

    杜荷拿出金牌,说道:“城楼上的,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太上皇他老人家的金牌,我命令你们,速速开城门。”

    城楼上只留下几个军官,却都摇头说道:“尔等休要再次放肆,否则我们就放箭了。”

    杜荷见状,冷笑道:“好,很好……张俭,带人上去把门给我打开。”

    “是,少爷!”

    只见张俭一挥手,就有五六个护卫小心翼翼地摸上前去,来到城门下,每人拿出一把匕首,就开始刨挖起来。

    城楼上的官军们看来,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可是加固过的城门,就凭你们也想把门挖开吗?真是痴心妄想。”

    谁也没有在意。

    却见几个护卫各自抛出来一个坑之后,下面便是厚厚的石板了,别说匕首,就是铁锹也未必能翘起来。

    然后,几人转身从背上的口袋中,各掏出来一个两个炸药包,就放进了坑中,死死抵在城门下方的边缘处。

    杜荷大声喊道:“点火!”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服都不行,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