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闻言,破口大骂道:“真是张口就来,胡说八道,一塌糊涂,叽叽哇哇,磨磨唧唧,好不要脸……”

    “你……”

    不等长孙无忌反驳,杜荷继续问道:“敢问长孙大人,此去同州,来回需要三日时间,由谁规定?”

    “这……何须规定,老夫乘坐马车去过同州,便需要大概三日时间。”长孙无忌有些心虚地说道。

    杜荷笑道:“好一个大概需要三日时间,大概,或许,可能,这种词,长孙大人还是不要说了吧,一日十二时辰,三日便是三十六时辰,此去同州,骑马需要多少个时辰?”

    长孙无忌:“这……”

    杜荷:“乘坐马车需要多少个时辰?”

    长孙无忌:“大概……不,就是三日时间,三十六个时辰。”

    “长孙大人确定?”

    “当然!”

    “真是胡说八道,乘坐马车需要三十六个时辰?此等毫无根据之时,还是不要乱说为好,若是乘坐的是慢马,路上修整两日,三日时间如何能到?若是乘坐的马车是快马,路上不眠不休,又何须三日时间?”杜荷大声问道。

    “你……你这是狡辩,谁又会真正去算清楚到底需要多少时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长孙无忌鼻子都气歪了,想他堂堂司空,竟然被一个毛孩子给问住了,焉有不恼怒之理。

    杜荷微微一笑,反问道:“既然没人会去算到底需要多少时间,那长孙大人口口声说此去同州需要三日时间,又是怎么得来的?你承认你是在胡说八道了?”

    “你……”

    长孙无忌再一次被问住。

    他气恼地一甩袖子,说道:“杜荷,你休要信口雌黄,我说的是抗旨之事,可不是在与你说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

    “不不不,长孙大人,抗旨之事与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回事。”杜荷急忙补充道,问道,“长孙大人,请回答我,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

    “我……我不知道。”

    长孙无忌都要疯了,他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杜荷带到沟里去了,现在想爬都爬不上来。

    “咱们能不说同州之事吗?”长孙无忌有些崩溃地问道。

    杜荷点点头:“好啊,长孙大人,那你为何会认为我抗旨呢?”

    “陛下让你去同州,而你去出现在此地,这不是抗旨市什么?”

    “那你告诉我,此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杜荷问道。

    长孙无忌:“……”

    怎么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

    他气急败坏地跳脚说道:“杜荷,老夫不想再讨论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老夫只想问你,你是否抗旨不尊?”

    “没有!”杜荷很干脆地说道。

    “你有!”

    “怎么证明?”

    长孙无忌:“你不去同州,就是抗旨。”

    杜荷:“你怎么知道我没去同州?”

    “你现在皇宫,那就证明你没去同州?”长孙无忌有些窝火地说道。

    杜荷笑道:“我现在在皇宫,如何能说明我没去过同州?”

    长孙无忌咆哮道:“此去同州,至少需要三日时间,而你好端端站在这里,难不成你去了同州又回来了?”

    杜荷却是一脸淡定:“长孙大人,此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

    “这……”

    长孙无忌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能不说去同州需要多长时间之事吗?”

    “好啊,长孙大人,那从同州到长安,需要多长时间?”杜荷认真地问道。

    噗!

    这回,长孙无忌市真的气*了。

    只见他一口老血喷出来,身体软绵绵地倒下去,然后靠着柱子,指着杜荷,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夫……老夫不与你争辩了,你这抗旨不尊的小子!”

    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李二也不得不亲自出马,急忙叫来御医将长孙无忌扶下去诊治。

    陈叔达上前,厉声说道:“陛下,杜荷抗旨不说,还将长孙大人气成这样,七陛下做主。”

    “请陛下做主!”

    十几个大臣齐声说道。

    李二沉声道:“杜荷,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不给朕一个交代,朕定要重重治你的罪。”

    李二确实有些发怒了。

    见状,杜荷这才上前,说道:“陛下,那些说臣抗旨的,简直一派胡言,因为,臣已经去了同州,而且回来了。昨日接到陛下的敕旨,臣便骑上陛下几日前赏赐的宝马730,飞奔向同州,今日傍晚,就赶了回来,为的便是来目睹这中秋诗会的风采,没想到,这些家伙,良心大大地坏了,竟然认为我在抗旨……”

    说到后来,杜荷假装委屈不已。

    陈叔达道:“杜荷,你说自己快马加鞭赶到同州又赶回来,如何证明?”

    “陈大人,你需要证明?各位大人,你们也需要证明?”

    陈叔达等人都点点头。

    杜荷冷笑道:“好,既然你们需要证明,那我就给你们证明!”

    啪啪啪。

    杜荷拍了拍手。

    然后,便听远处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大家扭头一看,只见同州刺史尉迟恭和他的大儿子尉迟宝琳二人急急忙忙地朝这边赶来。

    众人都有些傻眼。

    尉迟老黑竟然来长安了?

    只听尉迟恭扯着公鸭嗓子大声说道:“傻儿子,快走快走,待会就赶不上中秋诗会了,听说这参加中秋诗会的,不但有青年才子,还有不少大臣的闺女呢,那房老货的闺女房小妹也在,你要是有本事,今晚就把房小妹扛回去暖被窝,你爹我明天就去找房老货提亲去……”

    众人忍住想笑。

    房玄龄则是气的脸都绿了。

    这老黑,竟然在替自家儿子打自己闺女的主意,真是可恶。

    随即,尉迟恭和尉迟宝琳便来到众人面前。

    李二见了,吃惊地问道:“敬德,你不是在同州吗,为何会突然到长安来?”

    尉迟恭大大咧咧地说道:“这不是前段时间病了嘛,也不知道陛下怎么得知消息,竟然派杜荷这小子来同州看我,还告诉我今日要举办中秋诗会,我想着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借着机会,给我这个狗子……啊不对,是犬子,找个媳妇,所以就连夜骑上我的宝马750,跟着杜荷这小子的宝马730一路到了长安,不过,还是没跑过这小子,现在才赶到,望陛下恕罪!”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五十九章 崩溃的长孙无忌-大唐之神级熊孩子全本,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