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彻底绝望。

    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弃子,七次逃走的机会都浪费了。

    他抬头,盯着杜荷,很光棍地说道:“杜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杀了我吧。我虽然不敌你,但不是功夫不如你,而是我功力没有恢复,计谋不如你,但你要想从我口中知道什么,你就死心吧!”

    杜荷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正道,把他带走。”

    许正道点点头,上前将*起来,然后问道:“回去还挂秤砣吗?”

    杜荷摆摆手:“算了吧,让他先歇歇!”

    杜荷担心再捉弄下去,鬼神会彻底疯了。

    ……

    漆黑的房间。

    一道黑影站在窗前,看着月亮渐渐落下去。

    眼看就要天亮了。

    突然,外面来了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那人小声说道:“老爷,乌鬼回来了,据他说,昨夜,杜荷七次放鬼神离开,鬼神却是没能逃掉,最后还是被抓了回去。”

    黑影的声音变得冰冷,说道:“哼,废物,鬼神就是一个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像老鼠一样被杜荷捉弄,真是丢了老夫的脸。”

    那人大气不敢出,只是说道:“老爷,若是当时让咱们的人出手,鬼神肯定就救回来的,鬼神为老爷办了这么多事,这次确实是因为杜荷不好对付,才栽了的。”

    啪。

    那黑影一巴掌摔在此人脸上。

    随后,他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蠢货,都是蠢货……那杜荷年纪轻轻,却是诡计多端,若是咱们的人出手,到时候,非但救不了鬼神,恐怕还会让杜荷顺藤摸瓜查到什么,到那时,还如何收场……老夫现在突然发现,这杜荷果然就是个疯子,跟条疯狗一样,一旦惹到他,就要做好万劫不复的准备……此人,太可怕了。”

    黑影的语气中,对杜荷充满了忌惮。

    ……

    清晨。

    永宁门外。

    一辆囚车缓缓驶出城门,一共四个全副武装的马快押送。

    求车上的人,正是舌头被割了的马斌。

    马斌如今已经神志清醒,虽然不能说话,却是能写字,但一切都晚了,*已经不重要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长安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囚车缓缓往前走,也许三月达到岭南,也许五月,也许一年……又或许,永远都到不了。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凌乱马蹄声。

    蹄蹄哒蹄蹄哒。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从东边来了一队人马。

    几个快马急忙抽出武器,将囚车包围起来。

    其中一人说道:“不会这么倒霉吧,刚出长安城就有人来劫囚车?”

    这时,只听一人说道:“且慢,那领头的是邑县伯杜荷,我认识他。”

    “原来是邑县伯,虚惊一场!”

    几人连忙上前。

    只见杜荷骑着马狂奔而来,一拉马缰绳,随即四个装得鼓鼓的钱袋子就扔了过来。

    几个快马一下接住,掂量着其中的重量,一个个都喜笑颜开的。

    “小的见过邑县伯!”

    “拜见邑县伯!”

    杜荷跳下马来,问道:“几位兄弟辛苦,囚车上的,可是马斌?”

    领头的快马急忙说道:“回禀邑县伯,囚车上的,正是犯了谋逆大罪的马斌。”

    杜荷点点头,却见马周等人也骑着马上前来了。

    马斌一看见马斌,顿时激动得哇哇大叫起来。

    杜荷便说道:“几位,烦劳将马斌放下来,让他和老马说几句话吧。”

    有杜荷的名头在,再加上方才手下的钱袋子,几个快马毫不犹豫,就将马斌放下来。

    马斌口里一哩哇啦的,跳下囚车,激动地跑到马周面前,突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然后砰砰砰地开始磕头。

    马周见了,心中酸楚一下涌现。

    叔侄二人,顿时抱头痛哭。

    半晌,马斌用手在泥土上写下四个字:侄儿不孝。

    马周看了,又忍不住落泪。

    随后,马斌被两个快马弄到囚车上。

    杜荷来到那领头的快马前面,说道:“此去岭南,路途遥远,充满危险,而马斌体弱多病,就算到了岭南,也很难生存下去,正好,我手下有几个闲人,可以与你们一道,押送马斌到岭南,一路上也有个照应。”

    杜荷挥挥手。

    只见五个身穿青衣的汉子走上前来,每个人腰间别着两把三棱军刺,腰间鼓鼓的,眼神霹雳,看上去就不是简单之辈。

    那快马见了,立即说道:“多谢邑县伯的美意,我等的任务便是将马斌押送到岭南,至于怎么去,上官却是管不了的,嘿嘿……”

    “如此最好!”

    随后,杜荷将那五个青衣人之中一人叫到一旁。

    此人名叫潘云,二十五六岁模样,看上去却是只有二十出头。

    潘云原本为毒牙中的一名头目,深得张俭赏识。

    正好这次任务需要,张俭便将其推荐给杜荷。

    杜荷拍拍盘晕的肩膀,问道:“此去岭南,山高水长,充满未知的危险,而那岭南,如今也还是不毛之地,瘴气,毒虫,湿气,哪一样都能要了人命,你怕不怕?”

    潘云摇摇头,坚决地说道:“能为少爷做事,是我潘云的荣幸。”

    杜荷点点头:“勇气可嘉,危险,也意味着有机遇,如今,岭南之地对大唐来说,听调不听宣,正好给你一个大展拳脚的机会,记住,到了岭南,先做好两件事,第一,打通与长安城联通的渠道,到时候,你需要的武器、商品,本少爷都可以源源不断送过来,第二,尽快建立一支武装力量,那个地方可不是好待的,没有点力量,休想立足下去。”

    这便是杜荷下的第二步棋。

    他下的第一步棋,是张伟。

    张伟带领的荣耀军团,已经去往西部参与大唐与吐蕃的战争,将会在战火中不断磨砺壮大。

    这第二步棋,却是小了许多,只有潘云寥寥几人,杜荷却是想先通过这几人,慢慢摸清楚岭南之地的基本情况,为自己准备一条后路。

    潘云郑重地点点头:“请少爷放心,你给我的计划书,我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去做。只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说!”

    “少爷,能不能给我们点手雷,听说南蛮子也不好对付,光有三棱军刺还不够啊!”潘云嘿嘿一笑,说道。

    杜荷点点头:“等你打通运送渠道,别说手雷,就是大炮,本少爷也可以给你。”

    “是!”潘芸一听,兴奋地答应起来。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零九章 另一步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