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院子中。

    来了一拨拨人又走了一波波人。

    这些都是毒牙的人员,大家像蚂蚁搬东西归巢一般,将零零碎碎的消息,全部送到了院子中。

    每则消息,都会被专人整理成小纸条,然后送给张俭。

    张俭经过一番筛选和归类之后,整理成一页页纸张,再亲自送到杜荷身前。

    杜荷从真真假假的消息中,寻找有价值的部分。

    暗卫的出动,可以瞒过别人,却瞒不过杜荷。

    包括一个时辰前出了东门朝家具厂方向去的那队人马,显然是替陛下去抓自己的。

    三个时辰前,长安城戒严,城门全部封锁。

    街上出现大批的禁军和武侯,但有敢在街上乱窜的平常百姓,少不得要被拉去暴打一顿。

    不一会儿,张俭神色凝重地出现,小声说道:“少爷,最新消息,长孙家的黑铁死士出动了,暂时动向不明!”

    杜荷笑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王雄飞,王富贵都被我砍了,长孙无忌要是坐得住才怪,毕竟那还是他表亲呢……继续查,查清楚这次刺杀事件,背后是否有长孙家的支持,若被我查到有长孙家,哼,那就别怪我不气了……到时候,就是陛下出面也没用……”

    “明白!”

    张俭刚要离开,却被杜荷叫住:“去王家,找一些王雄飞和王富贵的书信,给我带过来,顺便找几个王家的管家之类的下人,一并带来,本少爷自有用处。”

    张俭似乎猜到了什么,却不敢说,而是抓紧去办。

    几个时辰过去,杜荷要的东西,全部带到了。

    张俭带来了一百多封王雄飞和王富贵的书信,还抓来了王家的管家,两个下人,还有王雄飞刚娶过门没多久的小妾。

    在一个狭窄的小房间中,杜荷见了这四个人。

    几人一看见杜荷,顿时面色大变。

    下午时分,消息传到王家,大家都知道杜荷杀了王雄飞和王富贵,简直可以称为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大家别紧张,我不会滥杀无辜。”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掉王雄飞和王富贵吗?”

    几人都摇摇头。

    刺杀行动做的十分隐蔽,只有王雄飞父子二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得而知。

    杜荷找了张椅子坐下来,说道:“很简单,因为王雄飞通敌*。本少爷已经从王雄飞的书房中搜出了大量他与吐蕃人的通信,其中就有和吐蕃王子贡颂赞布的来信,自从三年前,王雄飞便向吐蕃人私通消息了……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几人还是摇头。

    啪。

    杜荷一拍桌子:“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吧?”

    有人点头。

    有人摇头。

    杜荷冷声道:“知道的留下,不知道的,拖出去杀了。”

    摇头的两个下人,急忙点头。

    “很好,”杜荷满意地点点头,“明日,陛下便会知道这件事,到时候,王家满门抄斩,而你们,也在其中,尤其是你……这么如花似玉的女子,还没享受这人间的繁华,就要去要做冤死鬼,本少爷都替你不值!”

    那小妾一听,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

    “县子,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不想死啊,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没错,王雄飞通敌*,这件事我知道……”小妾哭的梨花带雨的,爬到杜荷旁边,拉着杜荷的裤腿哭诉着。

    杜荷伸手,抬起对方的下巴。

    这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女子,长得白净,颜值上等,却是一个好美人胚子。

    杜荷问道:“你是个聪明人,叫什么名字?”

    小妾答道:“县子,奴家小名小鱼儿,本是从东边逃荒来的,爹娘在半路上都饿死了,也是为了能吃饱饭,才嫁给王雄飞那个杀千刀的,我真的不想死啊……”

    杜荷唰的站起身来,说道:“张俭,带他们下去,*。”

    “是!”

    做完这一切,杜荷才回到房间,拿着王富贵和王雄飞的书信,还有贡颂赞布的手稿,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他才胸有成竹地拿出纸笔,开始书写起来。

    他写好一封,张俭便拿去加工一番,一封封书信,时间跨度从三年前到现在,便做成了。

    ……

    大唐家具厂门口。

    气氛却是剑拔弩张。

    一共十二个暗卫,带队的是一名校尉,名叫张友举。

    唰。

    长剑出鞘,张友举指着对面的家具厂守卫,厉声说道:“我等奉陛下口谕,前来捉拿杜荷,前方的人员,迅速让开,否则,杀无赦。”

    那些守卫却是一个也没动,反而站在栅栏门后面,也拔出了手中的长刀。

    杨昊高声喊道:“这里是大唐家具厂,乃是蓝田县子杜荷的私人领地,你等口口声声要捉拿我家少爷,陛下的敕令在何处?岂能空口无凭,随便抓人?”

    张友举拿出金牌,高声道:“这是陛下赏赐的金牌,见到金牌,犹如见到陛下,大胆刁民,还不让开?”

    杨昊大声回应道:“大人,我们这些刁民不认字啊,谁知道你那金牌是真的还是假的,要想抓人,还是等陛下亲自来吧,我们不认识什么金牌,也不懂什么口谕。”

    张友举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杀!”

    暗卫们立即出动,朝栅栏门冲去。

    唰。

    门后突然飞出来一人,轻盈落地,这人刚落地,宝剑却已出鞘,剑尖却已抵在了张友举的喉咙处。

    正是程忆悦。

    程忆悦冷冷地说道:“谁敢朝前一步,我就杀了他。”

    众人全都不敢动。

    这女子的剑术,实在有些邪门。

    就连武艺高强的张友举,也摸不清对方的路数。

    不过,这家伙能做到暗卫的校尉级别,也并非胆小之人,只见他神色淡然,沉声道:“退!”

    暗卫们齐刷刷地往后退了退。

    程忆悦突然撤回剑,唰的往脚下划了一条线。

    只听她说道:“跨过这条线者,死。自打伤好之后,便没有杀过人了,太无聊了。”

    暗卫们的表情,都有些精彩起来。

    这文文弱弱的女子,竟然是一个杀人狂魔?

    已试驾,张友举进退两难。

    恰在此时,大门后出现火把,一群人簇拥着李媛姝和李丽质朝这边走了过来。

    李媛姝和李丽质一出现,张友举便是一愣。

    张友举急忙说道:“属下张友举,见过汝南公主,长乐公主。”

    他心中暗暗吃惊,为何两位公主会出现在杜荷的家具厂?

    ……

    (七更,龙套【张友举】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3章 刁民不识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