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头的,正是王贡。

    还有几个御史,大家都有些印象。

    这些私塾先生声势浩大,来势汹汹,把李二等人都给震住了。

    杜荷急忙上前,指着王贡,大声说道:“哟,这不是王御史吗?你带这些人,到我半山学院,有何贵干啊?”

    王贡上前,说道:“杜荷,你举办这半山学院,乃是倒行逆施,你这样做,只会误人子弟……哼,我们这些人便是看不惯你再祸害百姓,欺瞒世人,所以今日到你这里,要你给一个说法,你今日要是不给大家一个交代,这些私塾先生可都是长安城有名的人物,把大家逼急了,就把你这半山学院砸个稀巴烂。”

    王贡的本意,是想吓唬吓唬杜荷,让杜荷给个说法,并不是真的要打砸,毕竟这是杜荷的地盘,真要打砸起来,将来闹到陛下面前,只怕大家也没有好果子吃。

    哪知道,杜荷突然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王大人,请,随便砸,只要你愿意,别说砸个稀巴烂,你就是把这半山学院翻个底朝天,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你是朝中御史,代表的朝廷,而我杜荷,虽然是鄠邑县侯,却没有个一官半职,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嘛,我对你,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砸吧,快点砸,谁不砸谁就是王八蛋!”

    杜荷一句话,一下就惹怒了王贡身后的那帮私塾先生。

    这帮家伙因为要被杜荷断财路,早就对杜荷恨之入骨,此刻见状,纷纷卷起袖子。

    “砸!”

    “打过去!”

    一帮人越过王贡就要冲上去,王贡在后面喊“且慢”也没用了。

    眼看着这些人就要冲上去砸东西,这时,李二突然站出来,厉声喝道:“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说砸就砸,你们眼中,还有法度吗?”

    众人见状,都楞了一下。

    旁边有人捅了捅王贡的胳膊,问道:“王大人,这不要命的黑汉子是谁啊?”

    王贡看着灰头土脸的李二,根本没有印象:“我哪知道,说不定是个灾民呢,别管,肯定是个不怕死的贱民。”

    这下,长孙无忌等人都是面色大变。

    李二突然就怒了。

    他方才先是被一个孩童在沙盘上打败,然后又被几个还在组成的蹴鞠队在运动场上打败,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火气无处释放。

    好家伙,王贡却是主动送上门来。

    “王贡!”

    李二勃然大怒,怒吼一声。

    王贡一愣,露出疑惑神色:“这声音,怎么这么熟……陛下!”

    噗通。

    王贡一下反应过来,一下跪倒在地。

    陛下?

    周围人一听。

    全都跪倒在王贡身后,三呼万岁。

    李二上前,说道:“好,很好,王贡,你做的很好,竟敢说朕是一个贱民,你很不错!”

    王贡吓得尿都快出来了,赶紧说道:“陛下,陛下,饶命,臣眼拙,没认出来是你。”

    李二怒道:“朗季,把这些胆大包天的混账东西,给朕全部抓起来,还有,王贡身为御史,目无法纪,纠结百姓*,本应免去御史官职,但朕网开一面,责罚五十大板,滚回府中好好反省过错,一个月不得出门半步。”

    哗啦啦。

    周围穿着便装的进军们冲上来,将这帮私塾新生全部抓了起来。

    王煜这时才发现,面前的这位,竟然是当今陛下,他的小心脏,马上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眼看着大家都在关注王贡等人,他便转身,悄悄想溜走。

    哪知道,刚走没几步,便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王煜,站住!”

    王煜一回头,正看见李二盯着自己。

    王煜上前,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陛下饶命,我不是故意……”

    “好了,朕没有怪罪你,相反,你是个好孩子,现在,朕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到国子监念书,你可愿意?”李二问道。

    周围的人闻言,都羡慕不已。

    要知道,那国子监可不是谁都能去的。只有朝中重臣的子嗣或者王公贵族才能进去,寻常百姓家的孩子,哪怕你再有钱,也最多能进长安县的县学馆,根本不可能进国子监。而进国子监,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踏入朝中,将来是极有可能成为朝廷官员的。

    大家都觉得王煜这小子是踩到狗屎了。

    可是,王煜认真地想了想,却摇头说道:“多谢陛下好意,只是我不想去国子监,我就想在半山学院,请问陛下以后还会来为我们授课吗?”

    李二笑着说道:“当然,不光朕常来,方才你们这些孩子蹴鞠赢了,以后每隔七日长孙司空大人也会来为大家授课。”

    “哇,太好了!”王煜高兴地说道。

    以后就可以说,自家老师是当今陛下了啊。

    小孩子的心理,还是比较单纯的。

    李二说道:“既是如此,朕也不勉强你,你在半山学院,可要好好念书才是,今日你连赢朕两次,朕便赏你银钱千贯。”

    “多谢陛下!”王煜赶紧重新跪倒。

    然后听李二说道:“你可要好好念书,本分做人,千万别学杜荷算计别人,知道吗?”

    “啊……明白。”

    杜荷:“……”

    麻麦皮!

    李二临走前,只看了杜荷一眼,杜荷便知道,这件事根本瞒不过李二。李二其实早就察觉到自己被杜荷当枪使了。

    可是,杜荷玩的就是阳谋,李二虽然心中有些介怀,却也不好说什么。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王贡等人倒霉,主动撞到了李二的刀口上,殊不知,这刀口全部是杜荷设计好的。

    ……

    王贡一瘸一拐地在旁边两个人的搀扶下,顺着半山学院长长的台阶往下走,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口中不停地嘶嘶气。

    “这杜荷……真是可恶,竟然把台阶修的这么长,这是想弄死我啊……”看着前面还有长长的台阶,王贡就不乐意了。

    旁边的人说道:“王大人,你说这次也是咱们倒霉,哪曾想,陛下好端端的不在宫中呆着,竟然到这破地方来,来就来吧,竟然还穿着破旧,灰头土脸的,谁能想到他是陛下啊……倒霉,真是倒霉透了。”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05章 撞上刀口,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