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是亘古传来的道理。

    君权神授,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历朝历代的帝王,最痛恨的便是有人威胁到自己的统治。

    长孙家明目张胆地在长安城养了一百多号黑铁死士,这些死士全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而且悍不畏死。这就像在李二的枕边放了一把匕首一样,时间长了,哪怕他信任长孙无忌,可长孙家的其他人呢?

    日子久了,李二心中便有了猜疑。

    如今,长孙冲一个二世祖竟然就可以调动黑铁死士对付杜荷,如何能让李二心安。

    然后,又听李二说道:“其次,杜荷不能死,也不能受到伤害,上次太极殿告御状之事,朕已经十分偏袒长孙冲了,可是,长孙冲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要将杜荷逼上绝路,辅机啊辅机,你不要忘了,杜荷是朕钦封的蓝田县子,他是大唐的功臣,少府监制作的炸药,现在已经可以投入战场了,将来,靠着炸药,我大唐的铁骑,可以踏遍四方,而杜荷虽然不是上阵杀敌的将军,但是,他功不可没!”

    长孙无忌愣了半晌,才缓过神来。

    好半天,他才说道:“陛下,臣明白该怎么做了。”

    等李二离开,好久,长孙无忌脸上才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老狐狸又如何,在这块土地上,说话管用的便是李二。

    只见一个老者走过来,神色不好地说道:“老爷,咱们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几个死士,都被杜荷的人杀了。”

    咔嚓。

    长孙无忌拿起桌上的茶杯,狠狠地甩了出去。

    ……

    “砰!”

    “那个老杂毛,一下就变成了肉沫,漫天的血和肉飞洒起来。”

    “那个炸药包,本来是给长孙冲预备的,哪知道那个小子命大得很,看见炸药包转身就跑了,否则,现在哪会有这么多事。”

    杜荷坐在床边,给程忆悦讲故事。

    程忆悦的气色好了许多。

    听到杜荷绘声绘色的讲述,她都听得入迷了。

    杜荷又说道:“忆悦,以后别打打杀杀了,一个姑娘家家的那么拼干嘛,等你伤好了,本少爷亲自为你找个夫婿,以后就过相夫教子的生活,岂不美好?”

    程忆悦摇摇头,“不,我不会嫁人,这辈子都不会嫁人,我讨厌男人,我生来就是杀人的,我这辈子就是为了杀人。”

    她说的坚定无比。

    杜荷听了,心中哀叹一声,这是哪个王八蛋啊,竟然教出这么一个徒弟,心理都扭曲了好不好。

    安慰程忆悦一番,杜荷才离开房间。

    走到外面,才发现李媛姝和李丽质就在等着自己。

    经过昨晚的亲密接触,杜荷和李媛姝之间的关系,那已经是纸糊的窗户——就差被捅开了。

    看见杜荷走出来,李媛姝脸上泛起一层红晕,一想到这坏家伙昨晚在河边对自己上下齐手,李媛姝怎么也淡定不起来。

    倒是李丽质,狐疑地往里面看了几眼,说道:“杜荷,你鬼鬼祟祟地钻入女子房间干嘛?”

    “小丫头,你想什么呢,我就进去了一炷香不到,就是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吧?”杜荷有些无语地说道。

    李丽质哼道:“谁知道呢!”

    和小美女斗了一番嘴,杜荷才来到李媛姝面前,说道:“走吧,我带你参观参观这家具厂和大唐书斋,毕竟,这产业以后也有你的份。”

    “好!”李媛姝乖巧地跟着杜荷。

    李丽质又突然冒出来:“那我的呢!”

    杜荷笑道:“你也想要分产业?”

    “当然!”

    “只有我的娘子才能有份,要想分产业,首先跟我睡!”杜荷说道。

    “流氓!”

    李丽质脸一红,气哼哼地踹了杜荷一脚,转身跑了。

    一番参观下来,李媛姝便对杜荷说道:“没想到,这一把小小的椅子,其中竟然有这么多学问,这几日我也正好居住下来,不如我也学学吧,不然整日怪无聊的。”

    杜荷指着远处打造旋转木椅的那帮糙汉子,说道:“你好歹也是公主,那种地方,不适合你,不过,你倒是可以帮我管管账目,这几天杨昊一个人都忙不过来了。”

    说着,杜荷带着李媛姝和李丽质来到自己的书房。

    杜荷说道:“要想做好一个账房先生,首先必须有强大的运算能力,准确,快速,这是基本功。”

    不等李媛姝和李丽质反应过来,杜荷便拿出一张纸,唰唰地写了起来。

    不多时间,密密麻麻就写了一页。

    李媛姝一看,只见杜荷写在纸上的内容,却是从上到下,呈三角形。

    她好奇地问道:“这是何物?”

    “九九乘法口诀表!”杜荷说道,“先把这个背会了,再上手账目的事情吧。”

    乘法口诀,其实从很早之前就有了,但和后世的乘法口诀相比,这个时代的口诀文绉绉的,而且没有规律性,背诵起来枯燥无聊,最为关键的是,杜荷直接一步到位,直接用阿拉伯数字来取代繁体文字,看上去非常简洁。

    这就导致,李丽质和李媛姝拿到乘法口诀表之后,立马就懵了。

    直到杜荷解释一番,二人才明白过来。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就钻心研究乘法口诀去了。

    ……

    傍晚时分。

    司空府派了一个送信人到了家具厂门口,此人乃是长孙冲的堂哥,名叫长孙红。

    长孙红到门口,颐指气使地说道:“让杜荷出来见我!”

    话音未落,就看见门后冲出来两头张开血盆大口的野狼,顿时吓得屁颠屁颠地跑进了自己的马车。

    “还有没有人管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放狼咬人?还有没有天理了……”

    长孙红站在马车上,大声叫道。

    程处默和秦怀玉走出来,都被逗乐了。

    程处默说道:“长孙红,你跑这来干什么?胆小就赶紧滚蛋,不然待会小爷我揍你一顿。”

    长孙红气呼呼地跳下来,扇着扇子,说道:“让杜荷出来说话,我叔父让我给他带话。”

    秦怀玉笑道:“想见杜荷可以,必须经过三刀六洞才行。”

    “什么是三刀六洞?”长孙红一愣。

    秦怀玉解释道:“我也是才知道的,告诉你,三刀六洞,就是拿刀给自己的大腿来三下,每次都要对穿才行。”

    长孙红一听,喊了声妈呀,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跑了。

    (五更,感谢【孤独患者】兄弟的打赏!感谢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7章 三刀六洞,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