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忆悦盯着杜荷,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半晌,她才说道:“好,我听你的,但是,别人不能看我的伤口,只有你才行。”

    杜荷:“……”

    杜荷也不再优柔寡断,直接拿起剪刀,走到程忆悦身后,准备将她的衣服剪开。

    哪知道,程忆悦却觉得碍事,直接把上衣解开,露出了受伤的肩膀。

    杜荷也来不及欣赏程忆悦的身材,往伤口处一看,只见那伤口周围的肌肉已经变成了墨黑色。

    杜荷急忙问道:“你可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程忆悦说道:“感觉头晕目眩,仿佛随时会晕过去一般。”

    “没事,有我在!”杜荷急忙拿起旁边的白布,沾了一些血液,然后走到外面,交给郎中。

    几个郎中拿过去研究半天,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

    “杜公子,恕我等无能为力,从未见过这种毒!”

    “这种毒,我等从未见过啊!”

    杜荷骂了一句:“废物!”

    说完,他转身对张俭说道:“备马,去长安城,请药王。”

    张度和张俭急忙将杜荷拦住:“少爷,你不能去,现在长孙家不知道有多少人埋伏在周围呢,你不能出去,太危险了。”

    杜荷点点头:“也好,去请药王,把这块金牌带上,让守城官开门。”

    杜荷直接将李渊送的那块金牌交给张俭。

    张俭拿上金牌,带上四个人,一共五匹马,便朝长安城疾驰而去。

    杜荷刚准备回去安慰程忆悦一番,却见大门口的方向,亮起了火把,大队人马已经到了门口。

    杜荷面色一变,大喊道:“张度,戒备!”

    彻夜未睡的工人们,在毒牙人员的带领下,全部拿上武器,一起朝大门口赶去。

    弓箭手们已经上了爬上屋顶,弓箭全部瞄准大门口的方向。

    杜荷亲自往大门口赶。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哈哈哈,没想到,杜荷这小兔崽子这么有种,把那翠微楼都炸没了,哈哈哈……”

    这声音,竟然是程咬金的。

    杜荷快步走上前一看,只见门口大队人马最前方,竟然是他最熟悉的几个人。

    杜如晦,秦琼,程咬金,秦怀玉,程处默。

    秦怀玉和程处默身披甲胄,各自拿着一把长枪,威风凌凌。

    再看几人身后,全都是拿着武器的家兵,足足有上百人。

    杜荷急忙打开大门,亲自迎上去。

    杜荷上前,问道:“爹,你怎么来了?”

    杜如晦看见杜荷完好无损,心中大松一口气:“我儿子都要被人杀了,难道我还不能来吗?哼,荷儿,这次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那长孙冲该死,竟敢在翠微楼摆下鸿门宴,真当我杜如晦是好欺负的吗?”

    老杜也怒了。

    杜如晦继续说道:“荷儿,不必担心,你秦伯伯和程伯伯已经将府上的家兵全部带来了,都是军队中抽来的好手,哪怕长孙家的黑铁死士全部出动,也未必能讨得便宜。”

    杜荷听了,急忙到秦琼和程咬金面前,深深一揖:“小侄谢谢两位伯伯关心,只是这样一来,只怕你们会彻底和长孙无忌翻脸啊。”

    “翻脸就翻脸,”程咬金大大咧咧地说道,“那个老阴货,我早就想揍他了,哼,只要他敢来,老程我两斧子劈了他。”

    秦琼说道:“荷儿,你不必担心,我们与你爹当年可是拜把子兄弟,你有难,我们不能坐视不理,现在,这件事主要看陛下的态度,若是陛下愿意站出来,事情便还有回旋的余地。”

    杜荷晒然一笑:“陛下?我对高高在上的陛下,已经不抱希望了。”

    说着话的功夫,秦怀玉和程处默已经带着一百多家兵全面接管了家具厂,顿时间,家具厂和书斋变得跟铁桶一般,滴水不漏。这些家兵看起来穿的五花八门的,其实都是秦琼和程咬金当年带兵打仗时的亲卫队,战斗力非常强悍。

    不多时间,就见几匹马朝家具厂门口冲来。

    正是张俭等人。

    只见张伟的马*上,竟然捆着一个人。

    来到近处,杜荷才发现,捆在张伟后面的,竟然是药王孙思邈。

    噗通。

    张伟直接粗暴地将孙思邈扔到地上。

    孙思邈大叫道:“哎呀,我的一把老骨头,都散架了,哎哟……”

    说着,哼哼唧唧起来。

    杜荷急忙上前,将孙思邈扶起来,把绳子解了,问道:“怎么回事,怎能将药王前辈*而来?”

    张伟说道:“少爷,你是不知道,这死老头一听要来家具厂为忆悦治伤,说什么也不愿意,我和大哥一商量,干脆把他绑过来,这样还快点。”

    孙思邈说道:“杜公子,你放过我吧,我一把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呢,长孙家之前就派人找过我了,让我决不能到家具厂来治伤的。”

    孙思邈虽然顶着药王的名头,看起来很出名,但是和长孙家一比,他就是个渣渣,根本不敢得罪对方。

    杜荷说道:“烦请前辈出手相助,你连夜出城,待会儿我便连夜将你送回去,没人会发现你离开,此事,绝不会牵连到你。”

    孙思邈却是说什么也不愿意。

    杜荷直接转身,回到自己房间,不多时间拿着一个盒子走过来,说道:“前辈若出手相救,此物便是你的。”

    “这是什么?”孙思邈只见那盒子巴掌大小,做工却是非常别致。

    杜荷笑道:“老花镜,绝对适合你,不信你试试。”

    这便是当初杜荷抽奖获得四个老花镜之一。

    他早就听说孙思邈老眼昏花,其实并不是,而是患了远视眼而已。

    杜荷亲自打开盒子,取出老花镜,替孙思邈戴上。

    孙思邈一看,顿时大为惊讶:“呀,为何如此清晰?”

    “此物,换你出手救治忆悦,如何?”杜荷问道。

    换做别人,他早就一巴掌过去了,给你脸了是不是?

    但是孙思邈这家伙只是胆小了一些,并非没有本事。

    孙思邈这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老花镜是什么他不知道,但对他老说,绝对是宝贝。

    等杜荷将那沾染了程忆悦的血液的布交给孙思邈,孙思邈拿过去独自研究半晌,最后才单独找到杜荷:“杜公子,事情麻烦了。”

    “此话怎讲?”杜荷看见孙思邈面色凝重,心中一顿。

    ……

    (二更,感谢【*荆鹿*】兄弟的打赏,感谢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4章 药王有点怂-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