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仁假装为难地说道:“邑县伯,不是我们怀疑你,只是事实如此,还希望你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说法才是。”

    “对,我等并非刁难你。”

    人言可畏。

    居心叵测的言论,更加可畏。

    这帮家伙所做的,无非就是煽风点火而已,无论结局如何,但只要能把话说到李二耳朵里,目的自然就达成了。

    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性高于人人必非之!

    如今杜荷是公认的宠臣,深受李二器重,如此一来,反倒成了不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杜氏出了一个宰相,已经让人眼红。

    再来一个逆天的杜荷,如何不让人嫉妒。

    杜荷很快就想明白这层关系。

    本少爷只想低调做人,发家致富,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既然不能低调,那就高调好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周仁,问道:“不知周大人需要什么说法啊。”

    周仁见状,心中认为杜荷认怂,于是得意地说道:“邑县伯,只需要你当面向陛下承认错误,并认清这利害关系,你小小年纪,想必陛下也不会怪罪于你。”

    杜荷呵呵一笑:“放猪屁!”

    噶!

    众人一愣。

    周仁面色大变。

    “……什么?”

    杜荷重复道:“周大人,我说你是在放猪屁!”

    “你你你……你……”周仁气的指着杜荷,脸色煞白,却是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人也是吃惊地看着杜荷。

    旁边有人道:“邑县伯,我等都是通达之人,当着陛下的面,如何能说出如此粗暴之言,与刁民何异?”

    杜荷哈哈大笑道:“周大人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一把年纪,却不分青红皂白,不认事实真理,一口咬定我杜荷在欺瞒陛下,在毫无证据之下,如此言之凿凿,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徒,简直无知、*到了极点,这不是放猪屁是什么。”

    噗通。

    话音未落,周仁直接气得一个趔趄,一*坐在地上。

    要说这骂人的功夫,满朝文武加起来也不是杜荷的对手。

    却见杜荷指着周仁,大声说道:“周大人,你不是说我欺瞒陛下吗,好,我倒要你看看,这茅厕是如何修建的。”

    “来人!”

    杜荷一声令下,吕布立马调集过来几个工匠。

    杜荷说道:“把这茅厕撬开,让大家都看看,我杜荷是如何欺上瞒下的。”

    几个工匠急忙拿来铁钎之类的工具,先将茅厕蹲位下面撬开,果然有一道弯曲的小渠,在弯曲的地方,积满了水。

    然后将小渠接连撬开,一路连通,最后便进了大渠。

    工匠们将那大渠撬开,顿时就有臭味弥漫出来。

    周围的人全都捂住了鼻子。

    杜荷看向周仁,问道:“周大人,如今事实就在眼前,请问你还有何话说?”

    “这……这大渠,小渠倒是修建好了,不过是否有用,那就难说了!”周仁犹犹豫豫地说道。

    挑刺可不是一件简单之事,也难为周仁了。

    杜荷指了指那被撬开一块石板的大渠,说道:“是否有用,周大人一看便知。”

    “好!”

    周仁忍着臭味,捏住鼻子,然后来到入口处,蹲下身,歪着脑袋,往里面看。

    却见那里面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杜荷建议道:“周大人,头再低些,身体再低一些,便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周仁再次弯腰,一下将脑袋伸进了口子中,想要一看究竟。

    突然,周仁感觉到上方有一股风猛烈地吹了过来,心中正在纳闷之际,突然听到咕嘟咕嘟的声音,随后便响起了轰隆隆的流水声,仿佛从上面流淌下来。

    就在他犹豫疑惑之际,突然看见上游冲下来一股水,恶臭扑鼻而来。

    他急忙抬头,后脑勺却是一下撞在后面的石板上,疼的他啊了一声。

    “啊……咕嘟……”

    周仁只感觉就要晕厥,混乱中,仿佛吞了一坨什么东西下去。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

    就见周仁缓缓站起身来,满脸都是粪便,上半身的袍子都被打湿了。

    唰。

    方才还与周仁站在一起的大臣们,这时候纷纷露出厌恶表情,赶紧离得远远的。

    杜荷笑问道:“周大人,这下酸爽了吧?”

    周仁都快哭了。

    李二见了,面色阴沉地说道:“来人,把他带下去洗漱一番。”

    随即,周仁便跟着国子监的两名官员急忙离开。

    杜荷扭头看了众人一眼,问道:“还有哪位大人不服?”

    大家全都往后退了一步。

    这谁敢怀疑啊!

    周仁就因为质疑这茅厕的真实性,就吃了粪便,要是还有人质疑,少不得还要吃点什么呢。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既是如此,请陛下和诸位大人移步这寝院内,看看生员们居住的环境如何。”

    推开寝院的一间房间,一眼就看到窗前明亮地方有两张桌子,桌子乃是木质的,下方却不是大家熟知的抽屉,而是一个框子,做工简单,看上去却是十分协调。两张桌子,能坐下四个人。

    再看两侧,却是四张古怪的床。

    因为这床竟然是木制的上下床,一张床能睡两个人,小小的一个屋子,便能住八个人。

    众人看了,都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杜荷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节约成本,一个屋子八个人,那这一栋小楼六间屋子,便可以塞下四十八人啊,比之在皇城中,一人居住一个屋子却是节约不知道多少间屋子。

    这时,有一个官员好奇地问道:“邑县伯,在下有一事不明,这屋子内住了八个人,为何这桌子只能坐下四个人呢,平素挑灯夜读,也不够用啊。”

    杜荷笑道:“这位大人问得好,这个问题,还是让孔师来回答吧。”

    说着,杜荷一把将国子监国子祭酒孔颖达拽了出来。

    只见孔颖达一脸得意,说道:“此为寝院,乃是生员们睡觉、休息之地,并非挑灯夜读之场所,这两张桌子,乃是邑县伯的大唐家具厂打造,每张桌子,只需要二十文钱,乃是为生员们急需时使用,至于平时念书,可以到教学区的教室,也可以到藏书阁。”

    “原来如此!想必也是邑县伯的主意吧!”那官员恍然大悟地说道。

    孔颖达点点头:“除了邑县伯,还有谁能有此奇思妙想呢,哈哈……”

    ……

    (感谢【十八子(姓)风坤(名)】兄弟的打赏。)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这下酸爽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