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处默正是一抬头看见了树上的程忆悦。

    然后,这货嘿嘿笑了起来,招手道:“姑娘,你是妖怪吗?怎么生在了树上?”

    话音未落。

    唰。

    程忆悦从树上如闪电般落地,正好出现在程处默面前。

    不等程处默反应过来,程忆悦变出手了。

    砰砰砰。

    三下五除二,这个大块头就被程忆悦打翻在了地上,脸上愣是挨了好几拳。

    然后,程忆悦唰的扭头,盯着秦怀玉。

    秦怀玉都吓傻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刚才没说话!”

    砰。

    一拳,正中秦怀玉的左眼。

    再看时,秦怀玉已经成了独眼熊猫。

    程忆悦却是来去无痕,回到了树上。

    秦怀玉和程处默都懵逼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说不出话来。

    程处默小声说道:“这个女人,太凶了,妈呀,别我爹还狠呐。”

    秦怀玉哀怨地说道:“我招谁惹谁了……明明什么都没说,还被人打了。”

    杜荷见了,却是一阵好笑。

    过了不多时间,连秦琼和程咬金都亲自上门了。

    程咬金撸起袖子,扬言要打死那个逃走的王二牛。

    陆续有人登门来安慰杜荷,当然其中不乏有来看热闹的。

    众人安慰杜荷一番,才陆续离开。

    ……

    就在长安城都被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书趣阁内,却是一片祥和气氛。

    长孙冲脸上带着笑容,绽放得跟一朵菊花似的。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昨晚从大唐书斋逃跑出来的王二牛。

    王二牛站在下面,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长孙冲问道:“王二牛,你在大唐书斋,每日有多少工钱啊?那活字印刷术,你是否都学到手了?”

    王二牛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少爷,我在书斋,每日的工钱是20文,那活字印刷术,的确很厉害,要是使用起来,就能大幅度提高印书的速度,我在大唐书斋呆了一个多月,已经全部学会了。”

    啪。

    长孙冲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好,很好!”

    他一边打量着王二牛,一边说道:“这杜荷还真是抠门啊,竟然只给你20文工钱,从今天起,你就在我的书趣阁工作,每日工钱50文,你的妻儿我已经派人带过来了,生活起居,全部由书趣阁负责,你就安心为本少爷把那活字印刷术弄出来,到时候,本少爷重重有赏。喏,这是先赏赐你的。”

    王二牛激动得急忙跪下,因为长孙冲的赏赐,至少也有一贯钱。

    拿到赏赐后,这家伙忙不迭地离开了。

    长孙冲心情大好。

    旁边的房遗爱却是好奇地问道:“长孙兄,这王二牛既然能掌握那什么活字印刷,想必就是杜荷的心腹,你是如何把他挖到手的?”

    提到这件事,长孙冲就无比得意。

    他缓缓说道:“要不说本少爷智勇双全呢,这王二牛挖过来,的确废了一番心思。首先我给这家伙一笔钱,可惜,他没有答应,然后,我多次让张俭混到大唐书斋去说服他,还是没有效果,最后,本少爷使出了必杀技,直接绑架了他的娘子和一对儿女,这家伙便乖乖来书趣阁了,哈哈哈……”

    “长孙兄真是高人啊!”

    长孙无忌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想必杜荷现在一定很吃惊吧,哈哈!”

    张俭急忙说道:“没错,少爷,听说杜荷都已经疯了,把程处默和秦怀玉打了一顿。”

    ……

    长安县令许知远正坐在院子里喝茶的时候,一个衙役慌忙跑了进来。

    “大人,不好了,外面有人递来诉状,要大人你马上审理。”衙役说道,然后将一张诉状递上去。

    许知远眉头一皱:“真是没规矩,本县每旬开堂审理,如今还有几日才到二十,这是何人这么大胆,竟敢来打搅本县?抓起来,打二十大板扔出去。”

    衙役急忙说道:“老爷,打不得。”

    “为何打不得?这等不懂规矩的刁民,不打不知规矩。”

    “大人,来人是蓝田县子,杜荷。”

    “噗!”

    正在喝茶的许知远,紧张的一口将茶水全部喷了出来。

    他激动地站起来,大喊道:“杜荷,竟然是杜荷,快,快,快让我两个闺女回房间好好呆着,杜荷不离开,不准出来,还有,把本县的那些珍稀古玩,全部藏起来,千万不能让杜荷看见……”

    顿时,县衙内一阵鸡飞狗跳。

    作了一番安排之后,许知远才亲自到门口迎接杜荷。

    走出县衙大门,许知远便看见杜荷,还有几个人围在县衙门口的巨大石狮子前讨论着什么。

    只听杜荷说道:“这石狮子,做工倒是一般,但个头大,看起来威武霸气,而且棱角分明,的确很不一般。”

    吕布说道:“少爷,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将它抬回去。”

    许知远两腿一软,差点给跪了。

    他急忙冲上去,大喊道:“县子,使不得使不得,此乃衙门的公物,不可随意弄走,要是我本人的,县子要是喜欢,那也拿去就是了,但衙门的公物不行,到时候吏部问责下来,我无法交代啊!”

    杜荷转身,看见许知远,微微一笑:“瞧许大人你紧张的,本少爷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吗?我杜荷做人,从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更别提你这巨大的石狮子!”

    许知远撇撇嘴,内心暗道,不拿一针一线,那是你瞧不上一针一线。

    但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说出来。

    杜荷转身,开门见山地说道:“不瞒你说,许大人,今日到这县衙,乃是为了告诉而来,这诉状我已经写好了,你且看看吧!”

    “县子,下官定当为你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快请进,请进!”

    说话的功夫,许知远把杜荷带到了县衙的大堂之上,上了好茶,端来点心瓜果好生招待起来,至于县衙后院,住着的都是许知远的家眷,尤其还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许知远是万万不敢带杜荷到后面去的。

    等招待好杜荷之后,许知远才把诉状拿起来,细细阅读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

    (兄弟们,明日爆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2章 得意的长孙冲,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