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众人大声喊道。

    “继续说啊!”

    “不要停!”

    “杜荷留步!”

    这感觉,就像是自己正在吃珍馐美味呢,突然一睁开眼睛,原来是个梦。

    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下回分解?

    太难受了。

    可惜,杜荷对大家的叫喊充耳不闻,径直就往外走。

    大姑娘小媳妇地要冲上来,却都被大块头吕布给一一挡住。

    杨昊跑的最快,急忙冲到杜荷身前,说道:“杜公子留步!”

    杜荷转身,看着面前不认识之人,问道:“我们认识?”

    再看此人,年纪轻轻,脚步轻浮,脸色苍白,一看便是经常泡在女人堆里,被掏空了身体。

    杨昊嘿嘿一笑,上前说道:“杜公子,啊不,现在应该称呼你为蓝田县子,小人杨昊,乃是翠微楼的掌柜,敢问县子大人今日说的可是隋唐演义?”

    杜荷点点头。

    杨昊看了看旁边的老傅,问道:“县子,不知你可否将这《隋唐演义》售卖给我?”

    杨昊比谁都清楚这《隋唐演义》的魅力,光看那些观众疯狂的程度就可以预料,要是全长安只有翠微楼一家说这故事,绝对会非常火爆,随之而来的,肯定是翠微楼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杜荷笑道:“你这掌柜,做生意倒是鬼精鬼精的,只是,这《隋唐演义》暂时不能卖给你,过些日子吧,明日这时候,我还到你这翠微楼来,说第二回的故事。”

    “啊……”

    杨昊一愣,显然没反应过来。

    杜荷见状,好笑地问道:“不欢迎吗?那就算了,本少爷便去对面搂说吧。”

    杨昊恍然反应过来,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县子说的哪里话,我这里十分欢迎你,你放心,我这就张榜通告,让人们明日一早便恭候你的到来。”

    杜荷点点头,拍拍杨昊的肩膀:“我看好你……”

    杨昊竟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按说他都二十好几岁了,而杜荷却还是一个少年,可在杜荷面前,杨昊就感觉自己淡定不起来。

    ……

    不到半天时间,杜荷说的《隋唐演义》故事,就在长安城中悄然流传起来。

    那第一回便说了许多大隋朝深宫中勾心斗角不为人知的故事,这种故事,最受市井百姓喜欢。

    一传十十传百,故事越穿越广。

    杜荷的名字,才没消停几天,又进了人们的耳朵里。

    消息传到宫中。

    李二好奇地问道:“这杜荷说的《隋唐演义》,对杨广如何评价?”

    侯君集笑道:“要说杜荷也十分狡猾,竟说这炀帝还是晋王之时,便图谋不轨,暗中勾结贱相宇文述等人,明面上孝道,实则贪财好色,居心叵测……”

    说完,侯君集便停下了。

    李二好奇地问道:“然后呢?”

    侯君集无奈地道:“然后便是请听下回分解了,也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侯君集也很想知道后面杨广会对太子杨勇做出什么事,可惜暗卫回来说的就这么多。

    李二沉思半晌,说道:“就让他说去吧,好叫咱们大唐的百姓都知道,那炀帝杨广是多美残暴,而父皇起兵造反,并非不仁,乃是顺应民心的大好事!”

    原本,李二听到《隋唐演义》这个名字,便猜到不可避免要演绎到现存的许多人身上,他是准备禁止杜荷说这《隋唐演义的》。

    但听到侯君集的禀报,却是突然改变了主意。

    ……

    傍晚。

    杜荷又去了一趟家具厂的印刷间。

    他让王二牛统计了一下,现在已经印刷并装订好的《隋唐演义》已经有500册。

    这都是王二牛等四人一个月来的成果。

    有了今天白天在翠微楼的体会,杜荷对售卖这本小说信心十足。

    “一刻也别停下,从今天起,每个人的工钱涨到15文,王二牛涨到20文!”杜荷心情好,一挥手,说道。

    几人听了,顿时变得更加有*。

    正好有下人来禀报说杜如晦要见杜荷,杜荷便转身离开家具厂,来到了莱国公府的书房。

    这书房是府上的禁地,下人来打扫时都需要老傅亲自盯着。

    平常小事,杜如晦也不会让杜荷到书房来商议。

    果然,杜荷走进书房,便看见杜如晦一脸严肃。

    等杜荷坐下,杜如晦才问道:“荷儿,听闻你今日在翠微楼说了《隋唐演义》的故事?”

    杜荷点点头。

    杜如晦叹息一声,说道:“荷儿,你近端时间以来行事,为父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这隋唐演义的故事,我就是猜也能猜到,其中肯定有陛下,但陛下的名讳,又岂是能在市井街巷随意让人议论的?陛下是天子,他决不允许你这样做的。”

    杜荷一愣,问道:“爹,你这么严肃,不会就为了这件事吧?”

    杜如晦有些无奈:“难道你不认为这件事很重要吗?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到时候,别说你的故事说不成,就是你,也要受到责罚,荷儿,你要记住,陛下一次次饶恕你,那是因为你是站在他那边的,但这一次,只怕他不会再纵容你。”

    作为跟随李二多年的老臣,杜如晦不说十分了解李二的脾气,但也了解了七八分。

    却见杜荷笑着站起来,说道:“爹,你把你儿子想的太简单了,不如你先看看吧。”

    杜荷拿出一本《隋唐演义》,翻开之后,说道:“爹,你仔细看吧,但凡其中涉及到陛下和大唐皇室的,我都已经隐去了姓名,说太上皇,那边是高祖,说到陛下的名字,那就是当今圣上,而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则几乎不提,对陛下则是多溢美之词,你觉得,陛下看了之后,舍得处罚我吗?”

    杜如晦拿起来仔细阅读几页,最后才说道:“荷儿,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为父我反倒是不如你了啊。这《隋唐演义》看起来倒颇有趣味,便让我看看吧!”

    杜荷转身离开。

    而杜如晦竟是看了一夜的小说。

    第二天出门上朝时,两眼圈都是黑的。

    在去皇宫的路上,杜如晦满脑子都是瓦岗军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他心道,早知道便将《隋唐演义》带上在路上阅读了。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6章 熬夜看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