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间,众人将自己的坐骑带了回来。

    一个个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有人问道:“邑县伯,你两手空空,难道你要放弃吗?”

    杜荷笑道:“当然不能放弃,这可是一匹大月氏进贡的汗血宝马,非同一般。我的坐骑,马上就到。”

    话音未落,就听城门下响起一道粗狂的声音。

    “少爷,坐骑来了。”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吕布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飞速朝这边赶来,背上还背着一个古怪的东西。

    等到近处,大家才看见,吕布背着的,正是杜荷之前骑过的自行车。

    只是,这自行车发生了一些变化。

    等吕布将自行车放在地上,杜荷见了也有些傻眼。

    只见自行车被搞得面目全非的。

    原本的金属车身上,被贴满了各种纸张,纸张却都是一些剪纸内容,剪纸是一个个士兵的形状,而且贴纸的技术相当不过关,整个自行车看上去,就跟要散架一般。

    杜荷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摇摇头:“我是从长乐公主殿下手中拿来的。”

    “……我尼玛,看来是那小妮子弄的了。”杜荷一阵无语。

    其他人见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邑县伯,难不成你想用这个奇怪的东西赢得第一吗?”

    “杜工部,我看你还是不要参加此次比赛了,免得在半道上摔倒出现磕碰!”

    “……”

    杜荷一挥手:“都特么别废话,这第一,我拿定了。”

    众人却都以为杜荷是在说笑,完全不放在心上。

    比赛开始。

    众人翻身上马。

    杜荷上车。

    李二亲自主持比赛。

    李二一声令下。

    众人夹紧马背,甩动马鞭,纷纷冲了出去。

    杜荷见了,冷笑道:“急个毛线啊,别以为跑得快就是第一,还要跑的稳才行。”

    李二看见杜荷还在原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杜荷,你还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追上去。”

    “就追,就追!嘿嘿!”

    陛下脚下一蹬,自行车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缓缓朝前驶去。

    周围的人见了,都无奈地摇摇头,认定杜荷是没希望了。

    整条人民大道,已经由禁军接管了,所有人全部站在两侧观看比赛。

    杜荷骑着自行车,按他的速度,不可能追上那些武将胯下的战马,但他一路上不慌不忙的只管加速,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终于,来到崇义坊附近时,杜荷抬头,便看见大队人马在前方堵塞了。

    他骑着自行车,很快追了上来,却见之前冲在前方的人马,速度全都慢了下来,任由胯下的健马小心翼翼地走着,更有甚者,旁边还有三四个家伙灰头土脸的,牵着马往前走。

    再看那地面上,石板十分光滑,还洒了不少的水。

    其实,杜荷早就知道崇义坊附近的这段路的情况。

    在方才大家参观经过的时候,还有工匠们在此将光滑的石板打磨成粗糙不平地呢。

    除了杜荷,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所以,当李二宣布要比赛的时候,杜荷很快就想到了这个细节,而且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自行车。

    足足三四丈的距离,却是足够将骑马的众人折磨一番了。

    更有冲在前面的几个武将没有及时反应过来,马匹冲上光华的石板,顿时连人带马滑倒了。

    当当当。

    杜荷按响了自行车把手上的铃铛,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冲了上去。

    众人见了,都纷纷把路让开,想看看杜荷的笑话。

    这地方,连马都要打滑,你这破玩意儿还能不摔倒?

    哪知道,自行车冲上去,没有丝毫便宜,稳稳当当地加速就往前冲。

    等大家反应过来,只见杜荷已经冲出去,追上了最前方骑马的人。

    高士廉大喊道:“快快,不要让杜荷拿第一,大伙快追,追上杜……”

    话才说到一半。

    噗通。

    高士廉人仰马翻地摔在了地上,*着地,疼的他龇牙咧嘴的,胯下的宝马挣扎半晌才爬起来,再抬头时,杜荷已经不见踪影。

    众人好不容易通过了这段光华的石板,却见杜荷和秦琼等人已经折返回来了。

    秦琼等急忙减速,开始小心翼翼通过,而杜荷则是按响铃铛,一往无前地冲了过去,很快将众人甩在了后面。

    这场比赛,毫无悬念,杜荷拿到了第一。

    李二等人都疑惑为何杜荷出发的时候在最后面,回来的时候却在最前面。

    等参加比赛的人将原委一说,大家恍然大悟。

    最后,杜荷拿到了那匹十分健壮的汗血宝马。

    比赛结束,众人在永宁门下休憩一番,才往东走,最后来到曲江池参观。

    如今,这曲江池已经改名叫国子监了。

    大家顺着大道往前走,不多时间就到了国子监的地盘。

    原本应该是大门的地方,却是没有门。

    只见一块三人高的巨大的天然石头上,雕刻着几个笔走龙蛇的大字:国子监。然后用朱色漆了起来,十分醒目。

    长孙无忌问道:“杜荷,这国子监可是花了国库七十万贯钱的,为何连门都没有?莫非你克扣了银钱,将国子监建造得如此简陋?”

    其他人也有此疑惑。

    杜荷走上前来,笑着说道:“长孙大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并非是我杜荷克扣银钱,而是为了这国子监的办学理念所建造的,国子监的校训,是我与孔师,还有陛下多次商讨才确定的,一共六个字:包容,求实,济世。第一个词就是包容,所以国子监是开放的,是对外包容的,求实,便是舍弃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一切从简,国子监是求学之地,可不是什么高门大院,如此一来,为何要修建巍峨气派的大门呢,有此标志,最为妥当。”

    李二站出来,补充道:“此事,朕与杜荷当初商议过,一扇大门,花费至少要三千贯,而这三千贯,可以为国子监修建五间屋子,何乐而不为呢,整个国子监,按照之前的标准,需要花费七十万贯钱,但最后建成,只花了五十万贯多,节省下了将近二十万贯,这都是杜荷的功劳啊,诸位爱卿,你们可要多多向杜荷学习啊!”

    众人听了,心服口服。

    ……

    (五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三十九章 看谁跑得稳,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