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杀声,不绝于耳。

    叫喊声,萦绕耳畔。

    黑衣人们跟蚂蚁一般,朝杜荷包围而去,从空中看去,杜荷一袭白衣,就是那一个醒目的圆点。

    四周的黑衣人,如潮水一般涌来。

    杜荷仿佛一把钢刀,活生生劈开了一条路。

    眨眼间,杜荷已经来到院子中,距离大门,不到百步距离。

    一路上,倒下了至少三十个黑衣人。

    眼看着吕布带着杜荷就要杀出门去,门口的张俭等人杀的更加起劲了。

    张俭一介书生,拿着一把长刀,看起来却是比谁都勇猛,只不过要是没有人保护他,他早就挂了。

    但就在这时,所有人突然停手了。

    就连杀得眼红的吕布,也一时间愣住。

    杜荷抬头看去,只见大门口的方向,黑衣人们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

    一个老者,缓缓走了过来。

    这老者五十岁上下,身材干瘦,留着羊角辫,白花花的胡子被绑起来。

    老者一出现,周围的黑衣人脸上都出现了恭敬之色。

    长孙冲大叫道:“九叔,你算来了,快,给我杀了杜荷!”

    老者朝长孙冲说道:“少爷,杜荷杀不得。”

    “为什么?为什么杀不得,他刚才说要少了我,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长孙冲不耐烦地大叫道。

    老者摇摇头:“少爷,杜荷是陛下钦封的蓝田县子,更是杜相之子,杀了他,只怕老爷也会遇到大麻烦。”

    说完,老者不理会长孙冲。

    他径直上前,站在杜荷身前不远处:“杜荷,收手吧,你可以离开。”

    这老者来历不明,但是对杜荷却没有半分尊重,眼中甚至带着几分轻蔑之色。

    杜荷冷笑道:“离开?会这么便宜?”

    九叔摇摇头:“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你可以离开,但是他……必须留下来。”

    他指着的,正是吕布。

    “哈哈哈,”杜荷大笑起来,“老杂毛,你好狂的口气,真以为你留着几根杂毛,就可以藐视一切吗?我当然要离开,不过是杀出去,而不需要你操心!”

    “吕布!”

    “在!”

    “杀!”

    “吼……”

    吕布一挥手,就有两个黑衣人飞了出去。

    老者面色大变。

    他看着杜荷,小声说道:“此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坚定的决心,而且杀心如此重,留他活着,只怕以后少爷会有大麻烦!”

    一瞬间,老者对杜荷就起了杀心。

    “哼,小子,那你也别走了!”

    老者一闪身,朝杜荷冲去。

    可惜,他还没靠近杜荷,便被吕布给拦住了。

    两人一交手,老者顿时面色大变。

    吕布力大无穷可不是吹的,一招一式,没有任何的华丽可言,但其中蕴含的力道,根本是老者不敢硬接的。

    几个回合下来,老者节节败退。

    十几个回合之后,老者彻底落败。

    眼看吕布朝自己冲来,老者突然大喊道:“一起上,先杀了这个大块头!”

    黑衣人门一起涌上,将吕布和杜荷团团围住。

    那老者却不停留,转身就朝大门口冲去。

    片刻之后,吕布和杜荷距离大门不足三十步,还站着的黑衣人们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眼看二人就要杀出去,却听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住手!”

    黑衣人们纷纷停手。

    人群散开,杜荷首先看见的是浑身血污的程忆悦,程忆悦脖子上被驾着一把剑,正是她的那把剑,他身边站着的正是方才逃出去的老者。

    程忆悦肩膀处有一个醒目的伤口,正往外留着鲜血。

    老者大声喊道:“杜荷,让那个大块头住手,否则我就杀了这个丫头。”

    杜荷见状,大骂道:“老杂毛,立刻放人,否则今日我连你一块儿杀了。”

    “让那个大块头放下刀,否则我马上杀了他!”老者丝毫不退让。

    “吕布!”

    当啷。

    对杜荷的命令,吕布从来不会质疑,他直接将已经砍得出现豁口的长刀扔掉。

    唰唰唰。

    顿时出现十几个拿着诸葛弩的黑衣人,冲上前,全都瞄准了杜荷。

    “大块头,你最好别乱动,否则,你非但保不住杜荷,我也会杀了这个丫头。”老者大声说道。

    吕布一时间愣住:“少爷,怎么办?”

    “凉拌!”杜荷摊摊手,“没想到,长孙冲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有勇有谋的老杂毛,不好对付啊!”

    老者开口道:“杜荷,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把这个大块头留下,并保证以后不再与我家少爷为敌,我就放你离开,否则,今日你们都别走了。”

    杜荷闭目沉思了一会儿。

    他突然睁开眼睛,指着老者说道:“老杂毛,放了忆悦,我留下来,咱们慢慢谈。”

    “少也不可!”吕布大喊道。

    程忆悦高声道:“杜荷,我不需要你救我,我可以杀了这个老家伙。”

    杜荷摇摇头:“忆悦,我当然相信你,可是你受伤了啊,去吧,你去通知张俭他们,马上撤走。”

    “不……”

    “这是命令!”

    程忆悦扬起脑袋,说道:“我又不是你的工匠,何须听你的命令。”

    杜荷咬咬牙说道:“若你不听我的,等这件事了,你就滚蛋吧,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程忆悦闻言,浑身一怔,她看着杜荷,眼角有些湿润,然后点点头。

    杜荷便绕开吕布,走到老者身前。

    “把她放了,你可以拔剑放在我脖子上。”

    “好,杜荷,今日,老夫才算认清你,果然有胆识!”老者看着杜荷,有些惊讶地说道。

    唰。

    长剑却是放到了杜荷的脖子上,然后老者警惕地看着吕布:“大块头,别乱动,否则我马上杀了杜荷。”

    杜荷冷笑道:“老杂毛,你手抖什么,呵呵,你怕了。”

    “我怕什么?大不了我一剑杀了你,以后远走天涯海角。”老者说道。

    “行了,到后院吧,我有个东西要交给你,是你家少爷最想要的。”杜荷突然说道。

    老者却是摇摇头,一脸谨慎。

    远处躲在黑衣人后面的长孙冲闻言,却是眼睛一亮:“九叔,跟他去,肯定是活字印刷术,让他交出来,本少爷可以饶他不是。”

    “少爷……”老者有些犹豫。

    “九叔,这是我的命令。”长孙冲一下阴沉下脸色。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1章 铤而走险,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