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事情的原委,可不像尉迟老黑说的这般。

    当日,秦怀玉急匆匆到梦幻集团,无意间说起同州刺史尉迟恭大病初愈之事,杜荷便有种直觉,宫中肯定要借这件事做文章,不过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已经来不及等了,他当机立断,决定赌一把,当即请秦怀玉带着厚礼去同州,需要马不停蹄将尉迟恭带回长安。

    第二日傍晚,李二果然下旨让他去同州,杜荷就知道自己赌对了,于是急忙派鬼神化妆成自己,乘坐马车往同州而去,实则是在半道上甩掉那两名监视的禁军,然后在路途中等待归来的秦怀玉等人,并将所有细节全部告知几人。

    而尉迟恭之所以愿意来长安,而且愿意配合杜荷表演这出戏,并非是二人关系好,而是当日杜荷让秦怀玉带去了一瓶极品茅台,尉迟恭只喝了一口便无法自拔,当得知全天下只有两瓶,剩下一瓶还在杜荷手中时,便马不停蹄地跟着秦怀玉来到了长安城。

    此去同州,路途却是遥远,是以,几人已经快马加鞭,却在方才才赶到。

    而杜荷刚才与长孙无忌等人对峙半天,却就是在等尉迟恭的消息。

    好在,把长孙无忌怼的*之后,尉迟恭父子二人总算赶到了。

    这事听起来就不可思议,但架不住尉迟恭演技好啊。

    什么宝马730,宝马750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大家都被忽的一愣一愣的。

    李二听了,说道:“如此说来,杜荷的确到了同州,随后你三人一同赶回来长安?”

    尉迟恭哈哈笑道:“没错,陛下,杜荷这小子说今日的中秋诗会,陛下将要为在场的所有青年人婚配,如今犬子宝琳已到,还请陛下为我儿挑选个好女子才是!”

    李二瞪了杜荷一眼,说道:“中秋诗会,乃是为了挑选大唐有名的才子,如何有婚配之事,简直是胡说!”

    尉迟恭挠挠头,遗憾道:“真是太可惜了!”

    众人:“……”

    李二说道:“敬德啊,既然回来,今日便好好歇息,明日一早进宫,朕有话要问你。”

    然后,李二便说道:“中秋诗会到此为止,杜荷确实去了同州,还将敬德带了回来,欺君之罪,子虚乌有,大家都散了吧。”

    一场精心准备,提前两个月便开始筹办的中秋诗会,就这样草草收场。

    而众人心中,却只记得一首“水掉哥头”。

    至于其他人,在杜荷的大才之下,全都被淹死了。

    杜荷成了最大的人生赢家!

    而原本预定的人生赢家长孙冲,这时候却是一无所有。

    见众人散去,杜荷刚想溜,却被李二一声呵斥:“杜荷,你给朕站住!”

    杜荷转身就跑,边跑还便说道:“嗯,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什么了,好像有人在喊我……”

    往前跑了没几步,却是被温步仁给挡住了。

    温步仁伸出手,拦住杜荷:“邑县伯,陛下让你留下。”

    杜荷一步跨上前,双手抓住温步仁伸出的右手,手肘猛地砸过去。

    砰。

    温步仁的肋下,硬生生接了杜荷一手肘。

    只见他顿时眉头一皱,而杜荷已经从他身旁跑了出去。

    温步仁扭头,吃惊地看着杜荷。

    就在几个月前,杜荷还是一个柔弱的书生。

    几月不见,从杜荷刚才的动作来看,这家伙已经会功夫了,而且实力还不简单。

    这如何不叫温步仁吃惊?

    眼看着杜荷被禁军们包围住,温步仁这才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肋下,走过来,说道:“杜荷,这是没用的,这里是皇宫,你跑不出去。”

    “我为什么要跑,我又没犯罪!”杜荷面不改色地说道。

    温步仁好奇地问道:“你如何能在短短几个月之内,练成了这样的功夫?”

    杜荷笑道:“还不是要多谢温先生的入门拳法,如今我已将这入门拳法练了好几遍,没想到确实有些作用!”

    温步仁差点气晕过去。

    他当时给杜荷的,便是一本打基础的拳法,虽说叫入门拳法,但入门难度极高,练成之后,威力也不小。寻常人恐怕要一年半载才能入门。

    而杜荷竟然说自己练了好几遍……好几遍……温步仁差点要打人。

    随即,杜荷被带到李二面前。

    李二挥挥手,让周围的人全部离开。

    偌大的扶风苑,就剩下李二和杜荷二人。

    李二问道:“杜荷,你恨朕吗?”

    杜荷神色不动:“不敢!”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朕知道,你心中对朕有芥蒂,但朕不是你,也不是小孩子,做事可不能随心所欲,朕也有自己的苦衷啊!”李二悠悠地说道,然后看着杜荷。

    杜荷脸上古井不波。

    杜荷没有任何表示。

    李二继续说道:“朕早就说过,此事对你不公,是以,待以工代赈之事完全结束,朕会一并补偿于你,绝不会亏待你。不过,你今日大闹中秋诗会,好好的一场诗会,被你搅和得乱七八糟,此事,你如何解释?”

    “陛下若是觉得我做得不对,那就请陛下降罪吧!”杜荷面色沉重地说道。

    李二一愣,随即大笑起来:“杜荷啊杜荷,你要朕说你什么好,你好带也是工部郎中,是朕钦封的邑县伯,为何还这般小孩子脾气,朕若是要治你的罪,方才早就让人把你拿下了,朕之所以没有说话,便是想看看你如何发泄……而你,果然没有改掉你大魔王的本色,长孙无忌乃是当朝司空,位高权重,竟然被你气的*,此事……此事不提也罢!”

    说起此事,李二竟然感觉心中有些舒畅。不过他可不能表示出来。

    作为帝王,李二喜欢掌控天下,但此次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垢二人联合,竟然逼得他连连退步,他心中早就不爽了。

    是以,当看见杜荷将长孙无忌气的*时,李二虽然有些恼怒,但内心深处,却有几分畅快。

    杜荷见了,哪能猜不到李二的小心思,心道,陛下不会是个*吧?

    却听李二说道:“不过,今日之事,影响恶劣,朕若是不治你的罪,只怕难掩众口……不过,倒也不是没办法!”

    杜荷看李二那阴险的样子,心知这家伙心里又在憋什么坏主意了。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百六十章 练了几遍,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