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洪忠说道:“启禀蓝田县子,这几人,都是长安有名的泼皮无赖,整日游手好闲,不做正事,已经被我们武侯多次抓住,有几个甚至犯了事被关过好几次。我这就将这些人全部驱逐,让他们再也不能到家具厂*。”

    杜荷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便按照法律办事吧!”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这才半天的功夫,自己蓝田县子的爵位,竟然已经传遍了?连一个小小的巡城街使竟然都知道了。

    张二狗等人立即跪下,扑到杜荷脚下:“杜公子饶命啊,杜公子饶命!”

    “杜公子饶命!”

    “大人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杜荷见状,便说道:“把实话告诉本少爷,说不定洪大人还能饶了你们。”

    张二狗急忙说道:“杜公子……不,县子大人,我们也是鬼迷了心窍,才做出这等事的,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昨日有一个神秘人找到了张二狗等人,给了这些家伙一共200文钱,要求他们今日到家具厂来*,要是能搞起*,事后还有1000赏钱。

    杜荷听了,心中一沉。

    这才没过几天,又有人搞事情吗?

    看着张二狗几人,杜荷便说道:“洪大人,这几人,便交给我来处置吧,你们武侯也够繁忙的,就不要再管了吧。”

    洪忠急忙拱手道:“但听县子吩咐!”

    杜荷转身,吩咐道:“张度,回头给洪大人送几张旋转木椅过去,兄弟们每日巡视,也怪辛苦的,当然要享受一下才是。”

    洪忠闻言,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才说道:“多谢县子大人,以后有用得着洪忠的地方,大人请尽管开口吩咐,我洪忠一定尽心办好。”

    杜荷哈哈笑道:“洪大人哪里话,咱们就当交个朋友,何必这般认真。”

    寒暄一番,洪忠才离开。

    张度上前,不解地问道:“少爷,这洪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巡城街使,为何要结交于他呢?”

    杜荷摆摆手,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好说未来的事情,再说,一个小小的巡城街使怎么了,只要搞定了洪忠,以后像这等泼皮无赖,断然不敢在这附近出现了。”

    张度点点头:“少爷真是高明!”

    杜荷一挥手:“张二狗,最好别让本少爷再看见你,否则,打断你的狗腿,知道不?”

    张二狗等人急忙磕头:“谢谢县子大人饶命!”

    “谢谢杜公子!”

    “我们再也不敢了!”

    这些人爬起来,一溜烟全都跑了。

    然后,杜荷转身对剩下的人说道:“现在,还有要退定金的吗?有的话,可以到张度这里登记,定金全部退换,但是,退了定金的人,以后想买家具厂的家具,不但收费更贵,而且,还要往后排队,明白了吗?”

    众人一听。

    那岂不是以后都买不到旋转木椅了?

    “我们不退了!”

    “不退了,蓝田县子,我们也是受人蛊惑才想来退定金的,这事真不怪我们啊!”

    “对,我们不退了,再等一个月,我们也能等。”

    刚才还愤怒不已的一群人,这时候全都散去了。

    围观的群众却感觉有些不过瘾,悻悻而归。

    ……

    张二狗等人跑到一个僻静的巷子里。

    “呸,”张二狗骂道,“杜荷这家伙,真是难对付,哼,没想到咱们藏得这么深,还是被他发现了,真是倒霉!到手的钱,这就要打水漂了!”

    “二狗,别骂了,咱们是斗不过杜荷的,你没看那洪忠在他面前,都不过是一条狗吗?咱们还是去欺负欺负普通人吧,杜荷现在成了蓝田县子,要是惹恼了他,没人会帮咱们的。”旁边有人小声说道。

    张二狗瞪了对方一眼,说道:“哼,胆小鬼,实话告诉你们,这次委托咱们做事的人,也不是好惹的,身份,比杜荷只高不低,要是把事情办漂亮了,咱们到时候就可以飞黄腾达,再也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

    然后,他凑到几人身前,小声说道:“今晚,我便带你们去见见这位大人物。”

    ……

    杜荷刚到院子中坐下。

    老傅又跑过来:“少爷,司空府的长孙少爷拜见。”

    杜荷有些无语道:“特么的,长孙冲来干什么,让他滚蛋,本少爷一天忙的团团转,没时间见他。”

    老傅说道:“他说有大事要和少爷你商量,而且是发财的大事。”

    杜荷想了想,点头道:“就让他进来吧。”

    以往,长孙冲可是三天两头出现在莱国公府,可自打和杜荷闹掰了之后,这家伙便很久没来过了。

    不多大会儿的功夫,老傅便将长孙冲领到了院子中。

    长孙冲见到杜荷,隔老远就说道:“杜荷,恭喜恭喜,没想到你竟然得到陛下的赏识,一举成了蓝田县子,真是了不得啊!”

    说完,长孙冲哈哈大笑起来。

    杜荷没起身,说道:“那可比不上你,以皇后的关系,待你成年之后,少说也是个国公的待遇,我这才县子呢,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有功大臣的子嗣,是可以承袭爵位的。

    但杜荷却不能继承莱国公的位置,因为他还有个在外做官的大哥杜构呢。

    而长孙冲却是长孙无忌的长子,更是长孙皇后的侄子,将来的地位可不会低。

    长孙冲落座之后,才缓缓说道:“那可不一样,我们能继承爵位,只不过是靠我爹的功劳,但你的爵位,可是自己挣来的,意义大不一样,好了,杜荷,今日登门拜访,一是为了祝贺你,二嘛,是有一桩生意想和你谈谈……”

    “哦?长孙公子也开始谈生意了,真是少见啊!”杜荷微微惊讶道。

    这长孙冲是典型的纨绔,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据说八岁都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十岁还尿床,长大后,整日就带着下人在长安城中晃荡,看见漂亮女子边上去调戏,见了好玩的,便直接拿走,连长孙无忌都颇为头痛。后来投靠了太子李承乾,才稍微有些改观。

    现在,竟然要开始谈生意?

    难怪杜荷会感到奇怪。

    ……

    (四更,感谢【心伤…】兄弟的打赏,感谢!)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6章 上门的生意-做,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