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得知消息,每日派御医到司空府为长孙无忌看病。

    反正现在李二一下获得了八万贯,财大气粗不说,心情也是相当美妙。

    几日后,长孙无忌的病也慢慢好了。

    这一日,他正在后院之中晒太阳,却见长孙冲急匆匆跑进来。

    长孙无忌不满地说道:“冲儿,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啊?”

    长孙冲急忙说道:“爹,你还不知道吧,杜荷……那骊山脚下又出新鲜事了?”

    长孙无忌激动地问道:“是不是那里出事了,呵呵,当初,老夫就知道,那骊山脚下,阴气太重,可杜荷倒好,竟敢把始皇帝的阴兵挖出来,始皇帝还能放过他?这下,出事了吧,哈哈哈……”

    长孙冲赶紧打断长孙无忌,说道:“爹,不不不,不是,没出事,是杜荷,当初他不是挖出兵佣了吗?这家伙最近搞了一个兵马俑观赏馆……每个人只要交十文钱,就可以去观赏那些兵佣!”

    “杜荷怕不是想钱想疯了吧,十文钱,有谁会去看一堆破石头?”长孙无忌没好气地说道。

    长孙冲点点头:“是啊,爹,好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哪知道,昨日是第一天,竟然有许多人都去了,据说,一天时间,那兵马俑观赏馆,就收到了两万钱呢,也就是说,有两千多人都去了……”

    长孙无忌瞪大了眼睛:“我的两万亩土地啊,杜荷这个*……”

    骗人下注就不说了,现在,杜荷竟然搞了一个观赏馆,做起了细水长流的生意。

    长孙无忌的心又开始滴血了。

    噗通。

    急火攻心,长孙无忌又晕倒了。

    整个司空府,霎时间又乱成了一团。

    ……

    同一时刻。

    杜荷乘坐马车,经过长安城的人民大道,离开明德门,准备从西边绕行,带上陆远等人去勘察一番,拿出一笔钱,修建一条大道,连通骊山和长安城,方便去参观兵马俑的民众通行。

    这个时代虽然生产力低下,但也不缺乏有钱人,最典型的就是长安城的大户,这些人手中有土地,还经营着各类生意,虽说比不上长孙家这样的土豪,但家财万贯的也不在少数。

    而杜荷要做的,就是从这些人口袋中,将钱全部弄到自己的口袋中。

    他有意将那骊山脚下打造成一个胜地。

    车队刚出明德门没多久。

    在经过一片树林时,突然,从一棵参天大树上飞跃下来一道人影,这人影径直朝杜荷的马车飞来。

    仔细看,这是一个年纪在十岁左右的少年,身材长得矮小,腰上栓着一根绳子,那绳子的另一端,就拴在大树的顶端,少年扑下来的样子,仿佛一头捕食猎物的雄鹰。

    “有刺!”

    有人突然大喊一声。

    随即,马车便停了下来。

    许正道唰的一下扔开缰绳,从马背上跃起,已经开始张弓搭箭。

    而鬼神却是一手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三棱军刺,身体一跃,率先冲到杜荷的马车顶部。

    眼看那少年身体矫健地落到马车上,唰唰地和鬼神交上了手。

    这小家伙,哪是鬼神的对手,不到五个回合,就被鬼神的三棱军刺刺伤了肩膀,眼看就要被鬼神擒住,小家伙突然从怀中摸出一个纸包,朝鬼神扔来。

    啪。

    鬼神用三棱军刺将那纸包拍开,顿时,粉*的粉末四散开来。

    鬼神闻到这刺鼻的味道,先是一愣,随即便感觉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只得单膝跪地右手撑地停下来。

    那少年见状,咬咬牙,转身一跃,借助那绳子,越过众人头顶就要逃跑。

    就在此时,旁边一道黑影闪出,唰的一下,将少年擒住。

    原来是吕布出手了。

    吕布一把抓住少年,用力一拉,便将那绳子扯断了。

    随即,他拎小鸡一般将少年拎到了杜荷的马车面前。

    “少爷,是个不知死活的孩子。”吕布说道。

    鬼神唰的一下从马车上跳下来,指着少年骂道:“妈的,竟敢暗算我,我先打断你这小杂种的双腿再说……”

    说着就要动手。

    却见杜荷掀开马车帘子,说了声:“住手!”

    鬼神急忙退到一旁。

    杜荷下了马车,这才仔细打量这少年。

    少年身穿兽皮,却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了,一张脸黑魆魆的沾染了泥土,眼神却是十分坚定,看向杜荷的眼神中,充满了桀骜不驯,可是有吕布在场,却是一动不敢动。

    杜荷问道:“谁派你来的?”

    少年摇摇头:“我自己要来的!”

    “呵呵,有意思,你为何要杀我?”杜荷又问道。

    少年摇头:“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绑架你的……只要绑架了你,我就有钱了。”

    嗯?

    杜荷心想,这小子胆子挺大啊。

    “谁告诉你绑架了我,你就有钱了?”

    “长安城的人都说,你是天下最富的人,我没钱,我就要绑架你,你给我钱就行了,我没杀过人,也不会杀人……”少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没想到,你身边有这么多高手?”

    “哈哈,他们说的没错,本少爷就是天底下最富有的人,不过,想要我的钱的人多了,想要我命的人也多了,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你很缺钱吗?”杜荷哈哈一笑,问道。

    少年点点头:“我没钱吃饭。”

    “真是个单纯的少年……来人!”

    杜荷一伸手,旁边的张俭便拿出来一个钱袋子。

    杜荷递到少年面前,说道:“告诉我,你的身份,这些钱,便是你的,足够你在长安城生活三个月了。”

    那少年道:“我是猎户的儿子,我叫昊。”

    只是,他并未接过杜荷递过去的钱袋子,而是说道:“我爹说过,猎人和猎物,本就没有分别,现在,我是你的猎物,要杀要剐,随便你。”

    杜荷若有所思道:“是条汉子,拿钱走人,或者,走人,本少爷心情好,这次不杀你。”

    “好,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那少年拿过钱,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杜荷挥挥手,安排道:“正道,交给你了,我总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你去盯着,看看他背后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0章 猎户的儿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