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见状,冷冷地问道:“候叔叔,今日,你当真要护住贡颂赞布的狗命?”

    侯君集无奈地说道:“杜荷,此事要是利用好了,能为大唐最少争取来两座城池,牛羊战马无数,陛下已经交代,要不惜一切代价挡住你,哪怕是流血。”

    杜荷呵呵一笑:“陛下还真是能屈能伸啊,你回去告诉他,城池,牛羊战马,女人,粮食,都不是靠和谈能拿到的,而是打下来的,自古以来,就没有和谈能拿到资源的例子……今日,贡颂赞布的人头,我势在必得,哪怕是陛下在场也不行。”

    ……

    同一时刻。

    不远处的街道上,一辆马车快速驶来。

    马车上坐着的,便是当今右相杜如晦。

    赵阳掀开帘子看了看,回头说道:“杜相,马上就到贡颂赞布住的地方了,希望咱们能赶过去阻止蓝田县子做傻事啊。”

    杜如晦不动神色,突然一下扶住自己的额头,大叫道:“停车,停车……”

    马车停下,赵阳慌忙问道:“老爷,你怎么了?”

    只听杜如晦说道:“没事,犯头痛了,马上停车,老夫先休息片刻。”

    赵阳焦急地说道:“可是,要是去晚了,说不定蓝田县子那边会出大乱子啊。”

    杜如晦一脸阴沉地说道:“什么乱子?难道那蛮族的王子,比老夫的性命还重要?”

    赵阳冷汗都下来了:“杜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杜如晦摆摆手:“我现在不想说话,只想休息。”

    片刻之前,李二把杜如晦叫到宫中,语重心长地作了一番交代,最后给杜如晦下了死命令,让杜如晦务必赶到贡颂赞布居住的府邸,拦下杜荷。

    还派了赵阳随同。

    可现在,赵阳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杜如晦的样子,看起来生龙活虎的,一点也不像犯了头痛的人啊。

    ……

    贡颂赞布的府邸门口。

    家具厂的守卫和禁军眼看就要接触。

    杜荷高声喊道:“退,防守!”

    守卫们急忙后退,将盾牌挡在身前。

    张伟不解地问道:“少爷,为何要退?禁军又如何,照样给他干翻了。”

    杜荷摇摇头:“咱们的兄弟对上禁军,只怕会伤亡惨重,禁军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我们。”

    侯君集和李君羡见杜荷停手,两人多大松一口气。

    可是,还不等二人彻底反应过来,就听杜荷大声喊道:“把本少爷的小黑带上来。”

    众人一愣。

    小黑?

    难道是条狗?

    侯君集笑道:“杜荷,你放狗也没用的,再说一条狗如何能杀了贡颂赞布?”

    话音未落,侯君集突然笑不出来了。

    轰隆隆。

    轰隆隆。

    一个大家都没见过的庞然大物,便从后面推了出来。

    侯君集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丑陋但是让人胆寒的东西。

    杜荷指着那一人多高的庞然大物,淡淡地说道:“这便是小黑……别名,大炮!”

    大炮是什么?

    没人知道。

    可是看着那有脑袋口径大的口子,再结合黑不溜秋做工粗糙的庞然巨大身材,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感到害怕。

    这便是杜荷和袁天罡这段时间捣鼓出来的半成品,耗费了大半的乌兹钢,本来还要试验一番,再做改良的,可杜荷却是等不及了。

    这大炮做工粗糙,许多地方,甚至还没来得及打磨过,造型和明代的红衣大炮看起来类似,原理也差不多。

    来的路上,杜荷便作了准备。

    若是长安城的守城官不开门,他直接就拿城楼来做实验。

    三匹马拖拽这大炮,都显得吃力。

    现在,竟是被六个投弹兵吃力地推上去前来。

    侯君集面色大变,问道:“杜荷,你可不要胡来,你想做什么,你要是对禁军出手,就是谋反。”

    杜荷摇摇头,问道:“候叔叔,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让不让开?”

    侯君集肯定地说道:“不行,这是陛下的命令。”

    “好,那我就不进去了。”

    杜荷骑在马上,微微一笑,说道。

    这下,把李君羡和侯君集都搞蒙逼了。

    到底是进还是不进?

    突然,只听杜荷大吼一声。

    “炮手准备!”

    两个汉子急忙抬上来一个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是巨大的圆滚滚的炮弹,两人相互配合,取出一个,装进了大炮底部,然后封装起来,外面只留下引线。

    杜荷指着远处的院子,说道:“调整!”

    四个汉子急忙上前,调整炮口的角度。

    杜荷一声大吼:“开炮!”

    引线点燃。

    轰。

    炮弹飞射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掉落在远处的围墙下面。

    一声爆炸。

    烟尘四起。

    泥土石头到处乱飞,噼里啪啦的砸在众人身上。

    等烟尘稍微散开,众人才发现,那一面围墙,竟然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从未有过一般。

    只听杜荷咆哮的声音响起:“都特么歪到天边去了,你们咋不把旁边的人家咋了呢?重来,瞄准,瞄准!”

    炮手们急忙调整角度。

    “开炮!”

    轰。

    这一次,炮弹直接飞进了院子中。

    轰隆一声。

    从里面顿时飞出来两条血淋淋的胳膊。

    随后,院子中就传来了阵阵惨叫声。

    侯君集和李君羡都傻眼了。

    这就是大炮?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可以把人炸死了?

    不等他俩反应过来,就看见方才炸开的围墙处,突然出现了三道人影,三人灰溜溜地往外跑。

    侯君集大叫道:“是贡颂赞布,抓住他!”

    杜荷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脑袋上留着一撮毛,大脸盘子小眼睛的家伙在两个护卫的带领下,正想从围墙的缺口处逃跑。

    杜荷大喊:“吕布!”

    吕布正要上前,却见侯君集和李君羡同时拿出兵器,冲上来拦住了吕布。

    杜荷有些不耐烦起来。

    这时,只听旁边咻咻两下。

    两支箭同时发出,同时命中贡颂赞布的后背。

    噗通。

    贡颂赞布倒地,等禁军们赶过去,才发现这家伙已经死透了。

    那突然出现的两支箭,正中贡颂赞布的心口。

    杜荷扭头一看,只见街边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身穿一袭白衣,手中握着一把做工精良的漆黑长弓。

    看见杜荷看过去,那青年笑道:“在下许正道,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嗝……”

    这家伙,竟然是醉醺醺的,还打了个酒嗝,说话时,身体摇摇晃晃,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

    ……

    (五更,龙套【许正道】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1章 开炮,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