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一下陷入沉默中,似乎在思考杜荷的话。

    可是,以他的见识,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思考。

    杜荷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这个事,不是你暂时能想明白的,咱们还是说这麻将吧,老年人手脚不灵便,更容易换上各种疾病,尤其是老年痴呆,打麻将正好可以活动手脚,同时还能动脑子,可谓是身心都得到了锻炼,可以预防各种疾病,怎么能说玩物丧志呢。”

    李恪抬起头来,一脸天真地看着杜荷:“真的吗?那我也要去打麻将。”

    说着,便头前带路,领着杜荷进了李渊居住的厅之中。

    李渊一看见杜荷,便激动地说道:“杜小子,你总算想起我这个老头子了,你是否把麻将带来了?”

    说话时,李渊双手竟然不由自主地做出了摸牌的动作。

    原来,自打回来之后,李渊最心心念念的便是麻将。

    虽然只打了一上午,但他已经上瘾了。

    退位多年以来,李渊最大的乐趣便是钓鱼,除此外,没有别的娱乐活动。

    自打学会斗地主开始,李渊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生活一下就精彩了起来。

    现在,他已经不满足于斗地主了。

    杜荷微微一笑,说道:“吕布,把东西拿过来。”

    吕布急忙上前,将手中提着的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箱子放在桌上。

    杜荷说道:“太上皇,这便是我这几日精心为你制作的一副麻将。”

    李渊激动地上前,亲手将箱子打开。

    只见里面正是一副他熟悉的麻将,做工比那日在家具厂玩的,还要精致几分。

    除了麻将,还有一块轻薄的方形木板,正是特制的麻将桌,只需要将其取出来放在普通的桌上即可。

    李渊一把拉住杜荷:“既然来了就先别走了,先陪我搓几把再说。”

    这老头,麻将瘾已经犯了。

    杜荷便让吕布去外面守着,和李渊,李恪,还有黑奴一起落座,开始搓麻将。

    连赢五把之后,李渊好奇地看着杜荷:“杜小子,按你的水平,不应该啊,竟然连输五把……你,是不是有事要求我?”

    杜荷嘿嘿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太上皇你老人家的眼睛。”

    他将和王珪等人签署条约的事情简单一说。

    本来以为李渊会怪罪,哪知道李渊一拍桌子:“这么多人,才500亩土地,一千两白银,是不是要的少了?依我看,最少白银万两,土地万亩才行。”

    杜荷一愣。

    这老头比自己还狠啊。

    杜荷有些无奈地说道:“我倒是想要,可是,人家不给啊。再说这件事,陛下本来就没打算将事情处置得太过严厉,真要狠了,王珪那些人可能会直接绕开我,直接去找陛下求情也说不定。”

    李渊点点头:“也罢,拿到手的总是好的。这件事,我已经让世民处理了,至于我,没什么意见,只不过是一群小子用鞋子砸了脑门一下,想当年我在晋阳起兵反隋时,两军阵前,还被隋军将领吐过唾沫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来来来,出牌出牌……”

    不知怎的,杜荷想起了一句话:古往今来,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有坚忍不拔之志。

    李渊一手灭了大隋,又平了十八路反王,建立了大唐,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说胸襟,也是许多人望尘莫及的。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李渊才把杜荷放走。

    杜荷离开东内苑,便径直来到太极宫。

    待内侍赵阳通禀一声之后,才进了太极宫,见到李二。

    李二今日倒不是在处理政事,而是在御花园中射箭。

    杜荷走进来时,正好看见李二一箭射出,正中靶心。

    旁边的几个宫女太监都在叫好。

    杜荷上前,夸赞道:“多日不见,陛下这箭术渐长啊,老当益壮啊。”

    李二转身,看见杜荷,笑道:“杜荷,几日不见,你这拍马屁的功夫,也是渐长啊。”

    杜荷嘿嘿笑道:“陛下,话可不能这么说,陛下你是龙体,我这不是拍马屁,而是拍龙屁啊。”

    一句话把李二整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接才好。

    指着杜荷,李二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李二将长弓递给旁边的太监,转身看着杜荷,问道:“听闻你身边那名护卫,也叫吕布,不但和三国时期的吕布同名,而且同样武艺高强,力大无穷?”

    杜荷点点头:“那憨货长得憨厚老实,的确有一股子力气,当初我只是见他是逃荒的灾民,可怜他想给他一口饭吃,却没想到他能有这般武艺,至于吕布这名字,乃是我为他取的。”

    李二点点头,“把他叫进来,朕要亲自考较他。”

    杜荷便急忙到太极宫外,将在外等候的吕布叫了进去。

    李二打量着吕布,满意地点点头:“果然长相不凡,哈哈哈,就这块头,朕也只见过一人,与其相当啊。”

    “不知陛下说的是谁?”杜荷好奇地问道。

    李二捋了捋胡须,笑道:“便是傻子将军罗士信啊,有力当百夫之勇啊。”

    对这罗士信,杜荷也并不怎么了解,只是听说力大无穷。

    这时,李二突然说道:“吕布,朕听闻你武艺过人,今日倒想看看你的箭术如何。”

    说着,让旁边的太监将那张大弓交给吕布。

    吕布并未立即动手,而是看了杜荷一眼。

    杜荷轻松地说道:“没事,今日便在陛下面前露一手便是,当然,别出全力,三分力气足矣。”

    李二差点晕倒。

    这杜荷,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把长弓,伴随李二多年,就现在的李二,拉满之后都相当吃力,杜荷却让吕布只出三分力,在李二听来,这不是讽刺自己嘛。

    只见吕布点点头,拿起一支箭,架上去后,右手轻轻一拉,便将长弓拉满了。

    李二看的是微微震惊!

    这家伙的力气,当真恐怖。

    咻。

    离弦的箭一闪而逝。

    砰。

    箭正中靶心,然后穿透,径直朝远处飞去,然后射穿了不远处的一棵手腕粗细的柳树树干。

    “好!”

    李二突然大声叫好,“果然是力大无穷,哈哈哈,如此神力,连温步仁都做不到。”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0章 力大无穷,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