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圈参观下来,众人心中的震撼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在那日夜运转的巨大水车面前,在那旋转不停的流水线面前,所有的人,都变得渺小起来。

    不少人看杜荷的眼神中,都带着吃惊。

    这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少年,脑中为何有这么多的奇思妙想呢?

    房玄龄感慨道:“这就是流水线生产吗?果然如名字一般,如流水一样昼夜不停啊。”

    魏徵说道:“借助水车的力量来切割木料,确实节省了许多工人,也方便了许多。”

    李二想了想,问道:“这流水线,恐怕不仅仅能用于打造家具吧,打造兵器呢?如果将流水线用于打造兵器,是否能节约大量时间呢。”

    旁边的工部尚书段纶说道:“陛下,臣也算是对工匠技艺十分熟悉,这流水线看起来简单,但要真正建造,却是很困难,除非有蓝田县子亲自指导,否则要凭空建造这么一条流水线,难于上青天。”

    关键大家都只看到表面,对于那水车是如何带动转盘,转盘的速度如何控制,切割木头的那巨大的水力锯后面巨大的箱子里到底是什么,等等问题,根本搞不清楚。

    李二看了杜荷一眼。

    杜荷低着头,似乎根本没听到段纶的话。

    想要本少爷白出力气干活,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长孙无忌突然走过来,说道:“陛下,既然家具厂已经参观完毕,不如去参观一下杜荷的炸药库吧?听闻杜荷囤积了大量的炸药包,数量惊人,哪怕是整个长安城都没问题呢……”

    说完,长孙无忌阴险地看了杜荷一眼。

    杀人诛心,长孙无忌非常清楚李二的性格,李二对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都天然地有一种抵触。

    一旦他知道杜荷囤积了如此多的炸药,心中不免会生出芥蒂。

    而这,便是长孙无忌的目的。

    果然,周围的人面色大变。

    李二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李二看着杜荷问道:“杜荷,此事是真的吗?”

    杜荷无所谓地耸耸肩膀,说道:“既然长孙大人说是真的,那边是真的了。”

    “可否让朕去看看?”李二试探地问道。

    “当然可以!炸药包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儿。”杜荷瞥了长孙无忌一眼,心想,这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竟然来这么一手。

    李二说完,只见周围就要两个护卫走过来,紧紧贴靠在李二身边。

    杜荷带着众人到了仓库面前。

    一挥手,一个守卫急忙将仓库门打开。

    放眼望去,满当当地都是炸药包。

    众人面色大变。

    李二身边的护卫立即上前,将李二团团保护起来。

    李二脸色一下阴沉起来。

    这时,只见杜荷吩咐一个守卫拿来一个火把。

    将火把唰的一下扔进了仓库当中。

    众人骇然。

    “杜荷,你要做什么?”

    “你想行刺陛下吗?”

    “保护陛下,速速保护陛下!”

    现场乱作一团。

    距离当初少府监的袁丽斌试验炸药包之事过去不久,大家都心有余悸。

    现在可是慢慢一屋子的炸药包啊,只怕有十条命也不够炸的。

    哪知道,杜荷却一脸淡定地上前,大笑道:“陛下莫慌,这根本不是炸药包。”

    闻言,大家定睛一看,只见那些“炸药包”已经燃烧起来,却没有发生爆炸的迹象。

    在家具厂两个守卫的清理下,很快就火扑灭了。

    那些被燃烧开来的“炸药包”,里面露出来的却是沙子。

    哗啦啦,沙子流淌了一地。

    李二一挥手,身边的两个护卫立即上前检查一番,最后确认道:“陛下,没有炸药,全部是沙子。”

    长孙无忌浑身一怔。

    李二问道:“杜荷,你到底在做什么?”

    杜荷大大咧咧地说道:“陛下,当日我与长孙冲发生了一些矛盾,不小心把长孙冲炸伤了,听说长孙大人要踏平我的家具厂,把我带回去问罪,我也是迫不得已,弄了些沙子假装我有大量的炸药包,哪知道,长孙大人竟然相信了,真是可笑,可笑啊!”

    长孙无忌脸都绿了。

    想他英明一世,竟然被杜荷给骗了。

    简直可以称为奇耻大辱。

    程咬金哈哈大笑说道:“老阴货,你这回认栽了吧,没想到你一把年纪,连炸药和沙子都分辨不出来,你是傻子吗?”

    “哼……”

    长孙无忌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阴沟里翻船,这只老狐狸的心情可想而知。

    随即,李二打发众人离开。

    等门口就剩下李二与杜荷二人,李二才开口道:“杜荷,今日朕到这家具厂,说起是来参观,其实,是有事与你商量。”

    “陛下请讲。”

    “国子监被烧毁之事,想必你也知道了。”

    “略有耳闻!”

    李二指了指河岸边,说道:“陪朕走走吧,上一次,你陪朕在御花园散心,那次,朕还赏赐了吕布一把黑石弓,不是吗?”

    杜荷一愣。

    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打感情牌。

    他不动神色:“陛下,你别忘了,你当然可是想把吕布挖走,不知道今日陛下又看上我身边的什么了?”

    李二:“……朕富有天下,朕是大唐的帝王,难道还能强抢你的东西不成?罢了罢了,朕知道,告御状那件事,你对朕还耿耿于怀,杜荷啊杜荷,你聪明绝顶,为何就想不到呢,朕也有朕的难处啊,作为一个帝王,首先便是要稳住文武大臣,其次才能文治武功,开创基业啊!”

    杜荷撇撇嘴:“那么多讲究干嘛,要我说,一句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李二神情一呆,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话糙理不糙,有道理,看来,朕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二人沿着河岸边走了起来。

    李二才开口说道:“朕方才说的,国子监被烧毁之事,便是来求助与你的,克明举荐你,说你发明的活字印刷术,可以短时间印刷出大量的书籍,可以为朕分忧,此话没错吧?”

    杜荷嘴角得意地笑,绕了半天,终于说到正题了。

    他说道:“为陛下分忧,当然可以,只是,这件事,我是有条件的。”

    ……

    (感谢【帝晨】兄弟的打赏,感谢!)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66章 谈条件,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