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小子方才太过激动,竟然忘记了这是差不多两人高的二楼呢。

    李二一头的黑线,吩咐道:“来人,去把周仁跟朕带上来。”

    不多时间,鼻青脸肿的周仁便出现在大家面前。

    周仁却是不顾身上的伤痛,指着杜荷,大叫道:“邑县伯,你还有何话说,我只是轻轻一撞,便将你这墙壁撞开,想必这藏书阁,也不安全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塌了呢。”

    众人全都扭头看向杜荷。

    杜如晦来到杜荷身边,小声问道:“荷儿,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手下人弄的?还不赶紧向陛下认错。”

    杜荷却是笑道:“爹,连你都不信我,我本没错,为何要赔罪。”

    “你……”杜如晦一脸抓狂,却毫无办法。

    李二走上前来,看了看那破破烂烂的墙壁,问道:“杜荷,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邑县伯,你别不说话啊,这墙壁如此之薄,对生员们来说,确实有后顾之忧啊。”

    “也亏周大人发现的早,否则将来出事的可就是生员们了。”

    “是啊,周大人看上去体弱,但从这二楼下去,却是没死,厉害厉害!”

    周仁:“……”

    看着众人反应不一,杜荷这才慢慢走上来。

    杜荷说道:“此事,我根本就懒得解释。”

    嗯?

    众人一愣。

    杜荷竟然这般嚣张?

    杜荷瞥了周仁一眼,大声说道:“因为,跟*解释,*也不会懂的。”

    周仁指着杜荷,龇牙咧嘴地说道:“你……杜荷,你是何意思?”

    杜荷冷笑道:“周大人,你很喜欢表演啊,可惜,你表演得不到位,演得太过用力了,这样是不行的……哼,谁告诉你,这是墙壁了?”

    “这不是墙壁是什么?”

    杜荷哈哈一笑,鄙夷地说道:“土包子,这是窗户。”

    众人一脸懵逼。

    这明明是一根根木条拼接起来的墙壁,何时成了窗户了?

    杜荷解释道:“诸位,这便是我的最新发明,百叶窗,这窗户的好处就是制作简单,可以随时打开和关闭,而且节省材料。”

    长孙无忌挠挠头,问道:“杜荷,这是什么窗户?老夫眼拙,实在看不出,这是什么窗户。”

    其他人也都瞪大眼睛,心中有此疑惑。

    杜荷挥挥手:“陆远,给大家演示一下。”

    陆远急忙上前,走到墙角,从墙壁上拿起一根红色的细绳子。

    绳子往下一拉。

    哗啦。

    那墙壁上的一根根木条,突然翻转起来。

    顿时,正面墙壁都成了一扇窗户。

    当然,被周仁撞破的地方,看上去十分怪异。

    哗啦。

    绳子往下又一拉。

    木条全部翻转过来,重新闭合,看上去就跟墙壁一般。

    杜荷看了周仁一眼,笑道:“这百叶窗,叶子往外往下倾斜,既可以通风透光,又可以避免下雨天雨水进来,如此高科技的东西,竟然被周大人认为是偷工减料的墙壁,周大人,你还真是土的掉渣啊!”

    “哈哈……”

    众人大笑起来。

    周仁却是恨不得找个地动钻进去。

    这时,只听杜荷问道:“陆笙箫,这面百叶窗重新修复,需要多少钱?”

    陆远算了算,说道:“此百叶窗中间被损坏,需要更换一整面,拆卸和安装非常繁琐,需要一千贯钱。”

    杜荷点点头:“周大人,你听清楚了吗?一千贯钱,明日请你送到国子监来,应该没问题吧?”

    周仁气的指着杜荷:“你……你这是敲诈,你欺人太狠……”

    话没说完,却被李二一声呵斥打断:“都给朕住嘴,哼,周仁,你几次三番与杜荷刁难,到底意欲何为?”

    周仁所为,却是连李二都看不下去了。

    周仁吓得赶紧闭嘴。

    关键是杜荷还拉着他写下了一份奇怪的欠条,把他气的想打人。

    随后众人又是一番参观,又去寝院旁的食堂中吃了一顿饭。

    大家对这国子监食堂的饭菜那叫一个赞不绝口。

    吃完了饭,众人这才往外走。

    周仁刚出门,却看见迎面走来两个衣着普通的工匠。正是他之前花了足足一贯钱收买的两个工匠。

    一看见二人,他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若非这二人欺骗,自己如何又再出一次丑。

    他卷起袖子,就要上前教训二人……

    却见那两个工匠径直来到杜荷面前,低声说着什么。

    周仁急忙凑上去,听到二人与杜荷很熟悉地在交谈。

    周仁心想不对劲,急忙问道:“邑县伯,这二人,与你认识?”

    杜荷点点头:“这两位,都是我们梦幻集团的得力干将,周大人,你们认识?”

    这二人,正是许正道和鬼神。

    只见许正道还得意地朝周仁眨眨眼睛。

    顿时,周仁气得差点晕过去。

    得力干将?

    合着这二人根本不是什么工匠啊。

    他恨不得再跳一次楼自杀算了。

    被坑一次不算,怎么又被杜荷坑了一次啊。

    周仁是欲哭无泪,新箱子自己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

    众人重新回到国子监的大门口。

    大门口,内侍赵阳等人早已在此等候。

    杜荷比赛赢得的汗血宝马也在此处。

    杜荷上前将那汗血宝马接过,能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辣目光。

    在这个时代,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马,一匹汗血宝马和后世的什么宾利、劳斯莱斯没有区别。在场有许多武将,那都是爱马之人,比如李靖就是一个爱马如命的家伙,家中收藏有各种好马达五十多匹,据说这货夜深人静睡不着时,也会到马厩中与自己的宝马谈心。

    杜荷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周仁,问道:“周大人,不知这马可有名字啊?”

    周仁之前还是工部郎中,掌管工部司,后来却被杜荷取代,自己去了太府寺,成了车府署的官员,为皇家和王公大臣养护车马,再加上刚才被杜荷忽悠去吃了屎、跳了楼,一次又一次地被坑,心中别提多怨恨了。

    此刻突然被杜荷点名,眼神深处虽然透露出几分恶毒,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伪装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家伙方才被杜荷几次打击,现在却是不敢再造次了。

    周围的人见了,全都看好戏地看着周仁。

    ……

    (感谢【*小海】【pseudo-lover】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一如既往的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三章 被坑的不要不要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