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三心想,只要我跑的够快,鬼神就追不上我。

    然而,他还没跑出去多远,就被鬼神追上来。

    鬼神直接一个后踹,将崔三踹翻在地上。

    鬼神怒道:“崔三,你害我害得好惨,你知不知道这段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一想到每日被捆在铜柱上,还要挂着两个秤砣锻炼身体,鬼神心中那叫一个愤怒啊。

    唰。

    鬼神一把将崔三抓起来摁在墙上,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语气森然地说道:“杀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哼,崔三,我要留着你这条命,也让你尝尝秤砣挂身的滋味。”

    说着,鬼神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并未发现其他人的踪迹。

    他心道,现在正是逃走的好时机。

    想着他一把抓起崔三就要狂奔。

    哪知道,崔三突然眼珠一转,猛地一挥手,袖子中便洒出一团黑色的粉末,尽数洒落在鬼神的脸上。

    鬼神刚一吸进鼻子,便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崔三乘机挣脱开来,迅速朝远处跑去。

    “去死……”

    鬼神怒吼一声,提刀便朝崔三追去。

    鬼神虽然中了毒,速度却是不满,一眨眼便追上崔三,带着怒气,一刀下去,将崔三一只胳膊便砍了下来。

    只见崔三身体一呆,口中发出一声惨叫,鬼神已经举起长刀,劈向他的脖子。

    哪知道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巷子口咻咻飞来两道利箭,一箭刺穿崔三的喉咙,一箭刺穿崔三的胸口。

    崔三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

    当啷。

    鬼神的那一刀,斜劈在了石板上,长刀脱手而出,噗通一下,鬼神一头栽倒。

    不远处的巷子口,身着一袭青衫的杜荷负手而立。

    他旁边站着的正是马周。

    马周指着崔三那不完整的尸体,问道:“就是此人,害了我马氏吗?”

    “没错,马斌房间中的谶语,正是崔三让马斌抄写的,可怜那马斌,年纪轻轻,却因为好赌,落入崔三设计的圈套,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马家人,老马,如今凶手已死,我想你的心情会好受一些吧。”杜荷淡淡地说道。

    马周盯着那血肉模糊的尸体,只感觉有些反胃。

    他是一介文官,连杀猪都怕,更何况杀人。

    但就在这一瞬间,马周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勇气。

    只见他转身,从许正道背上的箭袋中拔出一支利箭,反手握住便疾步上前。

    来到崔三尸体旁,马周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的,你害我马氏一族差点被满门抄斩,我要杀了你,我杀,我杀杀杀……”

    说着,他便紧握手中利箭,对着崔三的尸体来来回回刺了几百下。

    半天,马周才反应过来。

    只见崔三的胸腔,已经变得跟肉沫一样。

    “哇……”

    这家伙一下就吐了,趴在旁边鬼神的身体上,吐得那叫一个昏天地暗,差点连肾都给吐出来。

    吕布要上前将马周带走,却被杜荷阻止:“让他再*会儿,习惯就好了!”

    话音未落,就见马周一头晕倒在自己吐出来的一堆污秽物中。

    吕布指了指许正道:“你去,把他弄走。”

    许正道一下跳起来,嫌弃地说道:“凭什么是我,吕布大哥,你力大无穷,还是你去吧。”

    吕布揉了揉拳头,问道:“要不要比划比划?”

    许正道一转身,头也不回地溜了。

    最后还是张俭派了毒牙的两个兄弟来收拾残局的。

    ……

    是夜。

    万籁俱寂。

    鬼神悠悠地醒转过来。

    眼前的房间……竟然如此熟悉。

    粗大的铜柱子,宽阔的房间,简单的陈设,角落的桌子上,还是那两个让自己无比熟悉的秤砣。

    唯一不同的是,此刻自己并未被捆在铜柱上。

    那已经长了不少铜锈的铜柱,似乎还有自己淡淡的体温。

    只见鬼神甩了甩脑袋,突然跟掉到沸水中的鸭子一样猛地跳起来。

    “这……这是……我竟然又回到了这里?”鬼神震惊地说道。

    啪啪。

    门外响起脚步声,随即有人鼓掌。

    许正道率先走进来,拍拍手,说道:“鬼神,欢迎回来。”

    “你……是你将我抓回来的?杜荷呢,杜荷在哪,我要见他!”鬼神咆哮道。

    他愤怒地转身,拿起桌上的两个秤砣,猛地朝许正道砸去,却被许正道轻松躲开。

    这时,杜荷缓缓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鬼神指着杜荷,大骂道:“杜荷,你不讲信誉,你不是说放了我吗?为何出尔反尔,又将我抓了回来?”

    杜荷微微一笑:“鬼神,你仔细想想,当初我是怎么说的。”

    “哼,你当时说过,只要我替你找到崔三,杀了他,你就放我离开。”

    “那你再想想,你做到了吗?”

    “我为何没做到,崔三是我找到的,我已经坐到了。”鬼神在屋子中间不耐烦地走动起来。

    唰。

    杜荷打开扇子,轻轻扇了扇,说道:“记住,我说的是,找到崔三,杀了他,这是两个条件,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你懂不懂逻辑,甲且乙,那就是说,当两个条件都成立时,这个命题才成立,而不是甲或乙,后者只要有一个条件成立,整个命题就成……”

    “啊……我要杀了你。”

    什么甲或乙,甲且乙……鬼神这辈子都没听过。

    鬼神只感觉一阵头大,怒吼一声,便朝杜荷冲来。

    可惜,才冲到一半,还没靠近杜荷呢,就见门口一道黑影突然闪进来,砰地一下,将鬼神撞飞了出去。

    待鬼神艰难地站起来,才发现吕布挡在杜荷身前。而杜荷摇晃着折扇,一脸的波澜不惊。

    杜荷收起扇子,突然邪魅地笑了起来:“鬼神,刚好这几日我感觉很无聊,不如就给你逃跑的机会……我看,不如给你七次机会吧,算上之前那一次,你还有六次逃走的机会。”

    “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再给你六次机会,你要是能逃走,那就是你福大命大,如果你逃不掉,不好意思,那你就乖乖给本少爷回来呆着,之前是挂秤砣,以后就挂石磨,怎么样,*不*?”杜荷嘿嘿笑道。

    要是眼神能杀人,鬼神恨不得用目光将杜荷杀死。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五章 你懂逻辑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