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府的书房之中,王珪正在闭目养神。

    管家在一旁,问道:“老爷,真的不去见见杜荷吗?”

    王珪说道:“杜荷想必是来谈那条约之事的,此事,我已与大家商议过,如今杜荷失势,连一向偏袒他的陛下都不再帮他,想必是被他的所作所为引发了不满,就连这几日的早朝上,陛下对杜相也似乎多有不满,看来,莱国公府的运势,到头了,呵呵,那杜荷完全是咎由自取,当初逃婚一事,陛下暂时没有怪罪,但以陛下的性格,必然记在心里,只怕后面还会好好收拾他的。至于条约之事,再说吧……”

    就连老眼昏花的管家,也能感觉到,这条约上的约定,杜荷只怕是拿不到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突然闯了进来。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那杜荷闯进了后院,丫鬟们看见,杜荷现在正在和二小姐在亭子里搂搂抱抱的呢。”这闯进来的,正是司徒府的下人,下人进来之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王珪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没昏过去。

    “杜荷……这个*,我跟他没完……”

    一听到杜荷和自己的二孙女搂搂抱抱,他当时就不淡定了。

    “快,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王珪急忙带着一帮家丁冲到后院。

    隔老远,便看见杜荷和王嫣然背对这边,杜荷搂着王嫣然坐在亭子中央。

    王珪顿时只感觉一股烈火燃烧到头顶,大喊道:“*小子,你把我孙女放开。”

    然后便带人冲上去,将杜荷和王嫣然团团围住。

    这时,王珪才看清,杜荷并非搂抱自己的孙女,而是手把手教孙女在使用签字笔。

    但是,两人的距离也太近了,王嫣然的整个身体,都快靠在杜荷的身上。

    王珪当然不能忍。

    王珪大吼道:“来人,把杜荷给我抓起来,送到县衙。”

    几个家丁立即就要冲上来,杜荷却突然冷笑道:“王大人,好大的脾气啊!且慢动手,待我把话说完,王大人你要是还想把我送官府,那咱们再好好议论议论。”

    “好,老夫倒要看看,你有何话说。”

    杜荷盯着王珪,说道:“王大人,当初咱们签订的条约,一旬之内要将条约约定的条件,白银千两,土地500亩,在王佑行等人被放出来之后,立刻送到莱国公府,可如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却不见任何动静,王大人,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哼,胡搅蛮缠,杜荷,你当初签订那条约,便是乘机勒索,如今我等已经悔悟过来,绝不会再上你的当。你要白银,土地,真是痴人说梦,你今日将当日签订的合约乖乖交出来,老夫便不再为难你,否则,今日之上,明日老夫必禀明陛下,让陛下还小孙女嫣然一个公道,至于那条约,想必陛下知道后,也断然不会帮你的。”

    王珪说话时,气势十足。

    如今,朝中文武大臣都知道杜荷失宠了,再也不受李二的喜欢,所以,他自然不怕杜荷了。

    杜荷闻言,叹息道:“没想到,王大人也这般现实,哈哈哈哈……好,很好!”

    啪啪。

    杜荷一拍手。

    唰。

    院墙外面,突然一道黑影飞了进来。

    落地之后,正是程忆悦。

    程忆悦问道:“可以杀人了吗?”

    杜荷指着王珪等人,说道:“杀,只要你高兴,全部杀了便是。”

    唰。

    程忆悦长剑出鞘,脸上一片冰霜。

    这时,只见王嫣然突然跑过来,抱着杜荷的大腿,害怕地说道:“大哥哥,你不要杀我好不好?你方才还叫我画简笔画的,你是好人,你不能杀人,求求你,不要杀我爷爷啊。”

    杜荷捏了捏王嫣然*的脸蛋,说道:“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啊,王老头,我都怀疑,这是不是你亲生的孙女了?”

    王珪差点被气得*。

    “哇……”

    王嫣然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泪珠如珍珠一般划过那*的脸颊。

    程忆悦已经鬼魅般出现在王珪面前。

    王珪顿时脸色惨白,脑子中空白一片。

    “且慢,”王珪本能地大喊道,“杜荷,你要是敢杀人,陛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莱国公府也要跟着遭殃。”

    杜荷冷笑道:“遭殃?哈哈哈,就像王大人你说的,我已经什么都没了还担心被陛下责罚吗?”

    “你……”

    王珪急忙大喊道:“好好好,条约上的东西,我马上给你备齐。”

    说着,王珪急忙安排下人,将属于自己应该出的那一份地契和银子准备齐全,亲自交到杜荷手上。

    杜荷这才走上前,拍了拍脸色惨白的王珪的肩膀,说道:“王大人,你就是太胆小了,我杜荷好歹也是堂堂的蓝田县子,杀人这种事,怎么干得出来的,对了,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友,程忆悦,别看她凶巴巴的,其实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连杀鸡都没干过,更别提杀人。”

    “走了,忆悦,别凶巴巴的,笑一个,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杜荷嬉皮笑脸地带着程忆悦和地契白银离开。

    王珪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王嫣然看着杜荷离开,却突然大喊道:“大哥哥,你不要走啊,你还没教我画画呢。”

    杜荷转身,朝王嫣然挥挥手:“小美女再见,下次再教你画。”

    王嫣然也学着杜荷的样子招手:“大哥哥再见!”

    王珪气得转身就朝旁边的柱子上撞去:“造孽啊造孽,我王珪英明一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砰。

    柱子没事,王珪老头的额头上却出现一个大包,当时就晕了过去。

    ……

    等到傍晚时分,不少人都知道了杜荷“血洗”大户人家的消息。

    大家都说杜荷疯了,到了各家府上,先礼后兵,只要见事不对,马上就威胁杀人放火,还把孔颖达又吓得躺会病床上去了。

    不过,那条约上的土地500亩,白银千两,倒是全部到手了。

    一时间,许多人都在传言杜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杜荷得知消息,却是有些无奈:“唉,你说这年头还讲不讲理了,怎么上门要个账,还被别人说成魔王了,魔王就魔王吧,反正听起来比长安四害要好听一点。”

    (一更,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兄弟的打赏!)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8章 大魔王杜荷-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