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花多长时间,张俭便将那两个禁军的身份查清楚了。

    然后到指挥部的办公室中向杜荷禀报道:“少爷,这两个软骨头已经招了,二人原来是童大楼的手下,昨晚之事,便是童大楼与他们密谋的。”

    “童大楼?一个小小的校尉,竟敢打重建国子监这笔钱的主意,是谁给他的勇气?哼,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看来,这次出手的人,和当日对我的马下毒的人,是同一拨啊,迅速派人去光化门,先拿下童大楼,控制住他,若是能从他口中撬出什么来最好。”杜荷分析完之后,立即吩咐道。

    “是。”

    张俭立即派人往光化门赶,而杜荷则是收拾一番,朝皇宫而去。

    他已经预测到,此刻的早朝上,只怕已经闹翻天了。

    同一时刻,太极殿上,却是吵吵嚷嚷一片。

    御史马周率先站出来,大义凛然地说道:“陛下,杜荷身为邑县伯,统领以工代赈之事,本应该殚精竭虑,不辜负皇恩,可他昨夜所作所为,已经等同谋反,他不问青红皂白,便将光化门炸了,现在,那两扇大门就躺在城楼之下,引起了无数百姓围观,此事,已经成为长安城的笑谈,朝廷的颜面,皇家颜面受损啊,请陛下严惩杜荷,给天下一个交代,否则,那杜荷嚣张跋扈,今日能拆了光化门,明日便能拆了皇宫大门啊。”

    不少人也都站出来,纷纷指责杜荷的不是。

    李二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袋,说道:“宣杜荷。”

    话音未落,就听门口的太监说道:“启禀陛下,邑县伯杜荷和中郎将李将军求见。”

    李二冷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哼,让他上来,好好给朕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即,便见杜荷和李君羡二人并排着,走进了大殿之中。

    不少人看见杜荷,纷纷指责起来。

    “杜荷,你身为邑县伯,竟敢将光化门炸了,你想谋反吗?”

    “陛下,请严惩杜荷,以儆效尤!”

    “如此乖张的行为,请陛下严惩。”

    杜荷见状,一时间眉头紧皱起来。

    按说他如今也算是朝中的明星了,不但是邑县伯,还深受李二信任,再加上便宜老爹杜如晦,应该极少有人跟他作对才是。

    现在却有这么多人跳出来与他作对,要说这件事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杜荷心中暗道:此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时间,杜荷反倒是不着急了,反倒是暗暗观察起来,看谁跳的最凶。

    不等李二和众人开口,就听李君羡高声说道:“陛下,臣有罪,特来请罪。”

    李二眉头一皱,李君羡不但是他的得力干将,更是他的心腹之臣,为何今日要跟着杜荷胡闹。

    “朗季,到底怎么回事?”

    只听李君羡说道:“陛下,昨日半夜时分,有一伙盗贼闯入以工代赈指挥部,将三十万贯钱全部偷走了。”

    哗。

    大殿上,一下就炸了锅。

    此事因杜荷保密,事先并无人知道。

    大家都只知道,今日一早,杜荷带着人马把光化门炸了。

    此刻一听李君羡所言,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

    李二也震惊。

    “陛下,当时情势危急,我的人全部中了毒,幸亏邑县伯发现得早,及时带着人马追寻,在城西北两里地处追上这货盗贼,追回了所有钱,”李君羡缓缓说道,“光化门守城官童大楼,与盗贼勾结,不但买通了臣手下两名禁军下药,更在昨夜私自开门将那伙盗贼放走,在杜荷带着人回城之际,却被他拒之门外,当时,杜荷迫不得已才将光化门炸了,带着丢失的三十万贯安然归来。”

    说完,李君羡一转身,盯着马周等人:“敢问各位大人,如此情势之下,若是不将那光化门炸了,三十万管钱留在城外,万一再生意外,谁来承担?”

    有人反驳道:“虽说城门关闭,但只要杜荷禀明身份,想必那童大楼也会开门,其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够了!”

    杜荷突然一声咆哮。

    唰的转身,他手指着那个御史,破口大骂道:“误会,误会你祖宗咋,没听刚才李将军说吗?那童大楼已经勾结盗贼了,证据确凿,他不只是想将我留在城外,而是打算里应外合,再将重建国子监的这笔钱重新抢回去,你是猪脑子吗?误会你妈啊。”

    那几个御史却是气的脸色发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

    啪。

    李二一拳砸在桌上:“真是岂有此理,来人,去把童大楼带来,朕要当面拷问他。”

    “是!”

    西门青立即带着人出发。

    不多时间,西门青回来,却是单独上殿,慌忙禀报道:“陛下……那童大楼已经服毒自杀了。”

    众人都是一惊。

    杜荷一愣,急忙问道:“西门总管,童大楼死之前,可留下什么遗言或者遗书?”

    西门青摇摇头:“童大楼是在城门楼附近自杀的,未曾留下半点消息。”

    李二气呼呼地说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韦挺,朕命你迅速查清此事,但凡牵连此事之人,一律处斩。李君羡,守卫银钱不力,罚半年俸禄,三十大板,杜荷追回银钱有功,功劳先记上,待以工代赈之事结束,一并奖赏,御史马周等不分青红皂白,公然侮辱杜荷名节,统统罚俸禄半年,马周回家反省半个月,半月之内不得上朝。”

    对此,众人都无话可说。

    尤其是一堆御史,简直成了笑话。

    等散朝之后,杜荷笑眯眯地往外走。

    马周走到他身前,面无表情地说道:“邑县伯,好手段啊……你故意隐瞒三十万贯丢失又追回之事,却将炸了光化门的消息散布出去,让我等只得到此消息便到陛下面前参你……原来,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你……你小小年纪,真是太可怕了。”

    杜荷微微一笑,说道:“马大人,你怕了?”

    “怕?本官为何会怕,本官奉命监察以工代赈之事,还希望邑县伯大公无私才是,若敢徇私,我一定会将你的罪行昭告天下的。”马周说完,一甩袖子离开了。

    杜荷看着马周离开的背影,却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

    (一更,感谢【遗人玫瑰】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推荐票和月票!)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一章 算计,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