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

    一个个凶狠的家伙,左手持着盾牌,右手握着长刀,三人一队,迅速包围过去。

    王家的守卫们遇到这些人,齐刷刷地倒下。

    王雄飞和王富贵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守城的士兵们见状,急忙关闭了城门。

    杜荷对张俭说道:“都清理干净,这可是进出城的重要通道,别吓坏了百姓。”

    张俭一愣。

    心道,这少爷杀人的时候,如恶魔一般,可一转瞬,倒像是一个善良的读书人。

    战场打扫干净,杜荷便说道:“进城,该收拾那个吐蕃的土鳖王子了。”

    一群人跟着杜荷,气势汹汹地朝长安城进发。

    来到城门下,守城的士兵却是不开门。

    杜荷骑在马上,高声问道:“守城官为何人?”

    城楼上站出一人,身穿甲胄,长相英武,身材魁梧,腰挎宝剑,三十左右岁样子。

    只听此人声如洪钟地回答道:“蓝田县子,在下唐尘,为永宁门守城官,县子,下官并非与你为难,只是事态紧急,还请下官禀报大将军之后,再做定夺。”

    杜荷只说了两个字:“开门!”

    “县子,请你不要为难……”

    说到这里,唐尘突然看见,杜荷手中多了一块金牌。

    他目力过人,将那金牌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太上皇李渊在隋朝做唐国公时的金牌。

    当初,唐尘还只是李渊手下的一名无名小卒。

    现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从六品的校尉了。

    唐尘犹豫了半晌,突然抬起手来:“开门,放行!”

    轰隆隆。

    永宁门打开。

    杜荷带着人马,齐刷刷地进了城门。

    明明只有二十多个人,几辆马车,可却给人一种千军万马降临的感觉。

    唐尘旁边一个小将忐忑地说道:“校尉大人,咱们就这样放杜荷进城,万一陛下怪罪怎么办?”

    唐尘呸了一口:“他奶奶的,出了事老子担着,吐蕃人在咱长安城杀人放火,却杀不得,这是何道理,那帮鸟人,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竟敢去招惹杜荷,活该他们倒霉……大不了不做这守城的校尉,我也要那帮人去死。”

    ……

    长安城中。

    暗流涌动。

    老百姓们都在传言。

    “那吐蕃的王子带人去砸了家具厂,惹恼了大魔王杜荷!”

    “杜荷大魔王已经起兵造反了!”

    “杜荷造反了!”

    “杜荷杀贪官起义了!”

    消息越传越邪门,越传越离谱。

    大白天的,所有人全都回到家中,闭门不出。

    整个长安城,仿佛空城一般。

    与此同时,各国的使臣全都观望起来。

    ……

    贡颂赞布所在的院子里。

    一共十五个吐蕃的武人,围拢在贡颂赞布身边。

    一个中年人急匆匆跑进来,慌张地说道:“王子,传言说杜荷已经带着人进了长安城,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到了。”

    周围人都是面色一变。

    原本大家都以为,杜荷只是个读书人,或者说是一个商人,哪知道,家具厂的守卫力量,竟是如此强大,贡颂赞布派出去的三十多个人,全都是隐藏在长安城外战力强悍的骑兵,竟然全军覆没了。

    消息传来,贡颂赞布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旁边有人说道:“王子,我们杀出去吧。”

    贡颂赞布一脸淡然,说道:“不必,杜荷是个疯子,咱们出去了,只有死路一条,留在这里,反倒是安全的,唐皇肯定舍不得杀我,他会把我抓起来,向我们的赞普提条件,把我当成谈判的筹码,到时候,吐蕃最多损失一些土地和牛羊而已。”

    众人一听,心中大定。

    ……

    大门口。

    轰轰轰。

    “一二一!”

    “一二一!”

    张伟的声音,在空旷的街上响起。

    二十多个家具厂的守卫,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缓缓地朝这边过来。

    这些人中,除了杜荷和吕布,其他人排列成四排,每排六个人,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块铁板,在缓缓移动。

    咱最后面,有一辆马车,却是用三匹健马来拉的。

    院子四周,全部是皇城的禁军把守。

    带头的,便是侯君集和李君羡。

    看着杜荷的一队人马已经到了门口,李君羡好奇地问道:“这杜荷带的是什么人啊,一二一是什么意思?”

    侯君集挠挠头:“杜荷做事,一向不合常理,谁知道他又在弄什么东西,郎季啊,看杜荷来势汹汹,只怕咱俩有麻烦了。”

    李君羡看见走在队伍面前的吕布,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轰。

    守卫们到了门口,只见杜荷一抬手,大家同时将家具厂特制的盾牌砸在地上,地面顿时颤动一下。

    侯君集和李君羡急忙上前。

    禁军们全都面色凝重地提着武器,挡在了杜荷面前。

    张伟大声喊道:“列阵!”

    守卫们全部三人组成一队,举起了盾牌,随时准备发起冲锋。

    侯君集和李君羡面色一变。

    侯君集急忙喊道:“杜荷住手!”

    杜荷看着现场的情况,问道:“候叔叔,这是陛下的意思吗?”

    侯君集连忙说道:“杜荷,我知道你想杀了贡颂赞布,我也想杀了他,但是,现如今吐蕃与大唐正在和谈,如果他死了,松赞干布肯定会向大唐宣战,到时候,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相反,如果留着他,借助这件事,我们便可以从吐蕃手中拿到更多的东西,杜荷,你可要为大局着想啊。”

    杜荷笑道:“陛下可真有意思,我为大局着想,那谁为我着想,这帮王八蛋,竟敢想把我绑架到吐蕃那个不毛之地,让我吃生肉,让那些五大三粗的女人来欺负我……你说,我能忍吗?”

    李君羡和侯君集对视一眼,心道,这杜荷不会是认真的吧?

    侯君集安抚道:“杜荷,别冲动,你爹马上到,一切以大局为重。”

    杜荷突然说道:“去特么的大局,候叔叔,李将军,烦劳二位让道,我去取了贡颂赞布的人头,自然马上离开。”

    杜荷缓缓举起了右手。

    “不可!”

    “杜荷三思!”

    两人焦急得头顶冒汗。

    可是,杜荷高高举起的手唰的放了下去。

    家具厂的守卫们,举起盾牌和长刀,便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侯君集大喊道:“列阵,列阵,挡住杜荷!”

    禁军们全部出动。

    ……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0章 大局为重?,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