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神色严肃地说道:“杜公子,我敢断言,程忆悦姑娘所中的毒,乃是西域传来的曼陀撒之毒,此毒无药可解,一旦中毒,首先是感觉头晕目眩,然后晕厥,大约十天后,气绝身亡。”

    杜荷一听,激动得一把揪住孙思邈的衣领。

    “你不是药王吗?这称号还是陛下给你的,区区曼陀撒之毒,你都解不了,如何能担得起这药王称号?”杜荷大吼道。

    孙思邈吓坏了,急忙说道:“杜公子,我说了,这毒是从西域传来,非中土所有,是以老夫一时间也没办法啊,你看这样行不行,这药王的名号我不要了,给你吧!”

    杜荷:“……”

    他一把扔开孙思邈,气得转身狠狠地一拳砸在柱子上。

    “来人,把药王送回去!”杜荷说道。

    张俭急忙安排车马,要把孙思邈送回去。

    可孙思邈却不愿意了,他急忙说道:“杜公子,我现在回去,要是被长孙家发现,我就死定了,你看要不我先在你这家具厂待几天吧?”

    杜荷又是一阵无语。

    要不是穿越过来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大名鼎鼎的药王孙思邈,竟然如此怕死?

    杜荷走到程忆悦的房间,却发现这妞一脸平静。

    程忆悦抬起头来,看着杜荷,说道:“方才我已听见了,还有十天,我就要死了吗?”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鸡毛。”杜荷故意说道。

    可惜,程忆悦根本不懂幽默。

    她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可是,我还有好多人没杀啊!”

    杜荷说道:“我来替你杀,我会杀了长孙冲为你报仇,我把他的脑袋给你看,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他的脑袋放在你坟前。”

    “不……”

    程忆悦一下站起身来,看着杜荷,摇摇头:“杜荷,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样做会彻底激怒长孙家,长孙无忌之前没出手对付你,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威胁到他,一旦你杀了他儿子,他不会放过你的。”

    杜荷一愣,突然笑了,他摸了摸程忆悦的脸:“我感觉,你的智商似乎变高了。”

    “滚!”

    杜荷转身离开:“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好好活着,傻丫头。”

    杜荷来到外面,脸色唰的一下变得冰冷无比。

    “张俭,立即出发,把长安城所有的郎中给我绑过来!”杜荷冷声命令道。

    不多时间,十几匹马冲出家具厂大门,朝长安城疾驰而去。

    半个时辰后,毒牙的人马,陆续带回来长安城中的郎中。

    这些人,都是长安城的有名郎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惜,大多是被绳子捆着过来的。

    然而,让杜荷失望的是,来了二十多个郎中,对着曼陀撒之毒,依然束手无策。

    有人说道:“杜公子,不要抱希望了,这种毒是无法解的,据说只有亲自种下曼陀撒之人才有解毒的方子,曼陀撒生长在炎热的沙漠之中,只有西域才有,从长安去西域,来回最快也要半个月,程忆悦姑娘根本等不及了。”

    就在这时,张度冲了进来。

    “少爷,门口有人请见!”

    “来者何人?”

    “汝南公主殿下!”

    “李媛姝?”杜荷一愣,“她怎么来了?”

    杜荷好奇,亲自出门。

    走到大门口,果然见两架豪华马车停在门口。

    李媛姝和李丽质就站在马车旁,李媛姝一脸镇定。

    李丽质则是好奇地盯着看门的两头野狼,好奇地问道:“姐姐,你说这两个家伙会咬人吗?”野狼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把小丫头吓得赶紧躲在李媛姝身后。

    杜荷走出大门,还没开口,就见李媛姝上前,关切地问道:“杜荷,你没事吧?”

    “感谢公主关心,在下一切都好。”杜荷的语气有些生硬。

    李媛姝浑身一怔,心中难免一阵难过。

    旋即便恢复了正常。

    李媛姝说道:“我已听说你有一个女护卫受伤,中了曼陀撒之毒,正好,宫中有一份解药,我已经带来了。”

    说着,她一挥手,一个宫女拿着一个木匣子走上前。

    杜荷接过木匣子,打开之后,看见里面有半盒黑色的粉末,问道:“此药,当真有效?”

    李丽质突然跳出来,指着杜荷,不满地说道:“杜荷,你还有没有良心,我姐姐半夜偷偷拿到这解药,然后偷偷溜出宫来送药,你竟然把她晾在这里,哼,真是气死个人。”

    杜荷一愣。

    自打告御状那件事后,杜荷对李二,对皇室,就心存芥蒂,以至于对李媛姝也产生了一些隔阂。

    令他没想到的是,李媛姝竟然会深夜将解药送来。

    想及此,他心道,看来是自己太小气了些,李二是李二,李媛姝是李媛姝,两者是不同的。

    “两位公主请进!”

    杜荷将李媛姝和李丽质迎进了家具厂,找人好生招待着,然后急忙拿着解药找孙思邈确认。

    孙思邈稍微一分辨,就肯定这是曼陀撒的解药,告知杜荷只需要涂在程忆悦的伤口处,每日三次,三日之后便可解毒。

    这涂药的差事,自然是杜荷来做。

    等替程忆悦涂了药,忙完之后,杜荷才回到厅,发现李媛姝和李丽质还没走。

    李媛姝一直保持着高冷的样子,李丽质则是揪着孙思邈不放,要玩老花镜。

    看见杜荷,李媛姝急忙问道:“忆悦姑娘没事吧?”

    “已经涂药睡下了,多谢公主的解药。”杜荷说道,“我这便派人送你回去,想必陛下已经在挂念你了。”

    李媛姝摇摇头:“我出宫前就想好了,这次,我不能轻易回去。”

    “为何?”杜荷好奇地问道。

    李媛姝说道:“只要我和丽质在家具厂,长孙家就不敢乱来,杜荷,我知道你是个很果断的人,也很厉害,但是,长孙家的强大,是你暂时根本应付不过来的。”

    杜荷心中一阵感动。

    “好,那住下便是。我这就让人安排房间。”

    不知不觉间,杜荷感觉,自己和这个未婚妻的关系,更进了一层。

    当即,杜荷安排人收拾出一个干净房间,安排李媛姝和李丽质住下。

    眼看天快亮了,他却毫无睡意。

    来到河边,杜荷刚往前走几步,却发现,李媛姝一个人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着流水发呆。

    这妞不是已经睡下了吗?

    ……

    (三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5章 解药,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