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几万百姓等候在皇城门口。

    大家都在等杜荷的消息。

    这一次赌博,许多人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赌进去了,就是寄希望于十日时间拿到三倍的赌注……现在,是时候了。

    ……

    早朝之上。

    大家都大眼瞪小眼,没有说话。

    今日的早朝,却已经不是议论正事了,而是变成了等待开奖结果。

    而开奖人杜荷,迟迟不现身。

    就连李二都有些坐不住了,问道:“赵阳,去看看杜荷是怎么回事,说好今日早朝上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怎么都这时候了,还是不见踪影啊!”

    赵阳急忙跑出去。

    长孙无忌见状,却是心中大定,哈哈一笑,说道:“陛下,依臣看,杜荷只怕是不敢来了,据说这次长安城下注杜荷不能挖出宝藏的人就好几万人,加起来足有一百多万贯,若是杜荷全都赔付三倍,那就是三百多万贯,那梦幻集团虽然能赚钱,面对这么一笔债,只怕也无能为力吧。”

    李二心道,难道,杜荷这次真的马失前蹄了?

    毕竟,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啊。

    啥时间,李二对杜荷就没有多大信心了。

    朕的八万贯钱啊!

    一想起来,李二的心就在滴血。

    就在这时,赵阳匆匆跑进来:“陛下,诸位大人,鄠邑县侯……来来来来……”

    他口中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还没说完,就被外面一道声音打断了。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众人听到这奇怪的唱词,急忙扭头一看,只见杜荷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这重阳节都过了,天气已经不只是凉,而是变得微冷了,可杜荷一袭白衣,手拿一把折扇,一边扇着一边往里面走,走到跟前,大家才发现,杜荷满头大汗,面色红彤彤的。

    长孙无忌说道:“杜荷,老夫还以为你不敢来了,怎么,两手空空而来,你拿什么赔付大家的赌注啊?”

    “就是啊,杜荷,你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大伙都在等你呢,没想到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你还不出现……”

    “鄠邑县侯,老夫看在与你莱国公府交好的份上,也不要那三倍赔付了,你给我一倍的赔付就行了,免得说老夫欺负你。”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却都是在说这赔付之事。

    杜荷听了,一阵无语。

    “各位,现在结果尚未出来,你们就在此讨要赔付……真是……真是好不要脸!”杜荷笑呵呵地说道。

    “你……”

    大家都气呼呼地瞪着杜荷。

    礼部尚书陈叔达跳出来,说道:“好了,杜荷,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倒是赶紧告诉大伙,那宝藏,到底挖到了没有啊?”

    杜荷嘿嘿笑道:“陈大人,你说巧不巧,我这几日不吃不喝在那骊山脚下,带着几百个工匠,竟然把你祖宗挖出来了!”

    “杜荷……你大胆,你竟敢羞辱与我?”

    陈叔达一下就跳脚了,撸起袖子就要与杜荷干架。

    杜荷见状,急忙按住陈叔达的肩膀,说道:“陈大人,别激动别激动,先看看是不是……”

    啪啪啪。

    杜荷拍拍手。

    门口,西门青带着两个禁军,抬着一座用红色丝绸掩盖的东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众人看了,大吃一惊。

    难不成,陈叔达某个祖宗,真的被埋葬在骊山脚下,然后被杜荷挖出来了?

    可是……杜荷挖了人家祖宗,还大摇大摆地弄到大殿上来,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关键,这是太极殿啊。

    李二脸色都变了。

    要是杜荷真的弄来一具尸骨,那以后这太极殿还能待下去吗?

    只见他站起身来,刚要阻止。

    却见杜荷快步上前,一把将那红色丝绸扯开,高声说道:“当当当……陈大人,快看,这是你祖宗啊!”

    嚯!

    众人一看,竟是一具石像。

    那石像比在场的人身高差不多,雕刻得粗糙,却是惟妙惟肖的,身穿盔甲,戴着头盔,手中握着一柄长剑,看上去非常英武。

    原来是座石像,不是自己祖宗啊。

    陈叔达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指着杜荷,大喊道:“杜荷,我跟你拼了,你竟敢如此羞辱我……”

    说着,就要上来拼命。

    杜荷急忙拦住,说道:“陈大人,别急别急,你且看看这后面。”

    陈叔达跟着杜荷绕到那雕像后面,仔细一看,只见那雕像后面,有几个篆书写成的字:陈进。

    陈进?

    陈叔达突然陷入沉思。

    猛然间,陈叔达噗通一下跪倒在石像面前,嚎啕大哭道:“先祖啊……我的先祖啊……”

    周围的人都懵逼了。

    这是啥意思?

    陈叔达喝多了?

    还是孔颖达站出来,说道:“诸位大人有所不知,陈大人有一位先祖,便是秦朝时期的武将,姓陈名进……观这雕像的模样,再看这几个字的风格,定是秦代的雕像无疑,看来,也就是当初陈大人先祖的雕像了。”

    众人恍然大悟。

    那边,陈叔达哭了一通,突然站起来,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问道:“杜荷……我先祖的雕像,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你是不是把我家祖坟刨了?”

    杜荷哭笑不得:“陈大人,你家祖坟在哪,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现在就可以告诉大家,这便是我在骊山脚下挖到的宝藏……之一,恐怕,不只是陈大人的祖宗,其他诸位大人的祖宗,也在其中吧……”

    李二都有些傻眼。

    他急忙问道:“杜荷,到底怎么回事?”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八万贯钱,可杜荷迟迟不说明情况,心中那叫一个焦急啊。

    杜荷走到众人跟前,问道:“诸位大人都是学识泰斗,学富五车,博观全书,可曾知道,当年始皇帝嬴政在世的时候,打造了一支奇怪的阴兵?”

    阴兵?

    在场不少人都一脸疑惑,从未听到这个传说。

    就在众人都一脸懵逼之际,却见陈叔达主动站出来,高声说道:“鄠邑县侯说的阴兵,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相当清楚……”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7章 这是你祖宗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