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走上前,李媛姝却是没有任何察觉,只见她坐在石头上,抱着膝盖,孤零零地看着流水。

    “咳咳……”

    杜荷咳嗽一下。

    李媛姝唰的一下扭头,看见杜荷。

    杜荷这才发现,李媛姝眼睛里泪汪汪的,绝美的脸颊上,竟然有两道泪痕。

    他急忙问道:“公主何事烦扰?尽管吩咐小的,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便做个梯子上天给你摘下来,你要海里的蛟龙,我便做个大鱼竿给你钓上来,哪怕你要小的今夜侍寝,我……你想得美。”

    杜荷本以为这句话能逗乐李媛姝。

    哪知道,李媛姝却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不为所动。

    半晌,李媛姝才带着哭腔说道:“杜荷,你是坏蛋,你为什么要害我,你要是不愿娶我,为何当初要答应父皇下的敕书……你要是真的想要逃婚,为何要把我掳到家具厂去,为何又要深夜去皇宫找我,让我和红酒……”

    李媛姝哭诉着,将与杜荷相识后的点点滴滴都诉说出来。

    杜荷听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去,你不会是早就暗恋我了吧?”

    唰。

    李媛姝的脸蛋,一下变得通红,噗嗤一下就笑了。

    然后她低下头,不敢看杜荷的眼睛。

    其实,今日见面时,杜荷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此刻,看见李媛姝哭的梨花带雨的,心中的最后一点顾忌,顿时消散。

    去特么的皇室脸面。

    其他大爷的传统礼仪道德。

    他直接一把将李媛姝抱在怀中,说道:“你说什么,那便是了,你是我杜荷的未婚妻,什么敕书不敕书的我不管,这辈子,你就是我的,你已经跑不掉了。”

    “啊……”

    李媛姝跟受惊的小鸟一样,微微挣扎了一下,便心安理得地被杜荷抱着。

    杜荷一低头,吻了上去。

    李媛姝也回应起来。

    不远处,阴影中,李丽质瞪大了眼睛。

    “哎呀,杜荷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对我姐姐做这种事……真是不要脸!”

    然后她就转身跑了。

    就在灞河边上,杜荷和李媛姝情投意合,你侬我侬之际,长安城中的司空府,却是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黑铁死士,一共一百多人,全部出动。

    原本,长孙冲调集的那些黑衣人,只能算黑铁死士的外围人员,除了被炸药炸成肉沫的九叔,其他人,严格说来,都不算黑铁死士。

    洛阳长孙氏,自北魏时期便是门阀士族,中途虽有没落,但底蕴犹在。

    当年李二娶了长孙无垢,可不只是因为长孙无垢贤良淑德,更重要的是,长孙家对李渊起兵造反,有莫大的助力。而李二之所以能干掉太子李建成和李元吉,成功逼李渊退位,长孙家起了很大的作用。

    因此,李二登基之后,特许长孙家可以继续保留黑铁死士的传统。为此,李二专门成立了暗卫,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防着长孙家的黑铁死士。

    李二是一个英明的帝王,同时也是一个腹黑的家伙,他对谁都不信任,除了他自己。

    黑铁死士集中完毕之后,便有两个老者到后院见到长孙无忌。

    “老爷,所有的死士随时可以出发,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便带他们踏平家具厂,为少爷报仇。”其中一个老者说道。

    长孙无忌唰的转过身来,抬起手来,说道:“小九死了,我也很痛心,冲儿现在还躺在床上,虽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却暂时没有醒过来……你们要报仇的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是,值此多事之秋,却不能再出岔子了,若你们杀了杜荷,只怕杜如晦会毫无顾忌地反扑,到时候,我长孙家也会受到重创。”

    “老爷,那我们该怎么做?”

    长孙无忌冷声说道:“杀光杜荷身边的人,把杜荷带回来,明日一早,我要亲自将杜荷带到太极殿面见圣上,请他还长孙家一个公道,如果陛下出手,不管是杀了杜荷,还是怎么样,相信杜如晦也无话可说。”

    不得不说,老狐狸就是老狐狸,长孙无忌可没傻到要对杜荷下手,而是准备借李二之手。

    话音未落,就听外面有人闯进来,正是穿着黑衣的死士。

    “老爷,不好了,咱们司空府被禁军包围了。”这死士进来,慌张地说道。

    长孙无忌面色大变。

    “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长孙无忌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外面有人高声喊道。

    “陛下驾到!”

    长孙无忌急忙带着府上众人出门迎接。

    长孙无忌走出大门,只见禁军已经层层将司空府围住。

    李二身边跟着李君羡,侯君集,还有温步仁。

    侯君集与李君羡都全副甲胄穿戴整齐,面色严肃,一向看上去洒脱的温步仁,却是背着一把宝剑,这剑据说是虬髯张仲坚离开时送给他的。

    长孙无忌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急忙上前:“臣见过陛下。”

    李二抬起手来,说道:“辅机,咱们里面说话。”

    说着,李二已经走进了大门。

    到了厅,李二开门见山地说道:“辅机,解散黑铁死士吧。”

    长孙无忌一愣,如遭雷击。

    “陛下,冲儿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而杜荷那个小杂种已经回到了家具厂,说不定现在正怎么得意呢。”长孙无忌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如何也没想到,这件事,李二竟然会站在杜荷那边。

    李二背负双手,盯着长孙无忌:“收手吧。”

    “陛下,为什么?”

    李二也有些恼了:“为什么?辅机,如果你需要理由,那朕就告诉你为什么。”

    “其一,这件事乃是长孙冲一手所为,他私自设下鸿门宴,想诱杀杜荷,更出动了黑铁死士,你忘了当初朕怎么说的,整个长孙家,可以保留黑铁死士,但是,只有你辅机可以调动……”

    后面一句,李二没有说出来。

    长孙无忌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因为,后面一句是,长孙家的其他人调动黑铁死士,等同谋反。

    谋反,一旦这个罪名坐实,哪怕是国舅,哪怕是长孙氏,也根本承受不起。

    看见李二那阴冷的眼神,长孙无忌终于知道,自己这回输在哪里了。

    ……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6章 黑铁死士,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