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当即宣布,将剩下的那头狼去毛、解剖,清晰干净,重新做一锅狼肉汤。

    至于那十几个俘虏,全都被绳子捆起来,交给许正道去审问。

    不多时间,许正道回来,无奈地说道:“这帮家伙,一问三不知,干脆全部杀了算了。”

    杜荷闻言,并不意外:“咱们这次的敌人,不简单啊,这么长时间,交手几次,却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每次被咱们抓到的,不过是外围人员,毫不知情的那种,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说着,他摇摇头:“杀了多可惜啊,等过几日咱们找到煤,少不得要建立一座属于梦幻集团的煤矿,到时候,挖煤需要大量的人手,这些家伙,个个身强力壮,正好用来挖煤。”

    不远处,有个工匠突然喊道:“少爷,狼肉汤好了。”

    等杜荷走过来,大家才敢动筷子。

    一群人围着大铁锅,便开心地吃了起来。

    让工匠们非常意外的是,杜荷竟然没有任何的排场,反倒是和大家打成一片,和以往大家接触到达官贵人,都十分不一样。

    直到半夜,大家才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杜荷吩咐人将那些死了的黑衣人尸体一把火烧了之后,留下三个护卫在营帐中留守,并看守俘虏,便亲自带着慕宗思等人,继续去探查煤矿。

    ……

    长安城。

    轰。

    院子中,鬼神气的一脚将石桌子踹飞出去。

    “哼,废物,都是废物,短短半个月,与杜荷交手几次,我便损失了上百高手,如此下去,不等杜荷动手,我便要将人头全部送完了。”鬼神气呼呼地说道。

    崔三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鬼神突然转过身来,问道:“我让你去办的事,如何了?”

    “大人,”崔三急忙说道,“一切照常进行,要不了几日,那马斌便会上钩了。到时候,只要马斌在手,不信马周不乖乖听咱们的话。”

    鬼神满意地点点头:“杜荷此人,实在难以对付,这次在蓝田没有将他杀了,以后要想杀他,只怕更加困难,现在,只好把希望放在马周身上了。”

    马斌,正是马周的不成器侄子。

    ……

    这一日,马斌从兴化坊出来,却是垂头丧气,闷闷不乐的。

    他接连在赌坊呆了三日,身上所带的十万开元通宝输了个精光。

    “走,回去找三叔要去,听说三叔这段时日便在曲江池,与杜荷混在一起,那杜荷乃是长安首富,又最会赚钱,想必大伯也跟着他赚了不少钱才是。”马斌口中的三叔,正是马周。

    马斌急匆匆回到马府,便急匆匆来到书房,找马周要钱。

    马周气的拿起手中的书本猛抽马斌的脑袋,“你个混账东西,十七八岁的年纪不学好,却沾染上赌博陋习,你让我如何是好啊?从今日起,你不准再去赌博,老老实实呆在家中念书,待将来能考取公民,入朝为官,我也算对得起逝去的大哥了,切不可再胡作非为!”

    马周的大哥英年早逝,留下一个独子马斌,全靠马周一手拉扯长大,哪知道却是一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马斌闹了一通,却是连一文钱都没拿到。

    回到房间之后,越想越不服气,于是悄悄溜出了马府。

    刚来到马府后面的巷子中。

    马斌便迎面撞见一个熟人,正是这段时间赌博认识的大富商崔三。

    崔三一见到马斌,便笑呵呵地问道:“马公子,这是又输钱了吧?”

    马斌点点头,叹息道:“别提了,这几日手气太差,连输好几十万了,对了,崔兄你是生意人,想必手中有不少余钱,不如借点给兄弟如何,我保证,不出五日,等我回本,全部还给你,你要是觉得不行,放利也行,到时候,连本带利还给你,如何?”

    崔三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是早已乐开了花。

    崔三一把抓住马斌的袖子,嘿嘿笑道:“马公子,好说好说……”

    ……

    烈日当头。

    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

    杜荷一马当先,领着众人在山坳中穿行着。

    一路上,吕布握着一把三棱军刺开道,宰杀了不少的野兽。

    眼看着大家都快撑不住了。

    杜荷适才听见不远处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于是说道:“大家再坚持一下,前面有一条小溪,我们便到溪边小憩一会儿,吃点东西再继续寻找吧。”

    众人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不多时间,便来到一条小溪边,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开始坐下休息。

    有两个工匠准备到溪边洗把脸,刚走过去,却突然尖叫起来。

    “啊……”

    “不好了!”

    二人急匆匆跑回来。

    杜荷一把抓住二人,急忙问道:“什么情况?”

    其中一人说道:“邑县伯,不好了,这溪水,中邪了,竟然是黑的。”

    杜荷唰的拿起三棱军刺,冲到溪边一看。

    只见那小溪流淌的水,完全是黑的。

    他蹲下身,用手随便一捞,拿起来一看,眼光下,竟然是黑色的泥沙。

    杜荷突然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没错,杜荷手中的,正是煤渣。

    慕宗思等人冲上来。

    半晌,慕宗思肯定地说道:“没错,这就是黑土,只要顺着这小溪,肯定能找到黑土的出处。”

    如此一来,大家的疲惫感一扫而空,全都精神抖擞起来,拿上准备马上出发。

    众人顺着小溪的上游方向,不多时间就来到一座郁郁葱葱的山下,山下有一个坝子地,这里便是溪流的发源地。

    慕宗思激动地让工匠们挖开草皮,脚下,竟然全部是煤。

    原本,大家都认为寻找黑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杜荷的要求太高,不但要露天的,还要产量巨大。

    却是没人想到,只用了两天不到,便完成了任务。

    慕宗思站在人群外,看着杜荷,面露疑惑之色。

    虽说,他和在场的许多工匠,都是探矿的好手,但找黑土这件事,却是杜荷亲自主导,一路上,都是杜荷在指引方向。

    也就是说,这黑土,完全是杜荷寻找到的,跟他们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慕宗思不由得困惑起来,这一路上,杜荷仿佛未卜先知知道此地有黑土一般,他真的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学无术的长安第一纨绔吗?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八十九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