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军们都傻眼了。

    说好了要保护贡颂赞布呢?

    可就在眼皮子底下,被人给杀了。

    侯君集和李君羡对视一眼,二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

    堂堂的兵部尚书,加上守卫皇城的中郎将,竟然连一个吐蕃的王子都没有护住。

    关键是,遇到杜荷这个*啊。

    他二人也清楚,只要杜荷在,今天贡颂赞布必死无疑。

    但谁也没想到,杀死贡颂赞布的,竟然是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青年。

    这就不能忍了。

    侯君集大怒,指着许正道说道:“抓住他,带回宫中,陛下要亲自问罪。”

    许正道看似醉醺醺的,倒是非常清楚眼前这些禁军不好惹,转身就跑,只见他一纵身,就跳到了旁边的房顶上,踩在瓦片上飞奔起来。

    这家伙不但剑术超神,轻功也非常了得。

    禁军分出去三分之二追许正道,杜荷朝远处看了一眼,朝吕布使了个眼神。

    吕布会意,唰地冲上去,一头闯进十几个进军中间,再看时,已经将贡颂赞布的尸体扛在肩上跑了出来,却是头也不回地朝城外的方向跑了。

    杜荷喊道:“风紧,扯呼!”

    轰隆隆。

    十几个投弹兵急忙将大炮拖回到马车上,跟着杜荷就跑了。

    等李君羡和侯君集反应过来,杜荷都跑没影了。

    李君羡嘴角露出苦涩的表情,说道:“侯大人,这下……只怕不好跟陛下交代了吧?”

    侯君集叹息道:“老夫也没办法,谁让杜荷这般强大的……就说那小黑,不,大炮,就算今日有上前禁军也未必能挡住他,更何况咱们只有这点人手,反倒是那个白衣青年,无论如何也要将他抓住,否则,陛下怪罪,你我二人都不好受。”

    话刚说完,就看见远处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马车急急地停下,杜如晦和赵阳走了下来。

    赵阳惊讶地问道:“难道蓝田县子没来,为何此地如此安静?”

    李君羡指了指不远处被炸开一道豁口的围墙,说道:“贡颂赞布死了,尸体被杜荷带走了。”

    赵阳顿时目瞪口呆。

    杜如晦走过来,一脸痛心疾首,“哎呀,都怪我,我来晚了,否则荷儿也不会做出这等事啊……我这就去向陛下请罪!”

    众人:“……”

    杜相啊杜相,你说话的时候,表情能认真一些吗?

    怎么看,杜如晦的嘴角都像是在微笑。

    ……

    车队气势汹汹出了长安城,杜荷却在半道上就离开了车队。

    一条安静的小巷子中,张俭带着杜荷急匆匆往里面走。

    张俭一边走,一边好奇地问道:“少爷,如今陛下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怪罪,留在长安城,只怕多有不便啊。”

    杜荷点点头:“本少爷岂能不知道,只是,离开之前,必须将那个许正道找到,一并带走才行。那小子跟个醉鬼一样,剑术高超,武艺过人,倒是条汉子,可惜,这里是长安城,只要陛下的暗卫出动,他就无处藏身,我要是不出手,他就死定了……”

    杜荷越发对许正道产生了兴趣。

    那小子一袭白衣,潇洒自如,路见不平,双箭齐发,确实算得上少有的英雄豪杰。

    这样的人,要是被李二拖去砍了,实在可惜。

    两人急速杜穿过一条条巷子,最后来到了毒牙的总部——一个贫民窟深处乱糟糟的矮小院子中,谁也看不出来,这院子里竟然是杜荷的情报机构所在。

    在进门之前,杜荷拿出一个面罩,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

    杜荷进了院子,便发现早有十几个人在等待着。

    这些人,有穿着华丽的,也有打扮如乞丐的,甚至还有妖艳如得月楼的漂亮舞姬的。

    反正只要散布出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的真实身份。

    张俭上去低语一声,众人齐刷刷地喊道:“老板好!”

    这便是杜荷之前给张俭的手册中提到的要求。

    杜荷憋着嗓子说道:“好,你等按张俭吩咐,立刻出发,寻找白衣青年的下落,今日参与之人,重重有赏。”

    大家脸色一喜。

    ……

    皇宫。

    李二得到消息,当即震怒。

    刚换上来的新桌子,又被他一巴掌拍散架了。

    他指着侯君集和李君羡,“浩之,朗季,你二人也算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竟然连杜荷都拦不住,那杜荷带着的不过是二十几个家具厂的护卫,难道战斗力堪比禁军吗?”

    侯君集无奈地说道:“陛下,臣有罪,是臣低估了杜荷,只是,杜荷带来的人,并未动手,他现在发明了一种比炸药包更为恐怖之物,名为小黑,别名大炮,可以在几百步之外,就引发远处的爆炸,当时炸了两次,一次是将那院子的一面墙炸没了,一次便是将院子内的房屋全部炸塌了,若非如此,贡颂赞布也不会往外跑,也就不会被那神秘的白衣青年射杀……”

    李二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

    “天下,何时有这等厉害之物?”

    侯君集和李君羡摇摇头。

    “陛下,臣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此物,想必,又是杜荷弄出来的……”

    啪。

    李二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柱子上,说道:“传令,命李世绩、牛进达,立即出发,前往河西之地,做好防备,以防吐蕃人报复。传令,让辅机立刻着手调度,准备半年的粮草,运往边关。”

    在场的人,都知道,吐蕃与大唐的一战,似乎在所难免了。

    那松赞干布本来就是好战分子,一直派军队滋扰大唐边关,如今自己的儿子在长安被杀,岂能不发动战争。

    李二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说道:“杜荷啊杜荷,你可真能给朕添麻烦啊……”

    随即,李二说道:“派暗卫出动,务必抓到那白衣青年,朕倒要看看,何方宵小,竟敢在禁军面前杀人。”

    “还有,把杜荷给朕带到宫中来,朕要当面问罪,他是朕的女婿,是朕的臣子,竟敢胆大妄为,公然违抗朕的命令,他眼里还有朕吗?”李二几乎咆哮着说道。

    “是!”

    侯君集和李君羡当即领命,联合温步仁,以往蛰伏暗中的暗卫,全部出动,满城搜捕神秘的白衣青年。

    一时间,长安城风雨欲来。

    哪怕李二已经安排人压下贡颂赞布死亡的消息,可消息还是悄悄传播开来。

    众人听到杜荷竟然当着禁军的面杀了吐蕃的王子,一时间都感觉这家伙是疯了。

    ……

    (六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2章 白衣神箭,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