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保见状,毫不犹豫从口中吐出一个字:“杀!”

    许正道见了,大吼道:“干!”

    话音未落,这家伙却是一下射出了三箭。

    鬼神举起三棱军刺,沉默着,快速往前移动,一把抓住一个黑衣人的肩膀,三棱军刺已经刺入对方的胸膛,他将三棱军刺旋转两下,只见那人眼神中露出惊恐之色,随即就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鬼神将三棱军刺拔出,却见鲜血如泉水一般喷出。

    他打量着手中不起眼的武器,大笑道:“好武器,好武器!”

    说着,便又冲了上去。

    鬼神最擅长的是近身搏斗,而许正道则是负责在远处偷袭,刚开始二人还配合的不错,将一群黑衣人打得方寸大乱,可等大太保亲自加入战局,形式一下就一边倒了,随即,鬼神和许正道就被剩下的十七个黑衣人追得狼狈不堪地逃窜起来。

    ……

    杜荷往前跑了一段距离,找了个干净的地方,靠着一个巨大的倾斜石板,静静地躺下来,盯着远方。

    苍山如画,残阳如血。

    当当当。

    当当当。

    远处的山谷中,隐约传来敲打金属之声。

    那是围猎结束收兵的信号。

    杜荷却是不慌不忙,反倒是摘起一株狗尾巴草,含在口中,翘起腿,小声哼唱起来。

    五音不全的他,却是在很认真地唱着:“大刀向狗贼们的头上砍去,嘿嘿……”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杜荷的右边不远处,那里有一棵参天古木,那黑影站在树下,仿佛与大树的树干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

    但杜荷知道对方来了。

    因为,自打对方出现,四周的气氛突然就变得不一样。

    一股沉寂的杀气,一瞬间笼罩了周围,连吱吱叫着的虫子,也随即沉寂下来。

    直到杜荷将一首歌唱完,那黑影才开口道:“杜荷,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却是能做到临危不乱,死到临头,还有心情唱歌,真是让人佩服,佩服。”

    杜荷转过头,努力想看清对方的模样,却是徒劳,只感觉对方的声音十分熟悉。

    杜荷笑道:“朋友,来都来了,干嘛还躲躲藏藏的,出来见一面又何妨。”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带着疑惑死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黑影道。

    唰。

    话音未落,那黑影突然化作一道黑影,迅速朝杜荷奔去。

    十多步远的距离,黑影一眨眼就出现杜荷身前。

    杜荷不敢大意,原地一个翻滚,急忙举起了盾牌。

    一把巨大无比的长刀,一下砍在了盾牌之上。

    砰。

    长刀砍在盾牌上,火星四溅。

    蹭蹭蹭。

    杜荷连退了十几步,才停下来,只感觉双臂一阵阵的发麻。

    他揉了揉右手手臂,重新举起盾牌,目光冰冷地盯着对方。

    一抬头,杜荷突然就愣住。

    “是你?”杜荷吃惊地叫道。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自己倾尽全力的一刀,竟然没有伤到杜荷,脸上也是错愕了一阵。

    随即,只见他笑道:“杜荷,看来是我小瞧你了。不错,是我,你很意外吗?”

    杜荷冷笑道:“意外,也不意外,我只是未想到,你会隐藏得如此深,今日,你处心积虑,几次三番对我下手,更是不惜亲自出手,设计了今日之局,想必,是为了张超吧?”

    没错,站在杜荷对面的人,正是张超的堂兄:张世贵。

    张世贵乃是左羽林卫大将军,掌管着整个长安城的两万多禁军,地位仅次于秦琼、程咬金等人,是当朝武将中炙手可热的大人物。

    让杜荷没想到的是,张世贵与杜如晦素来交好,二人同在秦王府时便是知己之交。

    是时,张超为对付杜荷,不惜对打麻将的平民百姓下毒并散布谣言打麻将会猝死,事情败露之后,被满门抄斩。而作为堂兄,张世贵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被李二等人称为深明大义。

    哪知道,这家伙却是在暗中默默准备杜荷。

    张世贵身材高大,身穿一袭黑衣,手执一柄大刀,隔得远远的,杜荷依然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巨大的压迫气息。

    张世贵点点头:“不错,今日,老夫便是要取你的项上人头,来祭奠我弟弟的在天之灵,杜荷,老夫与你斡旋已经一两月,本以为取你小命易如反掌,哪知道你诡计多端,多次死里逃生,但今日,你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杜荷举起盾牌,对准张世贵,问道:“亏得小爷以前还叫你一声叔叔,没想到翻脸不认人,哼,老贼,想杀我,只怕没那么容易,当心杀人不成反被杀。”

    “哈哈哈,”张世贵大笑起来,“你真以为,拿着一块破盾牌,就能挡住老夫吗?哦?你是在等吕布和那两个蠢货,可惜,他们没有两个时辰,根本抽不身来,等你死了,他们来替你收尸吧。”

    杜荷摇摇头,微微一笑:“老贼,你以为这些,我会没想到吗?若非我单枪匹马闯进这狩猎园深处,你又怎舍得亲自出来?”

    “你……你是说,这一切都是你故意而为之?”张世贵一惊,急忙朝四周看了看,还以为杜荷在此地埋伏下重兵,可是观察半晌,也未看见什么异常。

    就在他顾虑之际,却听杜荷大喊一声:“老贼,看我的炸药包。”

    唰。

    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朝张世贵飞来。

    张世贵暗叫不好,急忙一跃,跳到旁边趴下来。

    哪知道,等了半晌,也不见动静。

    他抬起头来仔细一看,哪有什么炸药包,那就是一坨野兽的粪便。

    再看时,杜荷却已经朝远处开始跑了。

    “岂有此理!”

    张世贵提着大刀就开始追。

    却又听杜荷喊道:“炸药包!”

    唰。

    一道黑影飞来。

    张世贵心道我才不信邪,一把将那东西抓在手里。

    入手之后,却感觉那玩意儿沉甸甸的冷冰冰的。

    张世贵低头一看,只见那拳头大小的东西,簌簌冒着青烟。

    “不好!”

    他急忙往外扔去。

    可是,刚出手就爆炸了。

    轰。

    一声巨响过后。

    只见张世贵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额头上有两道血痕。

    “杜荷,岂有此理,我要杀了你!”

    张世贵咆哮的声音,在密林中响彻着。

    ……

    (一更,感谢【wisdo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月票和推荐票!)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一十八章 破局-大唐,开局成了驸马爷免费,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