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一声令下,就见几个护卫掏出火折子,点燃了一个个炸药包,然后纷纷转身就跑。

    轰。

    轰。

    一声声爆炸响起。

    地面都跟着震颤起来。

    然后,便看见光化门的那扇大门,缓缓倒地,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城楼上的士兵,全都吓傻。

    刚回到旁边睡觉的童大楼,先是感觉到一声声爆炸,本就惊醒了,突然又听见一声重重地落地声,便赶紧爬起来,一打开门,刚好和一个士兵撞个满怀,他一把抓住对方,大声喝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那士兵慌慌张张地说道:“大人,不好,不好了……杜荷,把城门拆了。”

    “大胆!”

    童大楼愤怒地大吼一声,赶紧穿戴整齐,急匆匆朝光化门而去。

    等他赶到城门附近,却见杜荷一马当先,手持金牌,大摇大摆地带着人穿过城门进了城。

    童大楼气的直跳脚,大喊道:“赶紧给我拦住他,拦住他们!”

    周围的士兵们却不为所动,一个个脸上带着恐惧。

    有人小声提醒道:“大人,他真是杜荷啊,邑县伯,他手上的金牌,的确是太上皇赏赐的。”

    杜荷骑着马,经过童大楼身边便停住了。

    杜荷扭头,盯着童大楼:“你就是童大楼,光化门的守城官?”

    童大楼抬头挺胸,点点头:“没错,邑县伯,你私自拆了光化门,明日我要到陛下面前参你一本。”

    杜荷拿着马鞭,敲了敲童大楼的盔甲帽子,冷冷地说道:“好自为之!”

    说着,他带着人就走了。

    只留下一队守城的官军在原地凌乱。

    其时,天色已亮。

    钟鼓楼的钟声、鼓声响成了一片。

    各坊纷纷打开坊门,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许多人一出门,顿时都惊呆了。

    只见大街上出现了一队人马,打头的大家都认识,正是赫赫有名的邑县伯杜荷。

    而杜荷身后,竟然跟着二十多个*的男人,就这样晃里晃荡地在街上行走着。

    一传十十传百,不多时间,半个城的人们都来围观了。

    杜荷也不阻拦,让大家尽情地参观。

    阮老大几人,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多时间,队伍才来到指挥部,至于围观的百姓,则是恋恋不舍地散去,走之前还打听这样的活动下一次什么时候搞。

    杜荷吩咐张俭将阮老大等人全部看管起来,等他回到外面,许正道才过来禀告说禁军们被关在指挥部不能进出,现在已经开始*了。

    杜荷听了,冷笑道:“*?就这帮家伙,还有资格*?”

    说着,他带着许正道转身来到仓库旁。

    隔老远,便听见禁军们的咒骂声。

    若非李君羡在场,只怕这帮眼高于顶的家伙早就拿着武器杀出去了,他们是堂堂的禁军,就是长安县令见了,也要客客气气的,可现在竟然被一帮家具厂的护卫看管起来,心中如何能服气。

    所以一个个叫叫嚷嚷的。

    杜荷上前,这些人反倒是不闹了,全都愤怒地盯着他。

    杜荷环视众人一圈,冷笑道:“吵啊,怎么不吵了?昨夜三十万贯重建国子监的银钱被盗,我已查明,此事乃是有人里外勾结,在昨晚的晚餐中下了烈性蒙汗药,所幸本少爷早有准备,连夜带人追击,将银钱全部追了回来……但是,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现在,叛徒还没查明,你们在这闹什么?难道说,你们都是叛徒吗?”

    杜荷大声喝问,吓得好几个禁军都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

    “邑县伯,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是禁军,就算有叛徒,也是你的人出问题,我们可是左羽林卫的精兵,怎会与盗贼勾结,你休要胡说。”有人不满地说道。

    杜荷微微一笑:“好一个左羽林卫的精兵,是非曲直,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正好,这几日,梦幻集团研发中心,捣鼓出了一台测谎大师,今日,正好派上用场,我就用这测谎大师来找出叛徒。”

    说完,他一挥手。

    吱嘎嘎吱嘎嘎。

    立即有四个护卫,推着一台一人多高的机器缓缓走了过来。

    远远看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箱子,外面用黑色的布笼罩起来,最顶部有一根两人多高的三角红旗。

    只听杜荷介绍道:“这便是测谎大师,大家请看,这里有一个口子,把手伸进去,握住里面的握把,然后回答问题,如果回答正确,上面的旗子就不会动,但如果撒谎,旗子便会前后左右晃动起来,从而找到说谎之人。”

    “假的吧!”

    “怎么可能是真的?”

    “这根本是在骗人!”

    大家都不相信,反倒觉得杜荷是戏弄。

    只见杜荷走上前,说道:“李将军,看来你手下的士兵不信啊,那好,你上来,先问大家做个示范。”

    李君羡点点头:“好,我且试试。”

    说着,他就卷起袖子,把手伸进测谎大师的口子。

    看见李君羡点头示意,杜荷问道:“敢问李将军,别人都说你洁身自好,从不到风月场所去,今日,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去过平康坊吗?”

    李君羡一愣,随即肯定地说道:“我从未去过。”

    哗啦啦。

    测谎大师顶部的旗子顿时剧烈地摇晃起来。

    众人看的是一脸懵逼。

    只见李君羡脸一红,有些惭愧地说道:“……这……这测谎大师,果然厉害……其实,我是去过的,只不过,很少去,少去而已!”

    “哈哈哈……”

    众人大笑,不过心中也相信这测谎大师有些邪门了。

    竟然连李君羡这等秘事都测出来,看来是真的。

    杜荷介绍道:“这叫心灵感应,只要握住里面的握把,测谎大师便能知道你心中的真实想法,你是否说谎,一目了然。下一个。”

    顿时有一个禁军上前。

    杜荷问道:“你是否勾结盗贼,协助盗贼将钱全部盗走了?”

    那禁军摇头:“我没有……不是我。”

    旗子不动。

    “好,你不是叛徒。下一个。”杜荷说道。

    此人听了,大松一口气,得意地走了。

    下一个人上前。

    杜荷问道:“你是否是叛徒?”

    那人摇头。

    旗子还是不动。

    第三个人。

    第四个……

    第五……

    第……

    不一会儿的功夫,所有人都测试完了。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让旗子摇晃起来。

    李君羡欣慰地说道:“杜荷,看来叛徒不在我们中,应该是你手下人出了问题。”

    “对,我们中没有叛徒,杜荷,你立刻把你的人撤了,让我们离开。”

    “不错,否则我们就到陛下面前告你。”

    禁军们一个个义愤填膺,反倒是不答应杜荷了。

    杜荷见状,却也不慌乱,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们对自己倒是挺有信心嘛,既然如此,现在,所有人听我口令,把双手都举起来,手心朝向我。”

    虽然不明白杜荷要做什么,但大家还是照做了。

    杜荷缓缓扫视着,突然,只见他一招手。

    身后两个护卫几步跨出,冲上去,就将其中的两个禁军按在了地上。

    众人一愣。

    那两人急忙大喊起来:“杜荷,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抓我们?”

    其他人也是愤怒地看着杜荷。

    只听杜荷说道:“杜荷,你们都看看自己刚才摸过测谎大师握把的那只手的手心。”

    大家低头一看,只见每个人有一只手的手心都是黑黑的。

    “你们再看看这两人的手。”

    那被护卫们按在地上的两人,两只手的手心却是干干净净的。

    那两人挣扎道:“杜荷,你不要胡说,我们都测过了,测谎大师都说我们说的是真话。”

    杜荷冷笑道:“什么测谎大师,没错,都是假的,其实,我只是让人在那握把上涂了墨汁,只要握住,手心就是黑的,我提前告诉大家,只要握住握把,就能产生心灵感应,你二人自作聪明,手放进去,却没有握住握把,想的便是这样不能产生心灵感应然后蒙混过关……真是比猪还蠢……”

    众人恍然大悟。

    只见李君羡几步跨上前,大声喊道:“来人,把他们绑起来。”

    立即有几个禁军上前,将这二人*起来。

    李君羡来到杜荷身前,请求地说道:“邑县伯,此二人已犯重罪,只是禁军身份特殊,须有大理寺审问,待我将他们交给大理寺,审问出结果将立马告知你。”

    杜荷摆摆手:“李将军,此事我当然知晓,只是,我现在是以工代赈的指挥长,出了这么大事,今日势必要惊动陛下,所以,这二人,必须先交给我审问,给我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我把人还给你。”

    李君羡点点头,“也好!”

    说着,杜荷就把人带走了。

    等杜荷刚走,一群禁军却围拢过来,不满地说起来。

    “李将军,他二人虽然是叛徒,但也是我们的兄弟,凭什么交给杜荷?”

    李君羡面色一冷,怒道:“兄弟?我没有这样的兄弟,哼,一队人马,不到半个月,接连两次出现叛徒,此事……已经把禁军的脸都丢尽了,到时候,大家都等着挨板子吧,从今往后,谁要是再敢说杜荷处事不公,军法处置!昨夜若没有杜荷出手,只怕三十万贯钱早就不翼而飞了,到时候,大家都要跟着掉脑袋,你等有什么资格在此嚷嚷?”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章 测谎大师,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