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时刚过。

    马周全家,便被装在囚车中,沿着长安城的各条大街*。

    马周在朝中素有名望,但在普通百姓眼中,这丫就是一个朝廷官员而已,陛下说他造反,那他就是造反,造反是谋逆大罪,诛九族,杀头,正好,最近天气越来越热,大家伙能吃着冰棍看砍头,也是美事一桩。

    是以,几辆囚车后面,跟着几百个围观吃瓜的群众,还时不时传出咒骂马周是贪官污吏的声音。

    马周站在囚车中,双手被铐起来,头发乱蓬蓬的,脸上青一道紫一道,身上的伤口在太阳暴晒之下发出阵阵刺痛,这些都是在刑部大牢受的。

    他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心中想着冤枉之类的话,可到了嘴边,却又被咽回去。

    事情已经很明了了,侄子马斌在家中写谶语,指明了要推翻大唐王朝,让马氏代替李氏。

    谋反,自古以来便是重罪中的重罪。

    马周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彻底没救了。

    突然,他神情一怔。

    顺着马周眼神的方向,只见人群后面,一个少年身穿紫衣,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之上,冷冷地看着这边。

    “杜荷……他怎么来了?”马周的语气有些吃惊。

    啪。

    只见杜荷甩动马鞭,便朝这边冲来。

    四周的禁军见有人闯过来,一时间如临大敌,待看清楚是杜荷,都纷纷避到一旁。

    杜荷拍马来到囚车旁。

    带队的李君羡急忙调转马头,警惕地问道:“邑县伯,你有何贵干啊?我在奉陛下的命令,对犯了谋逆大罪的马周一家进行*,陛下有令,马氏意欲谋反,罪不容恕,任何人不得与马周等见面,否则,一并从重发落。”

    哗啦啦。

    周围的禁军,立即举着长枪,将杜荷拦下来。

    杜荷唰的拿出金牌,高高举起,大声说道:“李将军,你也太紧张了些,我与马周,非敌非友,只不过萍水相逢,同殿为臣而已,惊闻马氏叛变谋逆,想到几日钱还与马周在曲江池附近有果争辩,心有戚然,今日,不过是来为马周大人送行而已。”

    李君羡看了看杜荷手中的金牌,再看看周围发现吕布远远地在人群背后,才一挥手:“好,放行!”

    杜荷拍马上前,来到囚车前。

    马周激动地说道:“邑县伯,我恨不能晚生,与你成为良友啊,如今,我马周谋逆,满朝文武未有人为我送行,却是你为我送行,马周知足了。”

    杜荷笑道:“马大人,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没什么了不起的,今日,正好有一瓶好酒,特意送来请你品尝。”

    说着,杜荷从怀中拿出一瓶抽奖获得的高粱酒。

    他骑在马上,亲自为马周倒了一杯,递到马周嘴边。

    马周一歪脑袋,刺溜一下将拳头大小的一杯酒全部喝下去,只感觉口中*辣的,喉咙像被火灼烧一般,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随即,只听马周大笑道:“哈哈哈,好酒,好酒……再来一杯,我还要!”

    杜荷突然将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那玻璃杯砸在地上变成一堆碎片。

    马周和众人都惊呆了。

    却见杜荷微微一笑:“马大人,剩下的酒,我在梦幻集团摆好酒宴,等你来喝,驾!”

    话音未落,杜荷一拉缰绳,骏马嘶鸣一声,便朝皇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马周一愣,随即诺诺自语:“杜荷,杜荷救我啊!”

    ……

    梦幻集团附近的山坳之中。

    平时护卫们训练的广场上,突然肃杀一片。

    一百多个精悍的护卫站的整整齐齐的。

    “嘿哟,嘿哟!”

    十二个精壮的汉子,抬着三口大箱子,哼哧哼哧地上了点将台之上。

    台上,站着的是张俭,许正道,程忆悦。

    张俭一挥手。

    几个汉子将三口大箱子打开。

    一瞬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箱子中,竟然是满满当当的银子。

    银子不是这个时代流通的货币,却是上等货,比开元通宝值钱多了。

    许正道突然大声喊道:“所有人,立正!”

    唰。

    一百多个梦幻集团的护卫精英,动作整齐划一。

    “稍息!”

    唰。

    张俭扫视众人一圈,缓缓说道:“兄弟们,今日,我们可能会干一件大事,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有可能会掉脑袋,有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但是,我们是为少爷去死,是为梦幻集团去死,但凡参与的兄弟,这三箱银子就是你们的,你们死了,银子会被送到你家中,你的父母,你的子女,这一辈子都有人来养他们……现在,有愿意退出的兄弟,请站到旁边。”

    众人一动不动,仿佛木桩一样。

    没有人愿意退出。

    这一百多人,都是经过毒牙培养过的,大部分是悍不畏死的亡命徒,是以,才会被挑选来站在这里。

    “好,很好,没枉费少爷平时好吃好喝把你们养着!”

    “出发!”

    张俭一挥手,许正道便带着这一百多人,离开了山坳。

    张俭转身,却见程忆悦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宝剑,一言不发。

    他便说道:“忆悦姑娘,正道已经带人到延兴门外埋伏,我也该到长安城组织毒牙的兄弟们了,你还是留在梦幻集团保护大家的安全吧。”

    程忆悦摇摇头,看了一眼天空:“不,我要去皇宫。”

    “可是……”

    咔。

    程忆悦抽出宝剑看了一眼,说道:“没有可是,谁挡我我就杀谁。”

    说着,这妞不顾目瞪口呆的张俭,独自走了。

    ……

    皇宫,御书房。

    西门青小心翼翼推开门,走了进来,小声说道:“启禀陛下,邑县伯杜荷在殿外求见。”

    李二正在气头上,头也没抬,问道:“他求见朕,所为何事?”

    “陛下,邑县伯说,给陛下送来一样好东西,为陛下解决大麻烦。”西门青老实地说道。

    李二想了想,说道:“外面的臣子都想见朕,为马周说情,如果朕没记错的话,马周几次*杜荷,与杜荷水火不容,看来,杜荷不会与他说情,让他进来吧,朕到要看看,这小子又有什么好宝贝。”

    听到杜荷是来送东西的,李二心情便好了起来。

    在李二心中,杜荷虽然行事没有章法,但对自己却是忠心耿耿,有了什么好宝贝,都不会忘记自己这个帝王。有此臣子,君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

    (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兄弟的打赏。)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章 送行,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