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早朝于是变得特别短,将几件事情议论完毕之后,李二便宣布道:“众位爱卿,不日前蓝田县子杜荷进献炸药制作之法,经过军器署的官员和匠人连夜赶制,今日这炸药便成型了,今日,朕已安排军器署在东内苑试验炸药,尔等要是有兴趣,可随朕一同前往观之。”

    众人一听,急忙大声恭贺。

    “恭祝陛下,炸药威力巨大,可用于战争之中,助我大唐军威!”

    “臣等共和陛下!”

    在一片欢呼声中,李二带着文武百官,来到东内苑。

    只见当初杜荷炸鱼的湖边空地上,已经摆放着几张桌子,桌上正有几个有牛皮制作的炸药包。

    这便是袁丽斌等人连日来不吃不喝弄出来的东西。

    袁丽斌看见李二等人赶来,心情也激动起来。

    只见他匆忙上前,说道:“军器监制作的炸药包已准备完毕,请陛下和诸位大人观看。”

    李二点点头:“袁少监,切不可让朕失望啊。若这炸药真的能赶上杜荷所制作的,朕将重重有赏。”

    袁丽斌听了,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急忙吩咐手下人去准备。

    不多时间,李二便带着人围拢在不远处。

    被杜荷那次弄出的动静吓到,大家也都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观瞧。

    程咬金看着军器署的匠人将三个炸药包放在地上,突然摸了摸胡子,说道:“老程我咋感觉,这炸药包比之前杜荷制作的要大了许多呢。”

    李二哈哈一笑:“没错,朕作为一个外行都知道,这炸药包做的越大,威力也就越强,试想以后制作一个如屋子一般大小的炸药包,就算是久攻不下的城墙,也能炸开一道口子来。”

    “陛下圣明!”程咬金急忙说道。

    旁边的杜如晦见了,却是有些不放心。

    原因便在于他在人群中寻找了半天,也没见到杜荷的身影。

    于是他走到后方的赵阳身边,问道:“陛下不是派你去请荷儿进宫吗?为何不见他?”

    赵阳无奈地将杜荷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杜如晦听了,先是沉默不语,突然神色大变。

    他急忙转身,要冲上前去,口中已经喊道:“且慢……”

    可惜,话刚出口。

    轰。

    一声巨响。

    地面震动。

    杜如晦只感觉耳朵一下就听不见了东西,急忙扶住旁边的树干才勉强站稳。

    一时间飞沙走石,细碎的泥土石子噼里啪啦地砸在杜如晦的身上。

    等他重新站起身来,才发现,现场一片狼藉。

    文武百官,但凡站在前面的,这时候全都躺下了,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杜如晦急忙冲上前,大喊道:“陛下!”

    旁边的禁军也纷纷冲了上来,最后,大家将匍匐在地上的程咬金扒拉起来,才发现,李二竟然躺在地上。

    而程咬金的后背却是血肉模糊。

    李二除了脸上有几道血痕,反倒是没什么事。

    李二站起身来,看着程咬金,感慨道:“义贞,你又救了朕一命啊!”

    程咬金嘿嘿笑道:“陛下,小伤而已。”

    李二脸色阴沉地喊道:“袁丽斌何在?”

    旁边有人说道:“陛下,袁少监已经被炸晕了。”

    李二突然想起那句话:“以前有个叫诺贝尔的家伙,玩炸药把自己全家都炸没了……”

    他突然懊悔不已,要是听杜荷的话,也不至于闹出这般事情啊。

    看着身边一个比一个惨的文武大臣,李二突然说道:“悔不该不听杜荷之言呐……”

    这一整天,御医们都忙疯了。

    ……

    至于杜荷,得到消息的时候,他便在院子里写写画画呢。

    他用的是签字笔,画的是简笔画。

    有人说书画都是想通的,书法大家画画,也不会差。

    可到了杜荷这里却不这样,他画的简笔画,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最后索性全部撕了,将用尽了墨水的签字笔扔到一旁,却被老傅捡起来当成了宝贝。

    老傅站在一旁,嘿嘿笑着说道:“听说有好几位大人腿脚都被炸坏了,估计要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才能下地了。”

    杜荷问道:“事故发生的原因,有消息了吗?”

    老傅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据说当时现场一片混乱,但是卢国公看得清楚,那点火的匠人上前时,有些紧张,不小心点燃了两个炸药包,可怜的匠人,当场就被炸死了!”

    杜荷摇摇头,说道:“科技是把双刃剑啊,可惜,咱们的陛下是不懂这个道理的,他只想着扛着炸药包满世界的炸,征服全世界,不过,这就不是我应该操心的了,让他们自己琢磨去吧,要想将炸药用于战争,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光是这批量生产和平时保存,便是一个大问题,希望陛下不要太过自信,要是在那皇宫之中堆放到一定量的炸药,那我可要把我的大小老婆赶紧带着私奔了……”

    李二野心勃勃,想做千古一帝,想超越秦皇汉武,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征伐,西边的吐蕃,突厥,东边的高句丽,东瀛,都是他的目标,所以,当第一次看到杜荷炸鱼的时候,最激动的便是这位帝王。

    杜荷对此心知肚明,但是让他去造炸药,门儿都没有。

    这玩意儿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炸没了。

    这时,下人禀报:“少爷,越王登门拜访。”

    杜荷一愣。

    随即笑了起来。

    “皇宫之中出了这么大的事,越王殿下却还有心思来拜访我,真是有意思啊!”杜荷笑着说道。

    老傅急忙说道:“少爷,我这就去告诉他,你不在府上,改日再来。”

    杜荷抬起手,说道:“见,为什么要躲呢。”

    说着,他拔腿便走,亲自到门口迎接越王李泰。

    多日不见,李泰似乎胖了一些。

    与李泰一同前来的便是有名的大文人虞世南。

    要说虞世南,与杜如晦私交甚好,算起来也是杜荷的长辈。

    “越王殿下真是稀啊,平时难得一见殿下风采,今日一见,殿下似乎更加英俊啊!”杜荷上前,大笑着打招呼。

    李泰没想到杜荷这般热情,二人便站在门口,寒暄起来。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0章 悔不该不听杜荷之言,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