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崔一敲开了一座府邸的大门。

    在会客厅见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那男人看见崔一,吃惊道:“崔先生,你还未离开长安?”

    崔一说道:“本来昨日就要走的,有点事耽误了。”

    “来人,上茶!”

    崔一毫不客气道:“上茶就不必了。”

    如果有朝中人在场,一定会发现,这中年男人,竟是朝廷中的从四品官员。

    但就是这样一个朝廷要员,在崔一面前,竟然唯唯诺诺的,崔一与他说话,用的是命令的语气。

    中年人问道:“不知崔先生深夜登门,有何要事?”

    崔一见四周无人,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听闻如今邑县伯深得陛下宠信,小小年纪不但做了邑县伯,还成了工部员外郎,可谓是如日中天,势不可挡……此子目中无人,骗了我崔氏二十万贯钱,如今,你只需做一件事,那就是搜集他的罪证,替我在当今陛下参他一本便是。”

    话音未落,崔一便见对方变了脸色。

    “怎么,王大人不乐意?”崔一不悦地问道。

    王大人为难地说道:“崔先生,此事……确实有些难办,那杜荷可不只是陛下的宠臣,而是赫赫有名的大魔王,但凡是与他作对之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就连当朝司空长孙大人,也要忌惮他三分……现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大将军张士贵死于坠崖,可却有知情人说,那张士贵是被杜荷杀害的……是以,这件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但凡与杜荷相关之事,我都不想插手!”

    “吐蕃王子攻打家具厂,被杜荷用大炮炸死了!”

    “长安王氏招惹杜荷,被杜荷在永宁门口砍了脑袋!”

    “御史张超设计陷害杜荷,被陛下满门抄斩!”

    “御史马周*杜荷,不几日被查出谋反!”

    “大将军侯君集与杜荷作对,不到半个月便死了!”

    “崔先生,你难道想让我死吗?”王大人哭丧着脸说道。

    崔一冷哼道:“危言耸听,危言耸听而已,杜荷不过是个毛孩子,他有何能耐,能对付这么多人,王大人……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谁帮助你成为朝廷官员的,难道你想背叛我崔氏吗?”

    “背叛不敢,但此事,恕难从命!”中年人不客气地回应道。

    “好,好好,”崔一气哼哼地说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着,他便离开了府邸。

    ……

    不多时间,崔一敲开了另一座府邸的大门。

    可结果还是一样的。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三分之二。

    可崔一还是一无所获。

    他每次登门,对方都会好意招待,但一听到要对付杜荷,却都像撵瘟神一样的把他撵走了。

    走在清冷的巷子中,崔一无力地说道:“这杜荷到底有什么好怕的,为何大家如此忌惮他?”

    一阵冷风袭来。

    崔一感觉有些困倦了。

    他放弃了,准备回去好好睡个好觉。

    哪知道,刚往前没走几步,身后突然窜出两道黑影,一左一右,将他身后四个武艺高强的护卫瞬间打晕在地。

    不等崔一反应过来,一个麻袋就套在了他的头上。

    咚。

    一拳砸在麻袋上。

    崔一的身体噗通一下栽倒在地上。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阿鬼,别这么暴力,要是打死了就不好玩了。”

    另一人哼道:“我说了八十次了,不要叫我阿鬼,请叫我鬼神。”

    “好的,阿鬼。”

    另一人:“若非怕耽误大事,我一定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嘿嘿,”那人道,“我打不过你,但你追不上我。”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将崔一弄走了。

    ……

    崔一睁开眼睛,只感觉头痛欲裂。

    随后,他就发现自己被*在一根巨大的铜柱上。

    这是一个安静的房间。

    应该是用来审讯凡人的。

    周围的几张桌上,都有各种刑具。

    崔一顿时暗叫不好。

    随后,他发现自己对面的一张桌子上,竟然放着一堆秤砣。

    “秤砣?”

    这也是刑具吗?

    崔一心中泛起一阵困惑。

    吱嘎。

    门打开了。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崔一抬头,看见是一个面色冷峻的青年。

    崔一厉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将我抓起来?”

    那人道:“请叫我鬼神!”

    此人正是鬼神。

    而这个房间,也是当时鬼神被关押的地方。

    鬼神上前,看了崔一一眼,冷声道:“自以为是。”

    崔一大喊道:“你要干什么?”

    “想和你玩个游戏,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只见鬼神一挥手,立即有两个汉子上前,三下五除二,将崔一脱了个精光。

    鬼神笑着说道:“没想到还是一个下白胖子,男胖短,果然没错,本来还想让你一次挂十个的,现在看来,捆不住,那就挂五个好了。来人,上秤砣。”

    就在崔三一脸懵逼之际,他的小兄弟已经被挂了五个秤砣。

    “啊……”

    顿时,房间中响彻着崔一杀猪般的叫喊声。

    看着崔三那崩溃的样子,瞬间,鬼神心中竟然有种*。

    外面的院子里。

    许正道听到屋子里传出的动静,摇摇头,无奈地说道:“唉,这家伙就是个*啊!以我之道还治他人,有种!”

    说着,他抬头看见屋顶上抱着宝剑坐着的程忆悦,大声问道:“忆悦姑娘,如此良辰美景,我给你写了一首诗。”

    唰。

    一块瓦片迅速飞了过来。

    许正道吓得赶紧一低头,那瓦片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去,一下砸进了旁边的一颗树干之中。

    等他再抬头,却发现程忆悦早就不见了踪影。

    许正道看着天空,快哭了地说道:“我服了还不行吗?”

    ……

    崔一被整整折磨了三天。

    三天后,这家伙彻底崩溃了。

    三天后的下午,他总算见到了杜荷。

    杜荷手拿一张单子,站在铜柱面前,缓缓说道:“当日,你一共敲了八扇门,其中六扇门打开,你见到了朝中的这些人,分别是……不过,似乎进展不顺利,没有人愿意搭理你……崔一啊崔一,你真以为,这长安城是你博陵崔氏的地盘,你特么还想坑害本少爷,你别忘了,你弟弟崔一是怎么死的。”

    崔一浑身颤抖,看着杜荷:“你……太可怕了,你不是人,你是鬼,鬼!”

    若非是鬼,为何对自己的一举一动掌握得如此清楚呢?

    ……

    (八更,明日继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三十四章 以我之道还治别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