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传到梦幻集团,还不等杜荷消化过来,杜如晦却已经找上门来。

    杜如晦把杜荷来到自己的独立小别墅院子中,落座之后,便开门见山地问道:“当日在秦岭皇家狩猎园中,陛下将你留下来,到底说了什么?”

    杜荷见老杜火急火燎的样子,一阵好笑,问道:“爹,你为何突然变得这般八卦了?”

    杜如晦神色严肃地说道:“并非爹想打听你的事,只是,陛下明知道张士贵埋伏重兵想取你性命,更是私自动用禁军要加害于你,如此罪大恶极之徒,如今竟然变成了巡视皇家狩猎园时不小心坠崖而死,还让那张紫云做了云阳县男,对张氏来说,虽然死了一个张士贵,却也得到了一个世代传承的爵位,如此大好事,为何就落到了他张家身上,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张士贵加害我儿这事,他就没有半点愤怒吗?不行,我要去找陛下理论一番!”

    说着,杜如晦便起身要往外走。

    杜荷见了,一把将他拉住。

    杜荷笑呵呵地说道:“爹,淡定,淡定啊!”

    杜如晦说道:“淡定,你让我如何淡定,张士贵都要杀我儿子了,我如何能淡定下来?”

    老杜这是典型的护子心切,还想去找李二当面问个清楚呢。

    杜荷心中,免不了一阵触动。

    他穿越而来,与杜如晦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

    但相处半年以来,他都能感受到杜如晦对自己的感情至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杜荷站起身来,把老杜摁坐下,这才说道:“爹,此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整个大唐都是陛下的,陛下想做什么,谁又能阻挡呢……我倒是听说这几日张士贵下葬之后,张氏一族都在欢庆张紫云成为云阳县男呢,呵呵呵,且让他们狂欢几日吧,五日后,若是他们还能笑出来,我杜荷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杜如晦一听,顿时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杜荷卖关子地说道:“爹,暂时保密,过几日你就知道了。今日,难得这温度降了下来,我准备了一瓶好酒,咱们爷俩好好喝几杯。”

    杜如晦用手指着杜荷:“好你个荷儿,连你爹都你敢糊弄……什么,有好酒,快拿出来。”

    杜荷转身拿出一瓶五粮液,介绍道:“爹,这可是正宗的五粮液,由五种粮食酿制而成,整个大唐,仅此一瓶。”

    杜如晦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马上打开瓶盖来一口。

    随即,又见杜荷拿出一包炒花生,撕开没有任何商标信息的袋子之后,摆在了桌上。

    于是,这爷俩就在院子中,就着花生米,开始喝起酒来。

    不多时间,就把杜如晦给喝趴下了。

    杜荷醉醺醺地站起来,嘿嘿一笑说道:“一把年纪了还那么操心老李,图个啥啊!”

    说着,便叫人将杜如晦扶回房间休息。

    ……

    深夜。

    皇宫,御书房内。

    只有李二和温步仁二人。

    李二面无表情地问道:“都准备妥当了吗?”

    温步仁谨慎地回答道:“陛下请放心,全部准备妥当,保证万无一失。那张紫云虽然有一身好武艺,却是大老粗一个,十分容易对付。”

    “好好,好,你抓紧去办吧。对了,杜荷这几日有什么动静?”李二点点头,突然想到杜荷,好奇地问道。

    温步仁说道:“据说,杜*瘴Я曰氐矫位眉藕螅阋恢蔽绰睹妫坪醵猿ぐ渤侵蟹⑸氖虑椋桓挪桓行巳ぁ!

    李二笑道:“哼,这个臭小子,都这时候了还能沉得住气,他就不怕朕黑骗他吗?哈哈……沉得住气也好,年纪轻轻,年轻有为啊!”

    李二对杜荷的表现,十分满意。

    ……

    时间匆匆而逝。

    三日后。

    御史李连晋突然在早朝上上了一道奏折,惹得李二龙颜大怒。

    奏折的内容是李连晋多次发现左羽林卫大将军张士贵有谋逆倾向,意图不轨,形迹可疑。

    李二指着李连晋破口大骂,还声称要将李连晋拖出去砍了。

    最后还是房玄龄等大臣苦苦相劝,才将李二的怒火平息。

    李二便吩咐大理寺卿韦挺去彻查此事。

    好家伙,不到半天的功夫,韦挺便从张士贵生前的房间、书房之中,搜出了大量的谋反书信。

    消息传回宫中,李二勃然大怒,当即下令,将张氏一族,全部打入刑部大牢,择日问斩。

    当天傍晚,消息就传遍了长安城。

    百姓们都有些傻眼。

    这简直跟杜荷写的《隋唐演义》一样精彩啊,张氏一族前几日刚得了一个云阳县男,这还没热乎呢,整个家族都要被问斩了,精彩,精彩啊!

    ……

    身处梦幻集团的杜荷得知消息,却只是笑道:“演员,陛下真特么是个演员啊!”

    随即,提笔作诗一首。

    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垮了!

    刚放下笔,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少爷,有人求见!”

    杜荷走出房间,却见张俭笑呵呵地样子。

    杜荷问道:“则成,看你如此高兴,莫非这来求见之人,是你的大姨爹?”

    张俭摇摇头:“不不,少爷,我和此人没关系,此人来历不一般。”

    “如何个不一般?”

    “博陵那边来的。”

    博陵?

    杜荷对这个地方,唯一的印象便是天下五姓七望之中,其中一望便在此地,那就是博陵崔氏。

    “哼哼,这帮家伙,终于忍不住露面了吗?走,去会会。”

    杜荷说着,便来到梦幻集团的会客厅。

    走进大厅,杜荷便看见客座上坐着一个矮胖的男子。

    他只感觉对方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看见杜荷进来,那胖子急忙起身。

    “见过邑县伯,哦不,现在应该称呼你一声杜工部了吧。”胖子笑眯眯地说道,上下打量着杜荷,半晌却是露出了疑惑神情。

    胖子感觉,明明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个少年,可为何就是看*呢。

    杜荷摆摆手:“打住打住,这杜工部还是算了,暂时还担待不起。说吧,有什么事?”

    胖子便说道:“不瞒邑县伯,今日登门,有要事相求。”

    杜荷一听,眉毛一扬,心道,送上门来的生意啊!

    ……

    (龙套【李连晋】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送上门来的买卖,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