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间,李二便进了御书房。

    作为御书房的常客,杜*徊换峋惺粗螅愦蟠筮诌值赜肜疃蛄松泻簦缓蟛坏壤疃妥妥约捍咏锹淅锿铣隼匆徽判疽危怨俗缘刈鹄础

    李二放下手中的奏章,抬起头来,盯着杜荷。

    杜荷倒也光棍,也盯着李二看。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盯着,李二不开口,杜荷也懒得说话。

    半晌还是李二先撑不住了,率先开口问道:“好你个杜荷,你不是给朕送好东西来吗,为何两手空空,你今日要是拿不出一件令朕满意的东西,朕可饶不了你。”

    杜荷嘿嘿一笑,说道:“陛下,今日我便是来帮你解决一个大难题的。”

    “哦?”李二一愣,不信地笑道,“杜荷,你可不要大言不惭,朕作为大唐的帝王,还会有什么难题需要你来帮朕解决啊。”

    杜荷闻言,站起身来,来到桌子面前,拿起一份奏章,说道:“陛下,这每日熬夜看奏章的滋味,不好受吧?”

    李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错,最近几年来,到了晚上,朕也变得老眼昏花了,尤其是到了深夜,看东西的时候,模糊不清啊。”

    杜荷笑道:“不错,就是老眼昏花,所以,今日,我特意为陛下送来一副老花镜。”

    说着,他从袖子中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拿出来,放到李二面前。

    李二好奇地问道:“老花镜,这是何物?”

    杜荷将眼镜盒子打开,解释道:“老花镜,顾名思义便是为解决老眼昏花的。陛下可以先戴上试试。”

    李二拿起来,研究了半晌,只见这老花镜中间可以折叠,镜腿上两端还有一根细细的镀金链子,看上去就不简单。

    杜荷眼睁睁看着李二将老花镜反着凑在眼前,抱怨道:“此物莫不是个玩具,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杜荷一阵无语,急忙拿过来,为李二演示一番。

    李二看了,笑道:“原来是这般戴法,看起来倒也斯斯文文,毫无违和,让朕试试。”

    说着,他就学杜荷的样子,将链子挂在脖子上,将眼镜戴了起来。

    “哎呀……”

    啪。

    李二一拍桌子,大笑起来,环顾四周,欣喜地说道:“此物,老花镜,当真神奇,朕戴起来之后,看起来竟是如此清晰,当真了得,当真了得啊,哈哈哈,只是稍微有些眩晕。”

    杜荷解释道:“再多戴戴就习惯了。”

    “也是,老花镜,好,杜荷,你的确替朕解决了一大难题啊。”李二乐得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似的,将老花镜摘下来打量一番,又小心翼翼地戴上去。

    自打贞观五年开始,李二便发现自己的眼神一天不如一天,特别到了夜晚,看东西那就跟雾里看花似的,怎么也看不清楚,越凑近越看不清,只有远远地到了一定距离才变得清晰起来。让御医诊治多年,各种药也吃了不少,却依然没有效果。

    现如今,一副老花镜就解决了他的痛点。

    原本因为马周谋反事件暴怒的李二,心情一下就变得愉悦起来。

    杜荷见状,突然说道:“陛下,如今这马周谋反,闹得沸沸扬扬,长安城中人尽皆知,我倒是有些好奇,马周本分老实,家境贫寒,深得陛下宠信,日后定然前途无量,如何会做出这等谋反之事呢?”

    李二此刻心情好了,自然也不会计较杜荷询问,缓缓说道:“大理寺已经连夜查清楚了,马周对此事不知情,完全是他那个不成器的之子马斌所为,马周身为马斌的叔父,更是一手将马斌养大,此事就算与他无关,谋反大罪,株连九族,他也难逃一死。”

    杜荷心中却有一个疑问,那马斌完全是个胆小怕事之人,此事定然是被崔三胁迫,为何马斌不在大理寺将事情说清楚呢?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细究这件事了。

    杜荷唰的站起身来,躬身作揖道:“陛下,臣此次进宫,除了送来老花镜,还有一事。”

    “什么事,说吧!”

    杜荷认真地说道:“陛下,几日前你曾答应我一个请求,当时并未允诺,现在臣请陛下兑现诺言。”

    “朕当然记得,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臣,杜荷,请求陛下饶马周不死!”

    “什么?”

    李二一愣,突然回过神,重重地一拳砸在桌上。

    随即,只听李二咆哮道:“好你个杜荷,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朕早有命令,谁敢替马周求情,就与马周同罪,看在你这老花镜的面子上,你现在立刻给朕滚出去,朕可以当你方才什么都没说过。”

    李二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手指着门口的方向,让杜荷滚蛋。

    杜荷的态度却是十分坚决:“陛下,既然你知道马周与此事无关,为何还要将他处死?再说,别人不知道,但我杜荷却已经查到蛛丝马迹,此事,马氏乃是被人陷害,而那幕后之人,便是在朝中,算得上位高权重之辈。”

    李二一下瞪大了眼睛,指着杜荷,“你说什么?你是说,朕的大臣之中,有人陷害马周?”

    “不错,陛下,本来此事我是不打算现在告知陛下的,只是如今事态紧急,不得不说,此人并非针对马周,而是冲我而来,想让马周搜集证据*我,以此疏远我与陛下的关系,无奈马周是个死脑筋没有答应,这歹毒的家伙便利用马斌拽写谶语,想再次要挟马周,哪知道事情突然败露……”杜荷冷静地说道。

    啪。

    李二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问道:“杜荷,你说的可是实话?”

    “臣所言,句句属实,以项上人头担保。”

    “此人是谁?”

    “此人隐藏极深,行事果断,从未露过马脚,极难察觉。”杜荷有些头疼地说道。

    李二冷声道:“那你让朕如何相信你?”

    杜荷拍胸脯保证道:“陛下,请给臣一个月的时间,定将此人揪出来。此人隐藏在暗处,表面上是对我不利,实则贻害无穷,有可能为危及陛下和大唐社稷。”

    李二点点头,沉默半晌,说道:“好,朕就给你一个月,到时你要是查不出来,朕拿你是问。”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一章 和盘托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