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冲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杜荷,大声说道:“杜荷,本少爷与你好好商量,你怎么能骂人呢?”

    杜荷:“*!”

    长孙冲:“你……”

    杜荷:“*!”

    长孙冲:“你还讲不讲理了?”

    杜荷笑道:“我从不与*讲道理。”

    “好,好好,”长孙冲感觉气血上涌,差点被气晕过去,指着杜荷,竟然说了几个好字,“杜荷,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哼,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活字印刷术,你到底给不给我?”

    “一个字:不给!”

    这不是两个字吗?

    长孙冲一愣,不过他也来不及纠正杜荷的错误了。

    只见拿起桌上的酒杯,啪地砸在地上,杯子被摔得细碎。

    摔杯为号,这是长孙冲和手下人之前约定好的。

    杜荷见状,大吼道:“吓唬谁呢!”

    话音未落,就见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桌子,哗啦一下,就把桌子掀翻了,杯子,碗筷,碟盘,剩菜,剩饭,散落一地。

    长孙冲退后两步,立即有两个下人挡在他身前。

    长孙冲指着杜荷,得意地说道:“杜荷,实话告诉你,今日我邀请你的就是鸿门宴,没想到你竟敢登门赴宴,可惜,你太自负了,哼,今日,就算三国时期的吕布在,你也别想离开,哈哈哈……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长孙家真正的底牌。”

    哗啦啦啦。

    前后的屋顶上,顿时出现十几个黑衣人,这些人手中全都拿着诸葛弩。

    诸葛弩相传是诸葛亮发明的,射程远,威力大,精致小巧,十分厉害。诸葛弩的升级版诸葛连弩,传说一次可以发射十几支箭,可惜已经失传了。

    这些人的诸葛弩全都上了肩头,肩头上闪烁着蓝色的光芒。一看便是剧毒。

    长孙冲在下人的掩护下,已经退到了门口,“杜荷,你今日死定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将活字印刷术给我,我饶你不死,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杜荷站在窗边,微风吹来,衣袂飘飘,冷冷地看着长孙冲:“你想杀我?”

    “都是你逼我的,我没想要杀你,只要你将活字印刷术给我,我可以放你离开,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我说不呢?”

    “那你就去死吧,”长孙冲已经丧失了理智,他的内心被害怕和怨恨交织着,“放箭!”

    “放箭!”

    “放箭!”

    长孙冲疯了一般的喊道。

    咻咻咻。

    咻咻咻。

    那些黑衣人没有任何犹豫,全都扣动了弩机。

    一支支不到十寸长的涂着剧毒的箭朝杜荷飞来,如箭雨一般。

    “吼……”

    吕布爆喝一声,双手抓起倒在地上的桌子腿,将巨大的桌子举起来,横在杜荷身前,旋转起来。

    啪嗒啪嗒。

    十几支箭,全部被桌子挡住了。

    杜荷临危不惧,淡然地说道:“长孙冲,你是杀不了我的,不过,等本少爷今日走出这翠微楼的大门,他日,必杀你。”

    一瞬间,杜荷眼中尽显杀机,他的双眼一下变得通红。

    在这一刻,杜荷怒了。

    哪怕是当初在太极殿李二明显偏袒长孙冲的时候,他也没这般怒过。

    在这一刻,杜荷想杀了长孙冲。

    哪怕他是长孙无忌的儿子。

    哪怕,他是长孙皇后的侄儿。

    哪怕,他是皇子皇孙又如何?

    “长孙冲,我会亲手杀了你!”杜荷指着躲在人群后面的长孙冲,一字一顿地说道。

    长孙冲看见杜荷的目光,竟然下意识躲开,他疯了般地大叫道:“给我杀了他,杀了他,不要让他离开。”

    黑衣人们继续放箭。

    吕布举起桌子,不多时间,那桌面上已经有了几十支箭,跟刺猬一样。

    杜荷吩咐道:“吕布,不必留手,杀出去!”

    吕布点点头,一边替杜荷挡箭,一脚踢飞出去两张椅子,椅子飞出窗口,嘭嘭地砸到几个黑衣人身上,一共四个黑衣人立即栽倒下去,发出一声声惨叫。

    在吕布手中,那是一只筷子,一个杯子,一个盘子,都是杀人的利器。

    十几个黑衣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五个。

    吕布大叫道:“少爷,咱们走!”

    “好!”

    在吕布的保护下,杜荷便下了楼梯。

    楼下,却早有二十多个手拿长刀的黑衣人,个个眼神凶悍,目露凶光,眼见杜荷走下楼梯,便一起冲了上来。

    这时,外面也响起了喊杀声。

    杜荷站在楼梯口看去,只见大门口外面,也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程忆悦手持宝剑,杀的正是酣畅淋漓,但凡接近她身边的黑衣人,全都倒下了,这丫头杀人,比吕布还猛,一点也不会留情。

    喊杀声越来越响亮,杜荷发现,外面的黑衣人越来越多。

    杜荷发现,毒牙的人都*的现身了。

    张俭也在场,这家伙没有任何武艺,被两个魁梧汉子保护着,正往里面冲。

    张俭面前已经倒下了四五个黑衣人。

    那两个魁梧汉子大喊道:“大哥,快走吧,这些人太多了,咱们再耗下去要吃亏的。”

    张俭咬咬牙,弯腰捡起一把长刀,大喊道:“谁也不能退,我也不退,咱们杀进去,把少爷救出来,少爷不出来,我张俭绝不走,谁走我就砍了他。”

    毒牙的兄弟们听了,全都往里面冲。

    张伟冲到程忆悦附近,拿着一把一人多高的长枪,大喊道:“忆悦,你别怕,我来保护你……”

    程忆悦只是翻了个白眼。

    再说楼上,吕布如入无人之地,一瞬间就摆平了四五个黑衣人。

    不多大会儿的功夫,他就杀出了一条血路,带着吕布来到了一楼。

    但是,院子中,等待着的却是更多的黑衣人。

    吕布抓起一把长刀,用布条裹在自己的手臂上,说道:“少爷你放心,杀了这些家伙,我们就离开。”

    杜荷面色点点头:“胆敢挡路者,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看着吕布跟切菜一样的杀人,杜荷都有些心动了。

    他有些后悔当初没好好练习温步仁给的那本入门拳法了,否则这时候都可以大杀四方了。

    可是转念一想,吕布这样的*,又岂是一本入门拳法能达到的。

    一想到要日复一日地练个几十年,杜荷就有些不敢想象。

    ……

    (三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0章 杜荷之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