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哈哈笑道:“当然,本少爷要做的就是千金买马,最好能买到千里马……千金买马骨这等事,听起来很美好,可未必管用,说不定还要被人嘲笑一番呢,再说,真的花重金青睐几个废物,那有何用,还不如本少爷亲自上阵呢,老马,淡定淡定,等着吧,不出几日,肯定会有人上门的。”

    “好……”马周无奈地说道。

    杜荷做事,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不敢说,也不敢问。

    ……

    长按城有名的醉仙楼。

    三楼之上,人声鼎沸,坐满了人,角落中,却有两个年轻的男子,一边品尝着桌上简单的几个小菜,一边看着大唐新报。

    二人衣着普通,却是气质不凡。

    突然,其中一人说道:“肖兄,你当真不心动吗?进士出身,每月薪钱一千贯,还可以马上得到两万贯奖赏,还可以担任教学部长呢,虽然不知道这教学部长是什么,但好歹也是在鄠邑县侯手底下做事,想必也不会差,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嘛,再说,杜荷还是莱国公府的人呢,现在虽说开府建牙,可他爹还是杜相啊……”

    那姓肖的男子却是露出不屑的笑容,说道:“这等事,在下并无兴趣,那杜荷,名声不好,我肖子懿当初也是跟了……算了算了,不提也罢,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去给杜荷做事的……”

    那人笑道:“肖兄是个有气节的人,来,我敬你一杯!”

    二人正喝酒呢,楼下突然冲上来几个卖报纸的小童。

    如今,卖报纸的小童,已经成了长安城最靓丽的风景线。

    这些小童,原本都是长安城乞讨的小乞丐,后来被大唐书斋组织起来卖报,一时间长安城的小乞丐少了许多,就为这事,朝中还有人上奏说杜荷做了大善事,要给杜荷请功呢,可惜响应的人寥寥。

    小童们上来,就开始嚷嚷起来。

    “最新一期的大唐新报!”

    “大唐新报,鄠邑县侯亲自写了文章,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角落中的两名男子起初不以为意,那姓肖的男子却是猛然间抬头,仔细品味这句话,顿时震惊不已,冲上前,一把抓住一个孩童,扔给他十几文钱,拿上一份报纸,便回到座位上。

    旁边的男子取笑道:“肖兄,你方才不是还说自己瞧不起杜荷吗?这大唐新报,便是杜荷办的,这《马说》也是他写的……你说奇不奇怪,杜荷不是大唐第一诗人吗,现在却改写骈文了?”

    “不……这不是简单的骈文……”

    说着,肖姓男子站起身来,举着报纸,高声念了起来:“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他刚开始念了两句,周围的人便纷纷放下筷子,仔细聆听起来。

    等他念完。

    “好!”

    “念得好!”

    周围的人,全都站起来给他鼓掌。

    肖姓男子无奈地说道:“诸位,这可不是我念得好,是杜荷写得好!”

    “原来是杜荷……没想到他写的这么好!”

    大家便开始议论起来。

    肖姓男子回到座位上,说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此言,有理啊,剀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肖兄请说!”

    “俞平,你当初也在定州官学馆中担任过先生,而且还有两名弟子被推举为秀才,你完全符合杜荷说的第一个条件,去那半山学院担任教师,每月薪钱五十贯,还可以得到一千贯的奖励……你正好去试试,看杜荷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肖姓男子说道。

    这二人,一人叫肖申,一人叫林剀之。

    林剀之听了,吃惊道:“肖兄,你方才不是说,就是饿死,也不去给杜荷做事吗?”

    肖申瞪大眼睛问道:“我方才说过吗?”

    “亲耳所听……”

    “那一定是你听错了!”

    林剀之:“……”

    ……

    为了招揽人才,杜荷还特意在梦幻集团售卖旋转木椅、麻将机的店铺中,单独搞了一个人才招揽点,而且自己亲自坐镇。

    报名的人络绎不绝,可惜都不符合条件,别说符合高级人才的条件,就是普通的教书先生的条件都达不到。

    所以,此刻杜荷正在院子里打盹呢。

    “阿嚏……”

    九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有些寒冷了,一阵微风吹来,杜荷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就在这时,马周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杜荷,别睡了别睡了……来了个高级人才!”马周穿着长袍大褂,说话却是充满现代风格,这都是被杜荷给带偏的。

    杜荷急忙站起身来,问道:“高级到什么程度?”

    “外面来了个年轻人,说自己曾在定州学馆担任过先生,有两名弟子还曾被推选为秀才……”马周激动地说道。

    他之前还认为根本没人会来报名的,没想到这高级人才的招聘启事刚登出去,就有人上门了。

    杜荷伸了个懒腰,淡淡地说道:“我还以为来了个进士呢,没想到只是个先生啊,走吧,去看看……”

    马周一阵无语,赶紧引着杜荷来到外面。

    杜荷走进屋子,便看见一个身材清瘦,衣着普通的男子端坐在旋转木椅上。

    男人见到杜荷,急忙起来打招呼。

    “敢问先生高姓大名啊?”杜荷直接问道。

    那人说道:“在下林剀之,字俞平,听闻鄠邑县侯招揽人才,便来试试。”

    “你说你曾在定州官学馆担任过先生,可有凭据?”杜荷一边打量对方,问道。

    林剀之急忙从怀中掏出几张纸,说道:“这是当年定州府为我发的文书,上面有我的名字,还有手印,还有定州刺史的大印。”

    杜荷拿过来看了看,文书是真的。

    他招招手,让下人拿过来笔墨纸张。

    杜荷笑了笑,说道:“林先生,请把你的名字写一遍。”

    林剀之照做,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杜荷拿过来仔细对比,发现笔迹虽有变化,却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于是点点头,满意地说道:“恭喜你,林先生,如果你愿意,从今日开始便可以成为我们半山学院的一名教师!”

    ……

    (龙套【肖申】【林剀之】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8章 马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