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质出马,搞定了木料之事,走路时抬头挺胸,扬起脑袋,跟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一样,见到杜荷就问,杜荷,你之前还认为本公主是混吃等死,现在后悔了吧,哈哈……

    杜荷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嘲讽的时候。

    他赶紧去把杨昊找来。

    “咱们库房里,还有多少钱?”杜荷问道。

    杨昊说道:“少爷,咱们的库房,现在都见底了,估计有个几千钱吧。”

    这一个多月来,杜荷跟建造狂魔一样,快速地把家具厂和书斋建造起来,但是,库房中的钱币和银子,却是流水一般哗啦啦流淌出去,如今还没回本呢。

    杜荷挥挥手让杨昊下去,自己却犯了愁。

    今天这批木料,可是李丽质出的私房钱。

    这笔钱,杜荷无论如何也要还给对方。

    白银千两,饶是杜荷财大气粗,一时间也凑不齐这笔钱啊。

    想了想,杜荷写了一张欠条,签上名字,按下手印,便去找李丽质。

    李丽质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杜荷,你个大骗子,本公主好心给你低价买了这么多木料,足够你使用半年了,没想到你就拿张纸把我打发了?”

    杜荷心中瀑布汗啊,“什么叫一张纸,这是欠条,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杜荷,半年内肯定把你这一千两白银还清,到时候我要是不还钱,你大可以去陛下面前告我赖账,怎么样?”

    “哼,”李丽质看着杜荷,狡黠的一笑,“不行,我要十万两!”

    十万两?

    杜荷一愣。

    “我去,你比黄世仁还狠啊!”

    李丽质双手叉腰,“那我不管,反正这一千两银子是我全部的钱,你半年才给我,难道本公主半年内喝西北风啊,我不管,把钱还我,立马还钱。”

    杜荷有些头疼。

    这丫头显然不是讲理的那种。

    他突然眼睛一亮,说道:“小丫头,你不是想赚钱吗?我刚好有个赚钱的办法,保准以后你赚到的钱吓死你……”

    “什么办法?”

    一听到赚钱,李丽质瞪大了眼睛,凑到杜荷身前,好奇地问道。

    杜荷说道:“入股。”

    李丽质眨了眨*的大眼睛,一脸懵逼。

    杜荷解释道:“就是你把你这一千两,投入家具厂,以后每个月分红,我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以后每个月从家具厂的营业额中,划分一百份,给你一份。”

    李丽质掰起指头算了算:“不行,才一份,太少了。本公主也不贪心,我只要五十份。”

    杜荷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不可能,我才是大股东,你拿走五十份,那我算什么,这家具厂光新建就花了上千两白银,再说旋转木椅是我发明的,技术最重要。”

    李丽质想了想:“三十份?”

    “不行!”

    “二十!”

    “没有商量的余地。”

    李丽质看杜荷不松口,最后咬咬牙:“十份,你要是不答应,立马还钱,本公主就在河对岸修建一个家具厂,把你的工人全部抢过去……”

    杜荷:“……好,成交。”

    至此,李丽质一下就成了大唐家具厂的老板。

    李丽质开心地说道:“呀,我以后就是家具厂的掌柜啦,嘻嘻!”

    杜荷纠正道:“是二掌柜!”

    “二掌柜也是掌柜,哼!”

    看着李丽质开心的样子,杜荷心想,你就嘚瑟吧,到时候连人带钱,都是本少爷的。小美女还太小,先培养几年再说。

    ……

    第二日,司空府派人送来口信,邀请杜荷到司空府和谈。

    杜荷一口回绝。

    上次翠微楼的鸿门宴才没过去多久,而那次杜荷之所以到翠微楼,完全是提前做了准备,这次要到司空府,那可就是狼入虎口了。

    司空府又派段宜恩送信,把谈判地点改到长安城宜春酒楼。

    杜荷听说这是长孙家的产业,马上拒绝。

    司空府又改到房玄龄名下的一个酒楼。

    照样被杜荷拒绝。

    几次三番下来,据说长孙无忌在府中大骂杜荷是王八蛋。

    如此又斡旋了几番,最后把谈判地点改在灞桥边。

    张俭立即调动毒牙的人员出城布置,然后亲自到家具厂面见杜荷,将所有情况简单一说。

    杜荷摆摆手:“没事,我信得过你,你们到时候只要把周围山头都占据了便是,至于我的安全,有吕布在,谁也别想动我。”

    张俭离开前,好奇地问道:“少爷,之前你为何几次三番改谈判地点呢?这灞桥边也不见得比长安城安全啊!”

    “本少爷岂能不知道,不过是懒得动而已,灞桥那边,咱们走路就过去了,多简单的事。”杜荷摇摇扇子,说道。

    张俭:“……”

    ……

    司空府。

    长孙无忌彻夜无眠。

    三更时分,下人来禀报说长孙冲醒转过来,状态好了许多,再有一个月,就能下床走路了。

    长孙无忌眉头舒展开来,阴郁的心情好了不少。

    天亮了,他看了看外面,说道:“冲儿啊冲儿,你招惹谁不会,偏偏要去招惹杜荷这个疯子……”

    这几日,长孙无忌连睡觉都睡不踏实。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一想到杜荷弄了一仓库的炸药包,他这心脏就扑通扑通直跳。

    “这个疯子,无赖,这次事了之后,老夫再不愿纠缠这个疯子!”长孙无忌感慨道。

    像杜荷这样的人,杀不得,动不得,不然陛下那边不好交差。

    可是对方简直就是一个炸药包,随时都会爆炸的那种,长孙无忌如今便只有和谈一条路了。

    不多时间,段宜恩和朱铁仁进来禀报。

    “老爷,一切准备妥当,可以出发了。”

    “好。”

    长孙无忌整理了一下衣衫,眼睛红红地走出房间,乘坐马车,带着司空府的一干人等,穿过长安城的大街,出了城门,没多长时间,就到了和谈地点:灞桥。

    如今的灞桥,早已斑驳一片,远远看去,随时都有倾倒的可能。

    远远地,便看见岸边平整的土地上,搭建起来一个巨大的棚子,棚子上方是白色的布掩盖起来。

    长孙无忌从未见过这样的棚子。

    和大唐军队行军打仗时的大营不同,与突厥、吐蕃的军队大营也不一样,看上去倒是十分美观。

    ……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61章 二掌柜,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