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沉思了半晌,最后才说道:“好你个克明,你还真会挑选时间,此时,若真不答应你的请求,岂非会寒了你的心……好,朕便答应你,等以工代赈之事全部完成,便赐杜荷一块面试金牌,至于这邑县侯之位,朕也会替他留着。”

    免死金牌,乃是李二继承皇位之后颁发的。

    整整七年过去,也仅仅颁发了十几块,却都是给朝中德高望重,为大唐立下无上功劳之人。

    原因便在于,这免死金牌可在关键时刻抵一命,哪怕是谋反大罪,也能免于一死。

    杜如晦激动地说道:“臣,多谢陛下!”

    说完,杜如晦抬头挺胸地转身离开。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他却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扶着旁边的树干休息了好一会儿,杜如晦才缓过神来。

    他自己都能清楚感受到,日益操劳之下,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原本已经萌生了辞官归隐之心的他,这时候却突然作出决定,还要再坚持。

    “荷儿,此刻爹要是辞官了,在这朝中没有了威信,只怕朝臣们很快就会蜂拥而起,对你群起而攻之啊……爹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看着你长大……”杜如晦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一**如玉盘的明月,诺诺自语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

    按照原本的历史,老杜早几年就嗝屁了,现如今虽然活得好好的,但自打年初开始,身体就不太乐观了。

    如今为了杜荷,却是还要撑着。

    今日之事,他豁出去了老脸,也要找李二求一面免死金牌,便是为有朝一日自己真的离开了官场,杜荷也有一个护身符,不至于出事。

    ……

    夜已深。

    东内苑的湖边,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手提着一个上好的丝绸做的灯笼,玩的不亦乐乎。

    他手中的灯笼却不是点油灯,也不是蜡烛,而是装满了萤火虫。

    上百只萤火虫放在其中,发出的光芒,虽不至于有一盏灯那般亮堂,荧荧之光却也能照亮地面了。

    此人,正是蜀王李恪。

    今日晚饭后,李恪本来是来东内苑找看望李渊的,哪知道,李渊拉着几个人在院子里打麻将,根本没工夫搭理他,郁闷的他就来到了湖边,开始抓萤火虫玩,这一玩,倒把时间都忘记了。

    听到不远处小院子中传来噼里啪啦的麻将声,还有李渊赢钱时发出的独有的笑声,小小年纪的李恪感慨道:“唉,赌博害人啊!”

    刚说着,却听平静的湖面突然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

    李恪瞪大眼睛仔细一看,只看见水底有一道黑影在快速游动着。

    “好大的鱼啊!”

    话音未落。

    就见那大鱼哗啦一下冲出水面,跳上岸来,出现在李恪面前。

    啪嗒。

    李恪手中的萤火虫灯笼一下掉落在地上,妈呀一声转身就要跑。

    却被那黑影一把抓住。

    “别跑,跑个毛线啊,是我!”黑影说道。

    李恪抬起头,仔细打量,只见那黑影将头上一个奇怪的面罩取下,露出一张脸,正是杜荷。

    李恪一张小脸蛋吓得惨白惨白的,问道:“杜荷,怎么是你?”

    杜荷嘿嘿一笑,甩了甩身上的水,说道:“进来探探路,本来想去明日举办中秋诗会的湖边的,没想到游着游着迷路了,竟然来到了这里。”

    李恪吃惊道:“你不是去同州了吗?”

    嗯?

    杜荷脸色一变:“此事,你也知道?”

    “何止本王知道,现在,整个皇宫都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你去了同州,还没有得到明日中秋诗会的请柬,根本无法参加中秋诗会的比赛……你真可怜!”李恪说道,突然指着杜荷,问道,“你这是什么衣服,怎么摸起来滑滑的,跟鱼一样,还有刚才你在水下呆了那么久,不会憋得慌吗?”

    杜荷指着身上的衣服,得意地说道:“这叫潜水服,自带氧气瓶,可以在水下待半个多时辰……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记住,凭咱们当初一起打麻将的交情,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说着,杜荷转身要走。

    却听李恪说道:“你要本王保密可以,不过……”

    杜荷急忙转身,狐疑地看着李恪:“不过什么?”

    “你要把你这潜水服送给我,否则,本王马上就去告诉父皇,到时候,你犯的就是欺君之罪!”李恪双手叉腰,一脸得意地说道。

    杜荷心想,尼玛,一个小屁孩就会敲诈勒索了?

    他急忙跑过来,说道:“小朋友,你也太坏了吧,不过,这潜水服可不能给你,给了你,我就不能自由出入了,不过,我倒是带了一样东西,就先送给你,咱们先交个朋友,要是你表现好了,以后再给你其他好玩的!”

    “什么好东西?”李恪双眼放光。

    杜荷从随身携带的一个防水包中,拿出了一个盒子。

    “当当当……扑克牌!”

    杜荷摊开手心,正是一副包装精美的扑克牌。

    李恪却是鄙夷道:“扑克牌有什么好玩的,本王都玩腻了,本王还亲自做了好多扑克牌送人呢。”

    杜荷嘿嘿笑道:“蜀王殿下,这副扑克牌,与你之前见到的那副,可不太一样,不信你打开看看。”

    李恪拿过来,将盒子打开,翻起一张,唰的一下,脸就红了。

    只见那扑克牌背面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正面,正中间却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姐姐,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一览无余。

    李恪脸蛋红扑扑的,低下头,却忍不住偷偷敲着。

    杜荷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慢慢带回去欣赏,五十多张,都是不同的小姐姐,各种体态,各种风格都有……哈哈哈!”

    杜荷大笑着,转身戴上面罩,噗通一下跳进了湖中,很快就游走了。

    李恪却是心跳加速,飞快地跑到院子中,他看见李渊等人还在打麻将,于是钻到李渊的书房之中,小心翼翼地将扑克牌摆在桌上,双手颤抖地翻起一张。

    “哇!”

    又翻起一张!

    “娘啊!”

    第三张。

    堂堂的蜀王李恪,竟然陷入了翻牌的乐趣中,无法自拔,一个人在灯下乐的跟个傻子似的。

    ……

    (深夜放大招,一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四十九章 小朋友学坏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