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狗急忙哭丧着说道:“老爷,都是我们的错,求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下次一定把事情办好!”

    神秘人说道:“下次?还有下次,这次杜荷已经有所察觉了,肯定会做出什么反应,到时候,要想煽动那些人退换定金,可就困难了。”

    张二狗眼巴巴地看着神秘人。

    其他人则是大气不敢出。

    这可是大家的财神爷啊!

    张二狗无奈地问道:“要不,老爷,今晚我带几个弟兄去把那家具厂砸了?”

    神秘人冷笑道:“就凭你们?那家具厂守卫森严,外松内紧,只怕你们还没进大门,便让人给捉住了。真是不知死活……不过,你们倒是机敏,没有被人跟踪,那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老爷请你吩咐!”

    神秘人说道:“你等从明日开始,便到大唐家具厂附近守候,但凡有家具厂的木匠出来,便将其暴打一顿,告诉他们,以后再敢去家具厂做工,就打断他们的双腿……时间长了,我要让杜荷一个木匠都招不到。”

    “老爷高明啊!”

    “这招太狠了!”

    “这回杜荷的家具厂肯定要完蛋!”

    “老爷,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张二狗等人拍着胸脯保证道。

    神秘人甩出一个钱袋子,哗啦啦一响掉落在张二狗脚下。

    张二狗急忙捡起来,稍微一掂量,其中至少有三百文钱。

    众人急忙兴奋地拜谢。

    神秘人站起身来,长袍飘起,霸气侧漏。

    只见他威风凌凌地走出房门。

    张二狗等人见了,心中都升起一股想法:做人要做神秘人,太霸气了。

    砰。

    突然,外面响起一声闷响。

    一道黑影倒飞会来,重重地砸在木桌上,顿时那木桌子便散架了,黑影摔倒在地上。

    张二狗等人定睛一看,竟然是刚才威风八面地离开的神秘人。

    这时候,黑衣人的斗笠已经掉落在一旁,桌上的铜油灯掉落在地上,桐油散落一地。

    只是窗外的月色虽然明亮,但也无法看清神秘人的脸。

    张二狗等人心中大骇。

    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一道黑影。

    那黑影手中握着一把长刀,锋利的刀身反射着月光,透出几分阴寒。

    黑影冰冷的声音响起:“不想死的,速速离开。”

    张二狗等人来不及思考,飞速冲出屋子,一溜烟就消失在院子中。

    那神秘人坐起来,靠着墙壁,盯着门口的人,问道:“你是何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敢出手伤我?”

    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灯笼,一道人影率先走了进来。

    那人走上前来,神秘人突然面色大变:“杜荷?”

    没错,走进来的人正是杜荷。

    而方才拿着长刀的,则是吕布。

    吕布手中的长刀,实则是吓唬人用的,否则以这家伙的战斗力,一根棍子就能让人毙命。

    杜荷上前,仔细看了看神秘人。

    这家伙竟然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看上去眉清目秀,眉宇间有一股狠劲。

    杜荷将灯笼放在一旁,让吕布将你铜油灯捡拾起来,用打火机点燃铜油灯。

    顿时,房间内便明亮起来。

    神秘青年这时候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说道:“原来,你放走张二狗那些人,是故意的?你是想顺藤摸瓜,找到我?”

    啪啪啪。

    杜荷拍拍手,说道:“聪明,一猜就准。”

    青年冷笑道:“既然被你抓到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要是说一个不字,我就不配为人。”

    这家伙,骨头硬得很。

    杜荷一使眼神。

    吕布立即上前,右手一探,抓住了青年的肩膀,手上便加大了力气。

    立即,青年浑身颤抖,脸色憋得通红,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感觉自己的骨头,就像是被人用贴片来回滑动一般,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是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

    青年眼看就支持不住了,却没有求饶,而是大声喊道:“来啊,杀了我啊,我是不会跟你透露任何消息的。”

    吕布正要动手,却听杜荷说道:“住手!”

    吕布立即退到一旁。

    青年靠着墙根,大口大口地喘气,劫后余生的感觉,很爽。

    杜荷仔细打量着对方,穿着一件灰色的袍子,下摆处却有了好几处补丁。

    再看他的上半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杜荷饶有兴趣地说道:“好,有骨气,只要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便可以放过你!”

    “张俭,我还是那句话,要杀要剐,随便,哈哈哈……”

    说着,张俭露出了疯狂的笑容,笑容有几分悲凉。

    说完,看着杜荷,张俭说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你别想通过我的名字查到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任何东西的,你死心吧。”

    杜荷站起身来,摇摇头:“自以为是,本少爷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今日心情好,便放过你吧。”

    说着,杜荷转身,顺手丢下一袋子钱。

    “本少爷看你骨头挺硬,虽不算英雄,倒也不算狗熊,这是赏你的,拿去吃饱饭吧,狗给自家主子看门,好歹还能啃骨头,你倒好,连饭都没吃饱,就要来做事,真是难为你了!”

    话音说完,杜荷已经出门而去。

    张俭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一时间出了神。

    出了院子,吕布急忙追上来,百思不得其解:“少爷,为何不杀了他,还要给他钱?”

    杜荷看了看天空,说道:“杀了他,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不过看他仪表堂堂,却穿的破破烂烂,想必有什么苦衷吧,脾气臭的很,不过,我一向喜欢臭脾气的人,就当是本少爷突发神经如何?”

    吕布又问道:“若他再暗中使坏当如何?”

    杜荷轻描淡写地道:“杀了便是!天下臭脾气的人多了,总不能都留着吧。”

    说着,主仆二人便沿着坊内的巷子,慢慢走了起来。

    若有那夜晚在坊内闲逛之人,远远看见一个公子哥走在前头,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大块头,手中长刀寒光闪烁,顿时都远远避开,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那杀神突然心情不好冲过来给自己两刀,到时候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叫爷爷都甚用。

    ……

    (六更,感谢【么么】兄弟的打赏,感谢。另,龙套张俭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8章 臭脾气的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