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天,长孙冲才反应过来。

    他恨恨地说道:“杜荷,我跟你不共戴天。”

    王富贵小声说道:“表兄,咱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否则等那杜荷势力壮大之后,要想对付他就不那么容易了。”

    长孙冲无奈地说道:“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父亲已经不让我出府,如何能对付杜荷?”

    王富贵凑到长孙冲眼前,小声说道:“表兄,我倒是有个办法,不但可以赚钱,还可以报复杜荷。”

    “哦?说来听听!”

    王富贵便开口说道:“表兄,我打算建立一个家具厂和一个书斋,名字还没想好,我也做旋转木椅,也卖《隋唐演义》,你看如何?当初签订的条约可是说了,长孙氏的人不能再和杜荷抢生意,但我不是长孙家的人啊,我姓王。”

    长孙冲眼睛一亮:“有道理,富贵,我那书趣阁的人员,现如今大多还在,你正好拿去用了吧,至于家具厂之事,我倒是也可以帮你一把,不过,咱们说好了,赚的钱,必须对半分。”

    “没问题,表兄。”

    当即,长孙冲与王富贵一合计,便开始着手准备了。

    两日后,长安城便传遍消息,王家新建了一个长安家具厂和大书楼。

    家具厂生产旋转木椅,只要40文一把。

    大书楼卖的《隋唐演义》,和大唐书斋一个价格。

    ……

    消息很快传到大唐家具厂。

    张俭亲自到家具厂来向杜荷汇报。

    “少爷,这王富贵,本名王澜之,这富贵的名字,是他给自己起的,本来说是要起名为王权富贵的,后来被他爹王雄飞给打了一顿。”

    “王家和司空府是表亲关系,据查,王富贵之所以这么快就成立了长安家具厂和大书楼,便是长孙冲暗中支持。”

    “王富贵之所以敢把价格压得这么低,便是因为招揽了许多逃荒来的灾民,这些人没有工钱,只能勉强吃饱饭,每日做工时间,达到8个时辰以上。”

    砰。

    杜荷听了,一拍桌子。

    “哼,王富贵这厮,真是不知死活,就这种资本家,拿去下油锅都不为过,资本害人啊。”

    “现如今,长安城最不缺的便是吃不饱饭的灾民,王富贵这么一搞,势必会对咱们的生意造成影响。”杜荷分析道。

    原本长孙冲失败就失败在抄录《隋唐演义》的成本比大唐书斋的售出成本要高,但王富贵可不管这个,直接找了一帮仅仅会写字的,照着杜荷的印刷本抄写,哪管什么错误不错误,反正只管卖书就是了。

    张俭说道:“少爷,不如咱们也去招录灾民,只管饭便是?”

    杜荷摇摇头:“不可,这样会乱了规矩。”

    “算了,本少爷下午亲自去一趟,我倒要看看,这王富贵有多牛,竟敢不把灾民当人。”

    “对了,顺便把长乐公主叫上。”杜荷嘴角微微一笑,吩咐道。

    下午时分。

    杜荷亲自去找李丽质。

    只见李丽质手执皮鞭,在家具厂的流水生产线周围转悠起来。

    这妞倒是没有打人的习惯,只是一看到他,工人们都要还怕三分,更加卖力气地干活。

    杜荷上前,说道:“丽质,你还是少来转悠吧,没看见工人们看到你都不敢说话了吗?”

    李丽质昂起脑袋,说道:“那我不管,用你的话说,这家具厂也是我的产业,要是不能赚钱了,那我的钱岂不是就回不来了?”

    原来这妞比杜荷还爱情,整日就盯着销售报表看,如果销售增加了,就开心得不得了,如果略微下降,就会郁闷起来。

    杜荷说道:“今日正好无事,不如我带你去长安溜达溜达怎样?”

    李丽质一听,顿时摇头:“没兴趣,本公主要盯着这帮工人,下午还有来运货的马车,我要亲自看着他们装车才行,上次便是没人盯着,损坏了两张椅子,那可是一百文钱啊。”

    杜荷:“……”

    这个小财迷!

    杜荷便说道:“你这样可不行啊,怎么能只盯着家具厂这边呢,咱们长安的两个铺子,也需要市场去查看啊,不然你怎么知道销售如何?”

    “也对啊,行吧,那本公主就跟你去看看销售的铺子。”

    见李丽质答应,杜荷变让张俭去做安排。

    张俭转身离开,心道,少爷这也太能骗人了吧。

    不过他始终不明白,以长乐公主的脾气,要是知道王富贵也开了一个家具厂,只怕当场就要去砸了。

    杜荷为何要拐弯抹角地不告诉对方呢?

    不多时间,杜荷便带着李丽质到了长安城。

    在西市附近,便是大唐家具厂的两个销售铺子,每日生产的旋转木椅全部运送到这里售卖。

    走进门来,却是冷清了不少。

    李丽质顿时皱起了眉头:“前几日本公主来时,还繁忙无比,为何今日人这么少?”

    负责这个铺子的掌柜马回来急忙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公主殿下,你有所不知,这几日长安城王氏成立了一个长安家具厂,也生产咱们这样的旋转木椅,只卖40文钱,所以大活都去长安家具厂买旋转木椅去了,小的也亲自去看过,那长安家具厂的旋转木椅,做工低劣,质量不好,可是,大家都觉得便宜啊,这几日的生意,自然受影响了!”

    杜荷见这掌柜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岁样子,说话确实井井有条,于是问道:“你叫马回来?是张度把你招聘过来的吗?”

    马回来急忙说道:“少爷,我市公主殿下招来的,我以前在山东做点小本买卖,哪知道遇上天灾,买卖也做不成了,流落到长安,亏得公主殿下赏识,给小的一条活路。”

    杜荷拍拍对方的肩膀:“好好干,我看你很有销售管理的天赋。”

    “多谢少爷!”马回来感激地说道。

    这时,却听李丽质气愤地说道:“哼,王富贵,这家伙真是胆大妄为,竟敢跟本公主抢生意。”

    “走,去那个什么长安家具厂。”

    李丽质一挥手,张俭急忙在前面带路,急匆匆赶路,不多时间,便到了王家的长安家具厂和大书楼门口。

    以李丽质的暴脾气,这件事,绝壁不能忍。

    ……

    (感谢【执笔画素颜】【久念灬成殇】【*憧*憬*】【】兄弟的打赏,感谢大家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0章 暴脾气的小公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