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公子的带领下,杜荷几人不多时间便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坊子内。

    这坊子中,居住的都是普通的人家。

    谁也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个妓院。

    大唐的妓院是合法的,但也有规定的地点,便是在平康坊。

    其他地方,那就是非法的。

    九公子嘿嘿笑道:“县子,你有所不知,那平康坊的姑娘,未必有咱们这里的好,不如我待会找几个给你试试!”

    “滚蛋,办正事!”

    “是是是,嘿嘿……”

    进了一座院子,一个中年人立即迎出来,看见杜荷等人,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跑。

    九公子一把拽住对方:“别怕,自己人。”

    中年人才平静下来,目光中却保持着警惕。

    九公子问道:“那个小子,又来了吗?”

    中年人点点头。

    “带我们去找他,这边是你的!”九公子扔给对方一锭银子。

    中年人便引着几人到了一个房间门口。

    杜荷一挥手。

    砰。

    吕布上前,一脚把门踹开。

    然后,他一把夺过中年人手中的灯笼,率先走了进去。

    等大家走进去一看,只见许正道已经爬了起来,床上坐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女子。

    许正道来不及穿衣服,一把抓住自己的衣物,就要朝窗子的方向逃跑。

    却一下被杜荷挡住了去路。

    杜荷喊道;“许正道,咱们又见面了。”

    许正道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笑道:“原来是你,我道是谁,还以为是仇家追上门来了。”

    “看来你结下的仇家不少啊!”

    “还行吧……”

    许正道淡定地当着众人的面开始穿衣服,也不在乎自己的小兄弟暴露在大家面前。

    等他穿好衣服,才抬头盯着杜荷,说道:“你这么晚还来打扰我的好事,总不会是要请我喝酒吧?”

    “喝酒还是改天吧,我是来救你的,没有我,你恐怕活不了几日。”

    “我凭什么相信你?”

    许正道说着,从桌上拿起自己的弓箭,佩戴起来。

    带上弓箭,这家伙立马就显得不一样了,气质顿时发生了变化。

    杜荷笑道:“你没有选择!”

    “我只相信我自己!后会有期!”

    许正道说完,一闪身,便撞破窗户飞了出去。

    吕布问道:“少爷,要不要把他留下?”

    “不必,他自己会回来的。”杜荷成竹在胸地说道。

    杜荷话音未落,只听外面突然砰的一声闷响。

    众人急忙跑到外面一看。

    只见许正道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大骂道:“特奶奶的,还要不要让人活了,外面,全是人,而且都是高手,完了完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张俭已经掌握了长安城的每一条街道。

    是以,他带着杜荷来的时候,全都绕开了外面搜捕的禁军和暗卫。

    但是许正道不一样,这家伙到长安城不到半个月,对周围的一切可以说是抓瞎的。

    这货方才一出去,迎头就撞见了几个暗卫,要不是仗着出众的轻功和黑夜的掩护,只怕都被抓走了。

    许正道抬头看着杜荷,说道:“大哥,求你把我带走吧!”

    这货一下就怂了。

    杜荷当场把许正道带走。

    到了外面,张俭小声问道:“少爷,许正道被咱们带走,要不要把那九公子和其他人都杀了灭口?”

    杜荷摇摇头:“没这个必要,就算陛下知道许正道在我手中又如何,他还能让我交出人不成?”

    许正道一听,大叫道:“大哥,别把我交出去,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只要给我酒喝和钱。”

    杜荷无奈,这家伙,彻底没救了。

    ……

    次日早朝上。

    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过半的朝臣,全都参杜荷。

    有说杜荷不顾大唐社稷大局,公然杀害吐蕃王子贡颂赞布的,有说杜荷目无法纪,在永宁门口杀害王雄飞和王富贵的。

    说道王家父子被杀之事,最激动的莫过于长孙无忌。

    其实,当日王雄飞密谋刺杀杜荷,长孙无忌是略知一二的,当时他还想,万一王雄飞成功了,杜荷这个心头大患就可以被除掉,可谓是大快人心,哪知道,王雄飞败得这么惨,不但刺杀没成功,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当然,也有为杜荷说话的。

    程咬金等人便斥责吐蕃王子攻打家具厂,这是对大唐天威的侵犯。

    老程更是当即请命,请李二拨精兵十万,去把吐蕃给灭了。

    朝堂上一下子变得嗡嗡的,李二只感觉有无数的蚊子在自己耳边飞旋,一时间头大不已。

    砰。

    李二一拍桌子,怒道:“都给朕闭嘴,为今之计,是要先找到杜荷再说,这件案子,朕亲自审理。克明,你是否知道杜荷身在何处?”

    杜如晦站出来,摇摇头:“启禀陛下,荷儿暂时生死未卜,他才十五岁啊,还是个孩子,一天内,却被人暗算两次,听说王家为了对付荷儿,竟然高价买了昆仑奴,我现在,最担心的便是荷儿的安危……要是荷儿出事,臣也不想活了,请陛下恩准我一把老骨头回乡养老吧。”

    说着,杜如晦假装抹了一把眼泪,声音哽咽起来。

    众人都傻眼了。

    一向德高望重,行事稳重的杜如晦,竟然在太极殿上,当着文武群臣演戏?

    不得不说,老杜的演技还是不错的,骗过了许多人。

    只见长孙冲咬咬牙,心道,真是不要脸。

    李二本想对杜如晦施压,让他找到杜荷的。

    哪知道老杜会来这么一出,一瞬间也尴尬了。

    这时,只见西门青从外面跑进来,慌忙说道:“陛下,蓝田县子杜荷,殿外求见!”

    众人一愣。

    现在满长安城都在寻找杜荷,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自己出现了?

    李二也是略微有些惊讶,说道:“宣。”

    “宣杜荷觐见!”

    随即,便见杜荷走进了太极殿。

    一夜未睡,杜荷却是神采奕奕的。

    杜荷径直走到人群前面,说道:“杜荷,参见陛下!”

    行了一礼。

    啪。

    李二一拍桌子,问道:“杜荷,你可知罪?”

    杜荷一脸茫然。

    “陛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来告御状的。”杜荷大义凛然地说道,把自己摆在了受害者的位置。

    他话一出口,众人明显一愣。

    现在朝野内外都在讨论陛下要怎么治罪杜荷,哪知道,杜荷竟跑来告御状?

    ……

    (九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5章 戏精杜如晦,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