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从延致门出,来到长乐坊后面。

    他三两下脱下潜水服,换了一身行动便利的短打,收拾起行囊,便往前走。

    往前走了片刻,便看见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封闭了,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上面写道:河道施工!

    有两个守卫挡在前方。

    看见有人过来,那两人高声喊道:“来人速速离去,工部在修缮水道,此处不能通行。”

    杜荷继续上前,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陆笙箫呢?”

    那两人瞪大眼睛一看,激动道:“原来是少爷,陆总工就在前面。”

    杜荷点点头,路过二人身边,叮嘱道:“记住,你们现在是工部的人,别管什么人,哪怕是长安县令许知远来了,也别让他进去,否则,本少爷饶不了你们。”

    两个守卫急忙站直了腰杆,一个劲地点头。

    杜荷往前走,不多时间,并听见前面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几十个工匠,正在忙活着什么。

    只见那河岸边,十几支火把燃烧着,将这一片照亮得如同白昼,而四周,却是已经被高高的木板遮挡起来,外人根本不知道此地在做什么。

    陆远急忙跑出来,和杜荷打招呼。

    杜荷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陆远忙不迭地说道:“差不多了,架子已经搭建好了,铁板也运过来了,已经吊了上去,明日只要你发出信号,将绳子砍断,铁板马上就能沉下,将所有的水流全部阻断。”

    杜荷点点头,他来到岸边,只见河岸两侧分别用粗大的木材搭建起来架子,一块长长的铁板,竖着悬挂在半空,铁板两侧,却是捆着两个巨大无比的石头。

    杜荷满意地说道:“干得不错,不过,此事,务必保密,切记不能让人怀疑,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明白!”陆远郑重地说道。

    杜荷抬起头,看着不远处。

    那里就是皇城的城墙,而这条小河,便是从皇城西内苑中流出。

    杜荷突然粲然一笑:“明日,就等着看好戏吧!”

    同一时刻,李恪回到自己的寝宫,躺到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小姐姐们的风采。

    随后,他爬起来,让两个贴身伺候的宫女过来把蜡烛点上,然后将二人轰出去,等四下无人,便拿出那扑克牌,仔细翻阅起来。

    不多时间,李恪就流了鼻血。

    内心的某种悸动,从未像此刻这般强烈。

    突然,他站起身来,呼唤一声。

    守候在门口的两个宫女慌忙跑进来,看见李恪的样子,都被吓坏了。

    李恪招招手:“你们的,过来。”

    两个长得水灵灵的小宫女急忙走上前。

    李恪跟饿狼一般,一下冲上去,将二人扑倒。

    “啊……”

    “啊……”

    蜀王李恪,在贞观七年八月十四日的这个夜晚,发现了新的人生意义。

    ……

    明月当空照。

    司空府,同样有人睡不着。

    此人便是长孙冲。

    夜已深,这家伙却还在很努力的……背诗。

    他面前摆放着不下十首诗,都是新鲜刚出炉的。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文士站在一旁,监督着长孙冲。

    长孙冲念道:“堂轩笑语莫言归……猿叫初弦上脸丹……两眼下弦称觞了……看花满载宝灯燃……”

    又念道:“重开倒影戍天涯,及对于征沃不及。欲到跳丸褒谷鸟,灵池粉露煞归迟……这都什么破玩意儿,不是说好写月亮吗,哪里有月亮了?胡说八道,一窍不通。”

    说着,他便拿起桌上的笔筒,要朝那文士砸去。

    门口突然响起一道斥责声:“胡闹!”

    长孙冲一抬头,只见长孙无忌走进来,急忙将手中之物放下,嘿嘿笑道:“爹,你怎么来了?”

    “哼!”长孙无忌冷哼一声,“爹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你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呢,余先生乃是东宫鼎鼎有名文士,尤其擅长诗歌一道,去年的中秋诗会,太子殿下那首《望月》技惊四座,夺得头筹,便是余先生所作,此次,爹希望你能夺得第一,所以提前与太子殿下打了招呼,有幸请到了余先生来助你一臂之力,可你倒好,不虚心向学,却还在此撒泼!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旁边的文士急忙见礼。

    此人姓余,单名一个杰字,却是东宫太子李承乾招揽的谋士之一,尤其擅长作诗。

    此次,长孙无忌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在中秋诗会上大放异彩,顺利迎娶长乐公主,也是下了血本,送了许多好东西到了东宫,最后从李承乾手中将余杰借来,就是为了帮助长孙冲。否则,以长孙冲的水平,别说作诗,到时候要是能说出一二三就已经不错了。

    长孙冲大大咧咧地说道:“爹,你就放心吧,我长孙冲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在长安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明日我一出场,肯定能迷死丽质表妹,到时候,她还不乖乖嫁到司空府来?如此美人即将嫁与我,真乃是……”

    啪。

    话未说完,便挨了长孙无忌一巴掌。

    “混账东西,”长孙无忌恨铁不成钢地大骂道,“满脑子只有美色,没出息的东西,你以为爹是想给你找个美艳无双的公主吗?你知不知道,长乐公主乃是陛下的心头肉,长乐公主嫁到司空府,将是司空府莫大的荣耀,陛下心疼长乐公主,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你……”

    “啊啊啊,爹,我明白,我明白,我这就背诗!”

    长孙冲这时突然乖了。

    这家伙硬着头皮,背了一晚上的诗。

    真正背了这十几首诗之后,长孙冲也有了新的体验,对陪自己熬了一夜的余杰说道:“先生辛苦,今晚的中秋诗会,我定要好好表现,让众人对我刮目相看。”

    余杰说道:“长孙公子大才,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为了保证万无一失,长孙大人已经作了安排,今夜我与你一同进宫,到时候,也可在现场助你一二!”

    “如此,甚好!”长孙冲开心地说道。

    以往的中秋诗会,作诗的题目,都围绕月亮,今年也不会改变。

    有了这十几首诗,再加上余杰这个大才子在一旁辅助,他顿时变得信心十足起来。

    ……

    (四更,龙套【余杰】出场,需要龙套的兄弟们,请书评区龙套楼留言,将根据剧情发展作安排。)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二章 暗中进行的工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