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昊加入书斋之后,干得比谁都凶猛,不懂的地方,逮着人就问,别人还没起床,他就已经起来敲锤子了,别人都睡下了,他还在油灯下看建设图纸,每天睡眠不到三个时辰,白天却是神采奕奕的。

    这家伙,也算是陷入疯狂的境界了。

    哪怕杜荷去劝,也没用。

    当日太极殿的事情,难免传到杜荷的耳朵里。

    杜荷感慨道:“太上皇他老人家,才是真性情之人,哈哈哈。”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杜荷彻底消失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之中。

    书趣阁的生意,异常的红火,抄书的工匠,达到了六百多人,而且长孙冲几乎把长安城的纸张全都搜罗过去抄录《隋唐演义》,而且他还养了五十多个说书人,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中说《隋唐演义》的故事。

    杜荷每次听到这些消息,都微微一笑了之。

    “上帝要让一个人死亡,必先让他疯狂,且让他疯狂疯狂吧!”杜荷耸耸肩膀,说道。

    这一日,杜荷带着吕布,到长安城闲逛,采购了不少铁器、粮食,刚准备出城时,猛然间发现城墙根下坐着一个落寞的人,身影令杜荷十分熟悉。

    吕布急忙提醒道:“少爷,那小子,便是当日指使人到家具厂*的,似乎叫张俭。”

    杜荷一拍脑袋,马上就想起来了。

    当初他看对方是块硬骨头,心生敬佩,于是给了对方五百文钱。

    那时候的张俭,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猛士,无畏生死的那种。

    现在却落魄得跟个乞丐似的,混在人群中,锋芒已经散去,仿佛一块被打磨光滑的石头。

    恍然间,杜荷一拍大腿:“我就说这家伙,咋这么熟悉,这家伙,竟然和《潜伏》里面的余则成长得有七八分相似,哈哈哈……”

    《潜伏》是杜荷以前很喜欢看的,尤其喜欢主人公余则成。

    上次见张俭,还是在夜里,并未看得清楚,如今再一仔细看,他才发现,这家伙和余则成长得太像了。

    想着,杜荷便走了上去。

    张俭看见杜荷,眼神中闪过几分慌乱和痛苦。

    杜荷走近,才发现,这个古代版的余则成,双腿竟然是被人打断了的,只用了一块破布垫在地上,瘫坐在上面,全身破破烂烂的,面前摆了一个碗。

    看见杜荷走过来,张俭急忙低下头,用手挡住自己的脸。

    杜荷上前,用扇子拍了拍张俭的脑袋:“别躲了,本少爷早就认出你了。啧啧,上次还威风凌凌的神秘人,现在却落魄成了这个样子,真是让人唏嘘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我给了五百文钱,按说够你生活省吃俭用生活半年了,如何能落到此地步?”

    张俭抬起头来,看了杜荷一眼:“原来是杜公子,多谢你当日的施舍,不过,这份恩情我早就还了,如果你还想来戏弄我的话,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杜荷一愣:“你还了我的人情?什么时候?”

    张俭也不隐瞒,说道:“当日你是否得到过一张纸条,纸条的内容告诉你长孙冲要抄录《隋唐演义》售卖?”

    杜荷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你可把本少爷好找啊,那段时间,我还一直在猜测,是谁这么好心,那这么看来,你就是长孙冲的人了,只是,长孙冲现在春风得意,为何你会落魄至此?”杜荷倒是有些疑惑了。

    张俭别过头去,不说话。

    这家伙,脾气臭的很。

    杜荷突然想起来了:“哈哈哈,当初挖走王二牛的,便是你这个大傻子吧?”

    王二牛之所以能被长孙冲挖走,却是杜荷故意安排的,这件事自然也瞒过了张俭。

    张俭点点头。

    *,一下就明了了。

    这一个月来,张俭非但被书趣阁赶了出来,而且长孙冲隔三差五就派人来打他一顿。这是张俭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提到长孙冲,张俭拳头捏紧,目光中露出凶狠的光芒。

    杜荷见状,问道:“你也算条汉子,我很欣赏你,我手下,刚好有一个机构,想邀请你加入,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张俭问道:“什么机构?”

    “毒牙!”

    杜荷只说了两个字。

    当初,张俭挖走王二牛的时候,杜荷知道这家伙的手段,干这种秘密的事情的确是一把好手。

    “毒牙是做什么的?”张俭有些迷茫。

    杜荷简单解释道:“毒牙,就是本少爷藏在暗地里的一颗毒牙,所有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主要负责情报搜集、暗杀等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张俭眼睛一亮,急忙点头:“我愿意,但是我有个条件。”

    “说!”

    “我还有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我希望她能安度晚年。”

    “没问题,”杜荷摆摆手,“吕布,把他送到城中最好的郎中那里,先把腿伤治好,然后马上派人把他母亲接到原来的家具厂,让老傅安排人好生照顾好,等他伤好了之后,待他到灞河边见我。”

    唰。

    哪知道,张俭竟然一下就站了起来,双腿健全,哪里还有半点腿被人打折的样子。

    他手中,竟然有一把闪闪发光的匕首。

    杜荷急忙后退一步,吕布一步上前,挡在杜荷身前。

    张俭急忙说道:“少爷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其实,我的腿伤早就好了,这一切,都是我装的,我这把匕首,便是为长孙冲准备的,我一直在等他出现,到时候我结果了他的性命,便带着我母亲逃离长安,只是,半个多月来,一直没找到机会而已……”

    杜荷听了,感觉跟听传奇故事一般。

    “我去,人才啊,看来本少爷这次是赌对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招揽张俭,算是找对人了。

    “既然如此,你便速速回去接你母亲到家具厂,然后找我报道!”杜荷安排道。

    张俭点点头,突然拿起匕首,在自己右脸颊上划了一道。

    鲜血立即流淌出来,那伤口足有半指深,可是他竟然眼睛都没眨一下。

    杜荷指着张俭,问道:“你这是何意?”

    张俭说道:“少爷,这便是我的誓言,从今以后,我张俭便一心跟着少爷做事,但有二心,不得好死!”

    啪嗒。

    他将匕首一扔,便转身大步往前走了。

    ……

    (四更,感谢【问剑╲断£情似伤?】兄弟的打赏,感谢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1章 这是真的猛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