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间,禁军们回来,禀报道:“赵总管,方才我等亲眼看见邑县伯杜荷,亲自乘坐马车,上了官道,往东南同州方向去了。”

    “确认是杜荷无疑?”

    “确认是杜荷。”

    赵阳这才放心地点点头:“好好,只要杜荷离开,一切都好说。哎呀,这个小家伙,年纪轻轻,却是让人不得安生啊,陛下说得对,若是不让他离开长安,哪怕没有请柬,到时候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乱子呢,离开了好,离开了,少了一些是非,到时候,陛下的赏赐自然也不会少的……”

    前往同州方向的宽敞官道上。

    一辆马车疾驰着,马车后,跟着两匹健马,马上正是两名全副武装的禁军,再之后,才是那辆李二陛下送去看望同州刺史尉迟恭的礼物。

    前方马车内,坐着一人,却非杜荷。

    而是穿着杜荷衣服,化了妆的鬼神。

    鬼神身体消瘦,化了妆之后,恍然看,和杜荷还有三四分相似。

    此刻已经是黄昏,光线昏暗,是以,骗过了那两名禁军,也骗过了赵阳派来的人,大家都以为杜荷离开长安去同州了。

    鬼神掀开帘子,看见两名禁军寸步不离这马车,郁闷道:“这二人当真好生无趣,难不成我拉屎撒尿他们也要跟着?”

    就在这时,车夫说道:“少爷,后方传话来,让咱们放慢速度,否则后面的马车快跟不上了。”

    鬼神没好气地说道:“慢什么慢,再快点,哼!”

    啪。

    车夫一鞭子下去,马儿撒丫子狂跑起来,速度快了许多。

    那两名禁军见状,只得舍弃后面的马车,急忙追上去。

    ……

    皇宫。

    赵阳到太极殿复命。

    李二也是一脸困惑,说道:“按杜荷的性格,不大闹一番如何肯罢休,他竟然真的去同州了?”

    赵阳肯定地点点头:“千真万确,陛下,我让兰将军派人盯着,亲自看着杜荷乘坐马车去了同州,再说,有两名禁军一路上监视着他,若他半路折返,想必那二人也会回宫禀报的!”

    “唉,罢了罢了,这个小子,他离开了也好,免得到时候这中秋诗会收不了场……事后,好好补偿他一番便是了,此事,朕也是为难啊,若是随了杜荷的意,皇后自然不高兴,长孙家想必也不会愉悦,只能如此了!”

    在战场上能征善战、在治理国家上果断的李二,此刻却是感觉十分难办。

    按他原本的意愿,当然是想让长乐公主李丽质下嫁长孙冲,可半路突然杀出来个杜荷,长孙冲不管拿什么和杜荷比,都是草包一个,李二就有些不乐意了,更何况,他还想借着杜荷开疆扩土呢。

    哪知道,长孙家和长孙皇后都坐不住了,竟然先发制人,朝中官员更是联名上疏,请求将李丽质下嫁司空府,如此一来,李二也是骑虎难下,只好顺了长孙皇后的意。

    就在这时,门口一名小太监慌慌张张跑进来。

    “启禀陛下,杜相求见。”

    李二一听,皱起了眉头:“告诉他,朕已经歇息了,有事明日再说吧。”

    小太监点点头,转身来到太极殿外,对在此等候的杜如晦说道:“杜大人,陛下已经休息了,有事,还是明日再说吧。”

    杜如晦抬头看见整个太极殿灯火通明,淡淡地说道:“既然陛下已经休息,那我便在此等他吧,若他愿意见我就罢了,否则,我就坐到天亮,等明日陛下醒来,也好第一时间去见陛下。”

    周围的几个太监咂咂嘴。

    这不是耍无赖吗?

    可是,杜如晦已经坐在了台阶上,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

    太极殿的大门打开。

    李二走了出来。

    杜如晦急忙站起身来,却是双腿都麻了,只能靠着柱子站立,“臣见过陛下!”

    “克明啊,这么晚了,为何还在殿外等候啊,有什么重要之事,明日早朝再议吧。”李二揣着明白装糊涂地说道。

    杜如晦摇摇头:“陛下,此事非公事,还是现在来说比较好。”

    “何事?”

    李二挥挥手,喝退了左右。

    杜如晦说道:“陛下让我不得离开皇城半步,眼看中秋诗会到来,所有人都得到了请柬,唯独犬子荷儿例外,方才又听说陛下派荷儿去同州看望尉迟恭……臣斗胆问一句,这对荷儿来说,公平吗?”

    公平吗?

    李二一下就愣住了。

    他是帝王,他想做之事,一声令下就是了。

    何需考虑过公平与否。

    好半天,李二才缓缓说道:“克明,你这是在怪朕吗?”

    杜如晦面无表情说道:“不敢!”

    “……克明啊,你一把年纪了,跟随朕几十年,怎么这时候还耍小孩子脾气,朕让杜荷离开,当然有朕的理由,否则,以杜荷的脾气,今年的中秋诗会,只怕会成为千古笑柄……朕当然觉得愧对杜荷,是以,朕已经决定,等中秋诗会过去,封杜荷一个邑县侯,也算是一个补偿吧!”李二有些无奈地说道。

    当一把年纪的杜如晦都跑到自己面前吹鼻子瞪眼的时候,李二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了。

    杜如晦却是摇摇头:“陛下,这邑县侯,臣以为,是荷儿应该得到的,以工代赈,耗资几百万官,结局了几万灾民,如今人民大道建成,长安百姓无不喜笑颜开,国子监建成,大批生员终于有了安居之所,如此功劳,应该值得一个邑县侯吧。”

    李二一听,突然笑道,说道:“克明啊克明,你这是来找朕讨价还价?”

    杜如晦直言不讳地说道:“没错,陛下,臣厚颜,请陛下给荷儿一张护身符,也算是对他的补偿吧。”

    “这……克明,你可要知道,这免死金牌,只有朝中少数我大唐立下汗马功劳的大臣才拥有,杜荷年纪轻轻,正当大好年纪,要这免死金牌有何用?”李二疑惑地问道。

    杜如晦眼神坚定地看着李二,说道;“臣可以替荷儿做主,这邑县侯,不要也罢,请陛下赐一块免死金牌。”

    说着,杜如晦深深一揖,神色无比庄重。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

    (兄弟们,待会放大招!)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八章 要个说法,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