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长孙无忌得意的样子,杜荷反问道:“不知,长孙大人认为,这些兵佣能值多少钱啊?”

    长孙无忌故作高深,说道:“也就值个几百贯钱吧,找几个工匠,花个几年的时间,也能做出来吧,最多,不过千贯。”

    这个时代的人们,对古董有概念,但对文物却是没有概念的。

    这玩意儿放在后世,那就是无价之宝。

    但在这个时代,就是一堆雕像而已,远不如当年始皇帝用过的蓝田玉雕刻的屎盆子值钱。

    所以,长孙无忌的一席话,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杜荷又问道:“长孙大人,在你看来,至少需要价值多少钱,才能称为宝藏啊?”

    “嗯……这,至少五万贯,五万贯以下,都不能称为宝藏……”长孙无忌故意说了一个比较高的数字。

    千贯和五万贯,那可是五十倍啊。

    在长孙无忌看来,就算杜荷真的挖出来两千个兵佣,那也不可能价值五万贯的,更何况这当中,至少有三成是坏掉的呢。

    说完,他心中就两个字,自己的二十万贯下注和六十万贯的赔付,稳了!

    “哈哈哈……”

    杜荷突然大笑起来。

    旁边的秦琼上前,一把将他按住,说道:“杜荷,算了算了,不就是赔付三百多万贯嘛,慢慢赔就是了,千万别想不开啊,你要是跳下去,这辈子可就毁了……”

    原来,秦琼还以为杜荷是疯掉了,要掉下去呢。

    杜荷哭笑不得。

    只见他推开秦琼,说道:“秦伯伯,这你可想错了,我杜荷这辈子,最看不起的便是自杀的人。”

    说完,他一转身,来到陈叔达面前,问道:“陈大人,方才那雕像,你也看了,就是你祖宗无疑,现在,我把你祖宗卖给你,你买不买?”

    陈叔达瞪了杜荷一眼,气呼呼地说道:“买,我要将我先祖的雕像带回去,供奉在祖宗祠中。”

    “好,开个价吧!”杜荷开门见山地说道。

    陈叔达指着杜荷:“杜荷,你不要欺人太甚……”

    “五万贯!买不买?”

    五万贯?

    一个雕像卖五万贯?

    在其他人看来,杜荷就是想钱想疯了。

    陈叔达也犹豫了。

    他虽然是礼部尚书,但家境可比不上长孙无忌,不然当初也不至于只下注一万贯了。

    可对别人来说不值一文的雕像,那是他的祖宗啊。

    看他犹豫不决,杜荷直接问道:“陈大人,莫非你觉得,你家祖宗不值五万贯?”

    “杜荷……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雕像,我……”

    杜荷哈哈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便将这兵佣,送给我家旺财吧。”

    “旺财是谁?”陈叔达问道。

    “旺财啊,是老傅养的一条狗……”

    陈叔达都要气得爆炸了。

    竟然把我祖宗的雕像,送给一条狗,真是太欺负人了。

    他大喊道:“慢,杜荷,我买,五万贯,就是砸锅卖铁,半个月内,我也将钱送到你手上,你先把雕像给我吧。”

    “那简单,陈大人我还是信得过的,来,咱们立字为证。”杜荷最爱干的就是这件事,只见他拿出一张纸,上面早就写好了五万贯将陈进兵佣卖给陈叔达,然后不等陈叔达反应过来就拉着陈叔达的手按下了手印。

    陈叔达一脸懵圈,总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可是问题出在哪也不知道。

    杜荷拿着字据,来到长孙无忌跟前,问道:“长孙大人,你方才说的,价值五万贯以下,就不能称为宝藏,现在,一个兵佣,就价值五万贯,而这下面,还有不少呢,说不定就有你长孙大人家的祖宗,价值肯定远远不止五万贯吧?”

    长孙无忌脸色一阵阵的惨白。

    他无话可说了。

    只见他指着杜荷,说道:“杜荷……你你你,太*了……”

    噗通。

    说完,一头晕倒在地。

    杜荷急了:“哎,你这……你晕过去,这钱也拿不回去了啊,哈哈哈……”

    众人见状,心中都想,杜荷太*了。

    不多时间,消息传出。

    当初下注的人们,全都得知杜荷挖出了宝藏。

    这本是一件值得细细讨论之事,可这时候,竟是没有人去讨论,大家站在骊山脚下,先是沉默,随后便有人嚎啕大哭起来。

    可那又如何,杜荷已经收获了一百多万贯。

    除去李二的十六万贯和秦琼的一万贯,杜荷还剩下足足九十万贯。

    就在外面都骂杜荷*的时候,当晚,梦幻集团举办了盛大的篝火晚会,大家都说自家少爷有本事,先是空手从长孙无忌手中拿到了两万亩土地,然后又摇身一变,做了一个赌注,十日时间就凭空赚到了九十万贯钱,这已经不是凡人了,是财神在世啊……

    最开心的莫过于梦幻集团的一众高层了,前不久,整个梦幻集团步子迈得太大,导致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现在好了,一下多了这么多钱,又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干了。

    ……

    有人欢喜有人忧!

    几家欢喜几家愁!

    长孙无忌无疑是长安城……不,应该是全大唐最忧愁的人了。

    先是自以为是,给了杜荷两万亩骊山脚下的土地,本以为杜荷是个冤大头,哪知道,杜荷竟然做了一个局,转手就挖到了兵佣,还从他手中骗走了二十万贯……每每想起,长孙无忌都有种自杀的冲动。

    老管家守候在床前,心疼地说道:“老爷,这样下去可不是个事啊,那杜荷小子,太可恶了,竟然使出这等手段来骗人!”

    长孙无忌病怏怏地爬起来,说道:“何须骂他,是我长孙无忌,技不如人,没想到,做了一辈子的生意,竟然栽在了杜荷手中,老夫心疼的不是钱,是名声啊,现在好了,整个长安城都知道我长孙无忌是个大傻瓜……”

    “哎!”

    一时间,老管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长孙无忌心道,福兮祸兮所福,这样打击一下也好,总算把老夫喜欢被抽鞭子的毛病改掉。

    原来,自当日晕过去被送回来之后,长孙无忌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包括抽鞭子那事,一来二去,便也没有兴趣了,只好以这个为安慰自己的理由,也算是一种心理慰藉。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9章 杜荷太*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