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冲拿过杜荷的扇子,扇了扇,咔的将扇子一收,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咱们都快一个月没见了,你当然不知道我改变了多少。杜荷,实话告诉你,我要和你谈的生意,便是关于旋转木椅的……”

    “你仔细说说,我先听听。”杜荷说道。

    长孙冲坐直了身体,开始侃侃而谈。

    “我有个提议,不如咱们俩合作生产旋转木椅,如何?”长孙冲看着杜荷,认真地说道。

    杜荷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当然是有钱一起赚,我知道你从卢国公府和翼国公府弄到了一批木料,但是,这些木料能用多久呢?你总有用完的时候吧,到时候,你必须要购买木料,很遗憾地告诉你,现在长安城的木料,都被我们长孙家掌控了,不信你去打听打听价格,不是我吹牛,你能买到的木料,算起来价格比你卖出去的旋转木椅还贵。”长孙冲说完,一脸得意。

    杜荷听了,连连点头。

    有钱大家赚,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整个长安城的木材市场,都被长孙家把控,长孙冲真铁了心要高价卖,杜荷一时间还没什么好办法。

    所以他看着长孙冲,问道:“看来长孙公子早有打算,不如详细说说合作的细则。”

    长孙冲哗啦一下打开扇子,颇有几分风流才子的味道:“很简单,木料,我可以市场价卖给你,但是,你售卖旋转木椅赚的钱,咱们三七分。”

    杜荷笑道:“长孙公子好狠啊,只是将木料卖给我,便要拿走三成?”

    长孙冲急忙摇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七成,你三成。”

    杜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放在桌下的右手,逐渐握紧变成拳头。

    若非还有几分理智在,他已经一拳打过去,要将长孙冲打成猪头。

    原本杜荷还以为长孙冲这厮是真心上门来谈合作,哪知道是来摘桃子的。

    平白无故能拿走七成利润,还能将长孙家的木料大肆卖出去。

    天底下,竟然有这等好事?

    杜荷不禁惊讶地问道:“长孙公子,我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敢坐在这里跟我谈合作?我倒是建议你马上从我这里出去,往前走两条街,有个叫王老虎的,他可以和你合作,而且你可以拿走所有赚的钱。”

    长孙冲眼睛一亮:“还有这等好事?这王老虎,是何许人也?”

    杜荷鄙夷地看了长孙冲一眼,冷冷地说道:“王老虎,神经病是也。你要这么做生意,那就去找神经病吧,本少爷没空陪你在这耗费时间,老傅,送!”

    杜荷没出手打人,已经算很克制了。

    长孙冲脸色一变,指着杜荷说道:“杜荷,你不能欺人太甚,你竟然敢骂我是神经病,信不信我继续让木料涨价,我倒要看看,你从卢国公府和翼国公府弄来的木料,能支撑几时!”

    杜荷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不屑地说道:“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有没有木料,那是我杜荷的事,与你有屁关系。”

    看见杜荷态度如此强硬,长孙冲竟然没有生气,而是重新坐下来,说道:“既然你不认同这个方案,那我还有一个方案。”

    不等杜荷说话,长孙冲便自顾自地说道:“我们长孙家在长安城有不少的铺子,很多铺子都可以腾出来卖旋转木椅,这样,你将大唐家具厂的旋转木椅全部卖给我,由我来卖出去,如何?”

    杜荷闻言,微微有些惊讶。

    这长孙冲看上去跟个二百五似的,却能触摸到经销商的本质?

    他好奇地问道:“这个提议,倒是差不多,不过,旋转木椅暂时定价50文,你打算花多少钱购买?”

    长孙冲伸出了三个指头:“30文,不管你生产多少,我都能买下来。至于我卖多少价格,这你就不必操心了,我自有办法。我长孙家的铺子,在长安城少说也有几十间,腾出十几间来售卖旋转木椅不成问题。”

    杜荷一下就乐了。

    果然,这小子还是没改变自己摘桃子的本意。

    一把旋转木椅,成本便在20文左右,这样一来,杜荷只能赚10文,大头都被长孙冲拿走了。

    杜荷站起身来,说道:“每次进货100把旋转木椅以上,嫁给45文,不能再低了,你要愿意,便找个时间来签合同,不愿意拉倒,如今这旋转木椅是供不应求,不愁卖不出去……长孙公子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我杜荷还没笨到被人卖了还要给人数钱的地步……老傅,送!”

    杜荷懒得理会这个神经病,径直朝家具厂的方向离开。

    长孙冲不甘心,想要去追赶杜荷,却被老傅拦住:“长孙公子,你还是请回吧。”

    长孙冲一把推开老傅:“走开,你个老东西,竟敢拦本公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老傅面色一沉,喊道:“吕布,出来送。”

    长孙冲一听吕布的名字,顿时脸色大变,回头,狠狠地瞪了老傅一眼:“哼,算你狠,老东西!”

    说着便悻悻然摇着扇子离开。

    老傅站在院子角落里,呸了一口:“什么玩意儿!别以为你爹是司空我就怕你,我家少爷还是县子呢,早晚有一天肯定比司空还要厉害!”

    ……

    夜已深。

    在城南的某个坊内。

    几道人影摸黑,来到一个小院子前。

    带头的,便是白天在大唐家具厂*的张二狗。

    他身后跟着的,也都是白天那几个人。

    来到院子面前,有人小声问道:“二狗,你说咱们能见到人吗?”

    张二狗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能,为什么不能,那人让我这时候来见他,他自有交代。”

    说着,他上前轻敲了几下房门。

    不多时间,房门打开。

    张二狗等人急忙进了院子,然后走进一间屋子。

    在那房间中,有一个头戴斗笠的人早已等候多时。

    张二狗上前,用细弱蚊虫的声音打了个招呼。

    神秘人哼了一声:“你们几个,都是废物,竟然被人认了出来,真是让我太失望了。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想办大事,真是痴心妄想!”

    ……

    (五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7章 摘桃子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