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听了,急忙站起身来,说道:“陛下,若是查不出来,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李二摆摆手,说道:“好了,朕可以答应你,饶马周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杜荷点点头:“这是自然!”

    李二面色严肃地说道:“记住你说的话,杜荷,若是你敢欺骗朕,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说着,李二小心翼翼地将老花镜摘下来,放在眼镜盒子中,朝杜荷挥挥手。

    杜荷嘿嘿一笑,屁颠屁颠地就跑了。

    ……

    刑场之上。

    马周一家全部被从囚车中弄出来,排成了三排,面朝北背朝南跪下,每个人都穿着白色的麻布囚衣,悲伤背着一块木牌,双手被反捆在木牌之上,木牌顶端呈三角形,上面画了一个圈,写着一个大大的“杀”字。

    马周跪在最中间,头发蓬乱,脸色苍白,一瞬间仿佛苍老了二十岁。

    李君羡走过来,问道:“马周,你就要上路了,临走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马周想了想,说道:“李将军,若是可以,请转告邑县伯杜荷一声,就说他方才给我喝了一杯的酒,是我这辈子喝过最烈,最美味的美酒,待我死后,希望他能把那壶酒放到我墓前,我想在阴间也能喝到这样的美酒,此生,就无憾了。”

    李君羡撇撇嘴。

    什么酒这么好喝?

    竟然让马周临死之前都念念不忘?

    看来改天要去找杜荷讨要一杯才是。

    “哇……”

    马周身旁的家人,全都嚎啕大哭起来。

    而始作俑者马斌,一边哭,口中一边发出一哩哇啦的声音,根本没有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马周心中恼怒,大声说道:“好了,哭什么哭,太史公曰,死,有什么可怕的,都闭上眼睛。”

    马氏的族人,一共三十多口,全都闭上了眼睛。

    小到三岁的孩童,老到六十岁的老太太,无一幸免。

    马周唰的一下站起身来,对李君羡说道:“李将军,动手吧,我有一个请求,请你最好杀我,我要看着他们上路。”

    说着,马周的眼眶就红肿了。

    在死亡临近的瞬间,马周突然有些后悔入朝为官了,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啊。

    刽子手们纷纷将马氏族人背上的牌子摘掉,然后举起手中的长刀。

    李君羡举起手猛地往下一挥:“行刑!”

    刽子手们动作整齐划一,长刀猛地劈下。

    “刀下留头!”

    远处,突然响起一道喊声。

    大家都是一愣。

    刽子手们手上的动作顿时慢了下来。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只见远处的街道上,一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疾驰而来,马上是一袭紫衣的杜荷。

    “刀下留头!”

    当杜荷喊出第二声的时候,骏马已经冲进了人群中,来到刑场上。

    唰。

    杜荷翻身下马,大家才发现,他身后的马背上竟然还有一人。

    杜荷转身一拉,就将这家伙从马背上划拉下来。

    正是内侍赵阳。

    只见赵阳大口大口地喘气,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埋怨道:“邑县伯,奴才……差点就被你颠死了!”

    杜荷拍拍赵阳的肩膀,说道:“赵总管,救人如救火,你多担待才是。”

    只见赵阳走上前来,拿出一份敕书,高声说道:“马周接旨!”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便听赵阳高声念道:“马周谋逆之事,证据确凿,本事诛九族的大罪,然马周多年来克己奉公……今有邑县伯杜荷冒死求情,朕心甚慰,决意赦免马氏一族死罪,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马周贬为庶人,永世不得入朝为官,马斌罪大恶极,流放岭南,永世不得离开岭南半步,其他马氏族人,除马周血亲,全部遣散……马氏一族所有房屋、土地全部抄没。”

    马氏族人一听,全都兴奋得站起身来,忍不住开始蹦蹦跳跳。

    “太好了,可以不用死了!”

    “可以不死了!”

    马周也跟着站起来,却异常冷静。

    他望着人群背后的杜荷,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在这紧要关头,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他,但杜荷,与自己素昧平生,竟然冒死求情。

    这是何等的大恩大德。

    马周甚至有种给杜荷跪下的冲动。

    李君羡手一挥,旁边的禁军们立即冲上前,为马周等人松绑。

    马周一脸平静地走到杜荷面前,一揖到底。

    “杜荷,从今后,我马周这条命便是你的,你若是需要,可以随时取了去。”马周认真地说道。

    杜荷笑道:“马大人,我救你,只是出于善心,你大可不必如此感激我。”

    “不不,我现在已经是庶民了,马大人的称呼却是折煞我了,陛下的脾气我大概还是知道的,你能说服他饶恕马氏一族,想必费了不少的功夫,马周虽然有心为你尽绵薄之力,无奈戴罪之身,已成为不祥之人,更身无分文,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实在惭愧。”马周悔恨地说道。

    杜荷拍拍马周的肩膀,笑道:“我杜荷做事,从未希望别人报恩,马兄,既是如此,不如忘却身前身后事,从此后,虽然是白丁,却也逍遥自在,不是吗?”

    “是是,哈哈,所言极是!”马周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几丝苍凉。

    随即,只听杜荷问道:“马兄,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不知有何感想啊?”

    马周想了想,突然扭过头,认真地盯着杜荷,说道:“我要喝酒,我要喝酒,我要喝酒……我要喝你早上给我喝过的那壶酒!”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马周本就是好酒之人,大唐的、西域的,吐蕃的,高句丽的,甚至东瀛的好酒他都喝过不少,却没有一种像杜荷给他喝过的那样甘醇。此刻由死到生,死里逃生,无数的情绪需要释放,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美酒。

    “这有何难!”

    杜荷笑了笑,直接将那瓶高粱酒拿出来,拧开盖子,递给马周。

    马周接过,却是毫不犹豫,凑到嘴边便咕嘟咕嘟往下灌。

    旁边的吕布刚要阻止,却被杜荷拦住了。

    杜荷淡淡地说道:“喝吧,只要他喝得足够多,就能心中的忧愁冲淡了。”

    ……

    (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时间只停留永远珍惜他】【马佳】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月票和推荐票!今天正常更新,周末将昨天欠的补上!)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二章 我要喝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