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府。

    “……什么?竟然还有这等事?”

    长孙冲瞪大了眼睛。

    他听闻半山学院发生的时,也是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邹家兄弟连连点头:“千真万确,公子,不信你看,我把他们的什么试卷都带来了,这完全就是小孩子念书过家家嘛,就靠这个,怎么可能中进士呢,真是笑死人!”

    长孙冲拿过来研究一番,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啊哈哈哈……杜荷啊杜荷,你怕是疯了吧,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指点那些读书人,如此一来,就算是能中进士的,被你这么一折腾,最后也会什么都得不到吧,那些读书人竟然没把他的半山学院砸了,真是个奇迹。”

    长孙冲急忙拿着这奇怪的卷子去找长孙无忌。

    父子二人又是一通嘲笑。

    最后,长孙冲说道:“爹,我觉得,咱们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

    长孙冲说道:“爹啊,你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呢,现如今那半山学院有六十多个生员,而咱们长孙家有一百个读书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半山学院的那批人,无论从学识、修养都远远比不上咱们家的这些人,拜入咱们门下的这批人,都是仰慕司空府而来,而且还是孩儿我精挑细选的,绝对是佼佼者,半月后的科考,肯定是咱们这批人崭露头角,至于杜荷那边,只怕连屎都吃不上热乎的……咱们正好乘此机会,激一激杜荷。”

    知子莫若父,长孙无忌瞬间就明白了长孙冲的打算。

    父子二人,同时露出了诡诈的笑容。

    ……

    啪。

    李二将一张试卷砸在桌上,忍不住说道:“胡闹,简直是胡闹……这杜荷刚消停没多久,怎么又开始做出这等事来,如此弱智的问答,这不是坑害那帮书生吗?”

    李二面前的卷子,正是半山学院这几日用来考核那帮书生的。

    而送来这张卷子的,正是御史王贡。

    王贡经受了杜荷的轮番打击,本来已经是一蹶不振了,哪知道,机会突然从天而降,杜荷竟然在半山学院把那帮书生当弱智一样对待,这件事被王贡知道,哪里还能容忍,哪里还能忍,当即托人拿到一张卷子,连夜写了奏章,一大早就送到了宫中。

    果然,李二看了之后,勃然大怒。

    这下,王贡就放心了。

    只要李二陛下生气,那杜荷就要倒霉了。

    王贡赶紧说道:“是啊,陛下,杜荷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人神共愤,那些寒门书生,寄人篱下,却是敢怒不敢言,如今,大唐正值用人之际,读书人多金贵啊,可是,杜荷竟然不尊重这些读书人,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羞辱这些书生,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御书房中,还有不少重臣。

    大家都听说这件事了,却是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王贡却还是捅到了陛下面前。

    现在,又有好戏看了。

    尤其是长孙无忌,脸上露出了不可名状的笑容。

    李二说道:“来人,去把杜荷叫来,朕要当面问个清楚。”

    不多时间,杜荷便来到皇宫中。

    一看见杜荷,尤其是看见杜荷嬉皮笑脸的样子,李二就气不打一处来,举着试卷,问道:“杜荷,听闻你用这什么试卷,羞辱那些寄居在半山学院的书生,可有此事?”

    杜荷看了那试卷一眼,再看见旁边的御史王贡,瞬间就明白了,说道:“陛下,确有其事,不过,这羞辱书生,又是怎么回事?”

    “你这上面的问答,与弱智有何区别,听说还是你那半山学院蒙学馆的孩童月考题目,现在却拿来考这些书生,你当他们都是*吗,这些人,可是各州县的人才,现如今,朕正在头疼官员紧缺问题,这些书生,个个都是宝贝,你倒好,竟然把他们当傻子一样羞辱,你对得起朕对你的信任吗?”李二神色严厉地训斥道。

    换做别人,估计早就被吓怕在地上了,可杜荷这时候却是一脸风轻云淡,而且,脸上还有笑容。

    只见杜荷嘿嘿笑道:“陛下,息怒息怒,火大伤身,气大伤肝,都不好,陛下,这试卷,的确是我出的,而且也是用来考较小学部的那些孩子的,不过,你要说用来羞辱人,那就不对了,这题目,非常之难,想要答对,十分不容易,就是那些生员,做这些题目,每次都会焦头烂额的,考较几日,竟然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我也很惆怅啊,如何能说是把他们当傻子一样对待呢。”

    嗯?

    大家都是一愣。

    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杜荷用考较小孩子的题目来考较那些即将参加科考的书生,都知道杜荷在羞辱那些人,怎么到杜荷嘴里,这题目反倒是变难了?

    就连李二,也是一脸茫然。

    杜荷见状,上前,拿起卷子,递到御史王贡面前,说道:“素问王御史苦读诗书,学识渊博,不如请你给大家演示一下如何,如果你能把这上面的前面两道题答出来,我就承认我是在羞辱那些书生,若是你答不出来,那我羞辱书生之事,又从何说起?”

    哗啦。

    王贡从杜荷手中一把夺过那试卷。

    第一题:父母在不远游。

    并未有任何的标点符号。

    王贡大声将题目念出来,说道:“呵呵,杜荷,这是五岁孩童都知道的,你还想为难我吗?父母在不远游,语出自《论语·里仁》,说的是只要父母健在,就不要出门去远的地方,这是圣人教我们要孝敬父母,做一个孝顺的人。如此简单的题目,你竟然还说不是侮辱那些书生?”

    “错!”

    一声呵斥。

    王贡话音未落,就被杜荷粗暴地打断。

    王贡吓得手一抖,试卷都掉落在地上。

    杜荷指着王贡,毫不气地说道:“王御史,错,大错特错,你看,你堂堂的一代儒生,竟然连这个问题都没搞清楚,如此说来,你岂不是连弱智都不如?还是说,你本身就是个弱智?”

    这家伙几次三番针对自己,杜荷本打算随便教训他一顿算了,哪知道老小子得寸进尺,杜*灰簿筒黄恕

    “你……杜荷,休要大放厥词,你倒是说说,我错在哪里。”王贡一甩袖子,气呼呼地说道。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7章 连弱智都不如,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